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95

在这个基督信徒传统称为圣周的一星期内,我们再次有机会默想并重温,耶稣在世生命的最后时刻。这几天特有的善功敬礼,无不引人向往趋向复活。如圣保禄所说,复活乃是我们信仰的基础 。然而,我们不应仓促急进,以免错过一件极易忽略的直截了当的事实,即我们不可能分享我主的复活,除非先同祂的苦难与死亡结成一体。我们若要在圣周结束时,伴随光荣的基督,就必须在祂死于加尔瓦略时,同祂结合,参与祂的全燔祭。

基督慷慨就义的自我祭献,是对罪恶的挑战。尽管罪恶的存在不容否认,我们仍不免难以接受这一现实。罪是邪恶的奥迹(mysterium iniquitatis),是受造物荒诞难喻的邪恶,受造物骄傲自大,竟起来反对天主。这故事同人类历史一样古旧,始于原祖的堕落,接踵而来的是无休止地腐化堕落,充斥人类的生活,直到今天。最后,还有我们个人的背叛忤逆。要认识罪可恶到什么程度,信德的真谛是什么,似乎并不容易。但我们不应忘记,即使在人的情况下,冒犯他人的严重性,往往取决于被冒犯的人有着怎样的重要性,即他有着什么社会地位与身份。然则,在人冒犯得罪天主的情况下,则是受造的人违抗僭犯造人的天主。

然而,「天主是爱。」 罪恶所造成的恶意的深堑,已被天主无限之爱的桥梁沟通。天主没有抛弃人类。祂的计划预见到旧约律法的祭祀,不足以弥补我们的罪,不足以重圆破镜。必须有一位身为真天主的真人,挺身而出,甘作自我牺牲,加以挽救弥合。为了帮助我们多少窥测一下这一深不可测的奥迹,不妨设想天主圣三在无限相爱的交往中共同商议,结果在永恒中决定由天主圣父的独生子,取我们的人性,肩负我们罪恶忧患的重担,而最后被钉死于刑架之上。

基督的整个一生,从诞生于白冷郡起,充满了炽烈的激情,志在实现天主圣父救世的圣旨。在三年传教生活中,祂的门徒同祂朝夕相处,经常听到祂说,祂的食物,就是承行派遣祂者的旨意。事实的确如此,贯彻始终,直到第一个苦难节下午,祂的血祭大功告成之时,便「低下头,交付了灵魂。」 宗徒圣若望便是这样描述基督的死亡的。耶稣在人类全部罪恶的重压下,被我们罪孽的暴力与邪恶压得粉身碎骨,死于十字架上。

让我们缅怀追念我主,祂为了爱我们,竟至于从头到脚,遍体鳞伤,体无完肤。借用一句古代作者的话,虽不能表达全部现实,但比较接近真情,我们可以这样说:「基督的躯体是一幅疼痛的肖像。」只见基督伤痕斑斑,肢体破碎,只剩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,从十字架上卸下,交给了祂的母亲。眼看基督被摧残到这般地步,我们或许会以为祂是彻底惨败了。那些曾追随祂的人群在哪里呢?祂曾宣布过将来会来临的王国呢?然而,这便是胜利,绝不是失败。我们从未如此接近复活;我们即将目睹祂以服从赢得的凯旋。


96

我们刚刚重温了加尔瓦略的一幕惨剧。我不揣冒眛,称之为第一台原本的弥撒,由耶稣基督主祭。天主圣父把圣子交给死亡。耶稣,天主唯一圣子,拥抱被判钉死其上的十字架,祂的血祭蒙圣父悦纳。借此血祭之功,圣神得以灌注于人类。

这苦难的悲剧,使我们自己的生命与整个人类历史,诣于成全。我们不能视圣周只是一种悼念。圣周意味着默观耶稣基督的奥迹,把它作为继续在我们灵魂中工作不息的现实。基督徒有义务成为另一基督,成为基督其人(alter Christus, ipse Christus)。借圣洗圣事,我们都被召成为我们生命的司铎,「通过耶稣基督,奉献中悦天主的属神的祭献。」 我们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无不成为服从天主圣意的表现,从而使真天主亦真人的大司祭的使命,绵延不绝,常存于世。

我们一旦认识这一点,便马上会想到自己的卑劣和过失。但我们不应为此而气馁,不应悲观失望,放弃理想。我主号召我们在我们的现有境况中,分享祂的生命,努力修德成圣。我知道,修德成圣听起来有些空泛。人们大多以为是高不可攀,是灵修神学的一套东西,脱离生活现实,不敢问津。然而初期的基督徒并不这样想。他们常常很自然地彼此以「圣徒」相称,例如:「问候……众圣徒。」 「我在基督耶稣内问候各位圣徒。」

