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725

我们的敌人