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加尔瓦略,耶稣已死了,但还不见祂光荣凯旋的迹象。正是大好时机,让我们来省察一下自己:我们究竟是否真正要像基督徒般地生活,是否要成圣。此正其时,让我们利用这机会,发信德克服自己的软弱;信赖天主的大能,决心每天所做的一切,无不浸之于爱。犯罪应使我们痛心疾首。我们要树雄心,立壮志,忠心耿耿,力求真正肖似基督;不惜任何代价,坚持祂授予每一门徒的司铎使命。这使命应鞭策我们勇往直前,成为世界之盐,世界之光。


97

因此,在缅怀基督之死的同时,我们自然会以诚恳之心检讨自己的日常生活,并认真对待我们宣誓的信德。圣周不应只是一种「宗教的幕间休息」,不应是从俗务琐事纠缠纷扰的生活中抽出来的片暇。圣周应是加深认识天主圣爱的时机,好使我们能通过自己的言行,把天主的爱显示给他人。

不过我主对此定下了一些条件。我们不能忽略祂的一个宣言,圣路加为我们作下了纪录:「如果谁来就我,而不恼恨自己的父亲、母亲、妻子、儿女、兄弟、姊妹,甚至自己的生命,不能做我的门徒。」 这可是严厉的话。固然,「恼恨」在汉语中的涵义,并不恰当表达耶稣说的意义,但祂确实用了很强烈的措辞,因为祂的意思并不只是「爱得少些」,就如有些人想冲淡原语的涵义而这般诠释的。这强烈措辞所包含的份量,并不在于暗示一种消极的态度,或者毫无恻隐之心的态度,因为作此严峻措辞的耶稣,正是那命令我们爱人如己的耶稣,正是那为人类而捐躯殒命的耶稣。祂的话无非是表示,在对待爱天主的问题上,绝不能半心半意。基督的话可以译作:「爱得更多,爱得更好。」祂的意思是说自私的或部份的爱是不够的。我们必须以天主之爱爱人。

这便是关键。耶稣还说,我们必须恨自己的生命,自己的灵魂。这是祂所要求于我们的。我们若是浅薄自私,只顾自己个人的享受,只求他人甚或整个世界围绕着我们的小我旋转,就没有权利自命为基督徒,或以基督的门徒自诩。我们必须真实地交出自我,不可只用口舌,而要用行动和事实。对天主的爱,号召我们背起十字架来,肩负起人性的重担。它导引我们在工作和生活的各种境遇中,执行圣父旨意,执行祂的清晰的仁爱的计划。在我们方才读到的那段福音中,耶稣继续说道:「不论谁,若不背着自己的十字架,在我后面走,不能做我的门徒。」

让我们接受天主的圣意,不须畏惧,立定志向按照信德的教导和要求,建立自己的生活。可以断言这样做必会有斗争,困难和痛苦,但是我们若能真正坚持信德,就绝不会有丧失天主宠爱之感。在悲痛忧苦,甚至诋毁中伤之中,我们会有一种喜乐,敦促我们博爱众人,帮助他人分享我们的超性喜乐。


98

作为一个基督徒,并不是一条只追求个人满足的途径,而是包含着一项使命。我早已提醒过,天主号召所有基督徒成为世界之盐,世界之光。圣伯多禄回应这条诫命,并援引旧约经文,用直截了当的语言,指出其涵义说:「你们却是特选的种族,王家的司祭,圣洁的国民,属于天主的民族,为叫你们宣扬那由黑暗中召叫你们,进入祂奇妙之光者的荣耀。」

作为一个基督徒,不是一桩偶然的巧遇,而是深深植根于我们生命的神圣的现实。它给我们清澈的目光,加强我们的意志,以遵照天主的要求行事。我们由此懂得基督徒现世的征途,应当表现为一贯持续的,因各人境遇而异的多种形式的服务,但动机则唯一,即爱主爱人。作为一个基督徒,意味着忘却个人特权与野心的狭小目标,甚至一些外表看来较高尚的目的,例如赈济贫困的慈善事业等;而是应当一心一意,力争达到耶稣基督的圆满之爱,祂为了爱我们,竟牺牲自己的生命。

让我给你们举一个例子,来说明若不弄懂深入了解耶稣这一奥迹,会产生怎样一种态度。有一些人把基督教义视作虔诚善功的集锦,却看不到这与日常生活境遇之间,有着什么关系;看不到满足他人需要和纠正非正义的迫切性。我认为谁若持有这种态度,是由于还不明白降生成人的义蕴。天主圣子取了人的肉体、灵魂和呼声,分享我们的厄运,其至到了身受死亡惨苦的地步。然而。有些人尽管并非有心,却误把基督当作人间的陌路客。

还有一些人认为,为了保持人情味,应当把基督教信理的核心部份,加以冲淡稀释。他们的行为似乎表明,祈祷生活,同天主保持持续的契合往来,似乎是逃避职责,放弃现实。但他们却忘记,正是耶稣本人教诲我们,应当怎样去爱人服务,至于极限。只有力求弄懂天主圣爱的奥迹,我们才能为他人彻底献身,才不至于被艰难困苦吓倒,才不至于流于漠不关心。因为天主的圣爱不到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的地步,绝不罢休。


99

烛照我们良知的,是对基督的信德。基督曾死,且已复活,并时刻生活着。在瞬息万变的境遇中,在人类历史的问题上,信德敦促我们当仁不让,见义勇为,尽好自己的全部本份。在这部历史中,从创世起,直到末日,基督徒绝非局外人。他是人间尘环的良民,但心灵则属于天主。在他客旅尘世之际,仰瞻天主圣爱,明察天主圣爱,方才是普世万民归宿的终向。

如果我个人的经验能有所帮助的话,我可以说,我始终借我的司铎牧灵工作,帮助他人正视生活对他的要求,发现天主对他有何具体的期望,同时又绝不限制他基督徒良知所具有的圣善的独立性和责任感。这种做法和精神,是奠基于尊重启示性真理的超越性,以及对个人自由的爱护。不妨再加一条,这种做法和精神,也是植根于对这一现实的认识,即天主没有阻止历史的发展时常因人的抉择而转移。

追随基督,并不意味着躲到圣殿里去,推卸推动社会发展的责任,否认人民或国家的成就或过失。恰恰相反,基督徒的信德,使我们看到世界乃是天主的造化,使我们欣赏它的庄严华丽,使我们明悟按天主肖像而造成的每一个人天赋的尊严,更使我们钦羡天主恩赐的自由,借此自由的力量,我们得以支配自己的行动,并在天主圣宠帮助下,建树自己永生的目标。谁若把信德眨为人的意识观念,谁若用政治宗教标准,用天晓得的所谓神圣标准,在可用不同方式加以解决的问题上,对持有不同于自己意见的人,妄加指谪谴责,便是在眨抑信德。


100

上面这段离题的话,它的唯一宗旨,是要强调一个中心真理,即请君牢记基督徒的生活,唯有在天主内方有意义。人生于世,不是仅仅为了建设一座地上乐园。我们生在世上,是为了更高超的目标,即进入同天主本身的共融。耶稣并未许给我们过一个逍遥安逸的生活,或尘世间的丰功伟业,祂所许给我们的,是在我们人生征途结束时,等候着我们的天主圣父的家宅。

苦难节礼仪有一曲美妙的颂歌,忠诚的十字架(Crux fidelis)(REF:礼书)。它邀请我们歌颂庆祝我主光荣的斗争,十字架的胜利,基督光辉的凯旋。宇宙的救赎主牺牲了,凯旋了。万物之主天主,并没有用武力,或其门徒们现世的权力,却唯独以其无限圣爱的卓绝崇高,来显示祂的临在。

上主没有摧毁人的自由。而赋予我们自由的,恰恰正是天主。因此,祂绝不强求我们服从。祂要我们从心灵深处,作出自己的决定。祂要基督徒度这样的生活,尽管我们的软弱、过失和失败,同我们接触的人,会从我们行为中,觉察到加尔瓦略山巅圣爱奇剧的回响。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来自天主。祂要我们成为调味的盐,成为带给世人福音的光,让世人都知道天主是一位无限慈爱的父亲。基督徒是世界之盐,世界之光,并不是因为他征服凯旋,而是因为他为天主的圣爱作见证。他若不能调味,便不成其为盐。他若看不到自己生活的目的,不能以言行为耶稣作见证,便不成其为光。


101

力求更好地体会基督死亡的意义,大有裨益。我们必须超越外在的表面形象和陈腔滥调,必需真真实实地设身处地于这几天来所重温的一幕幕情景中:耶稣的苦难,圣母的酸泪,门徒们的逃之夭夭,圣妇们的勇敢,若瑟与尼苛德摩敢于向比拉多索取我主遗体的胆量。

首先,让我们靠近濒临死亡的耶稣,靠近祂的矗立于髑髅山巅的十字架侧影。但我们必须满腔挚诚,全神贯注地走近祂,这才是基督徒成熟的标志。耶稣苦难中的天人血泪史,会刺穿我们的心灵,天主向我们所说的圣言,会揭露我们心底的隐秘,启示祂对我们生活的期望。

多年前,我看到一幅绘画,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图上画着基督的十字架,旁边有三位天使:一位在哀伤欲绝地痛哭着,另一位手持长钉,似乎力图使自己相信,竟然果真有其事;第三位则沉浸在祈祷中。这里,我们有着一个人人可行的规划:痛哭,坚信,祈祷。

面对十字架,我们应当为自己的罪过而痛心,为世人的罪过而疾首,正是因为我们所犯的罪恶,造成了耶稣的惨死。我们应当充满信德,深入这超乎我们理解力的卓越真理,惊叹天主圣爱的伟大。我们应当祈祷,俾使基督的生活与死亡,能成为我们生活与自我献身的典范与动力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赢得征服者的称号,因为复活的基督将在我们内征服,死亡将变成生命。


前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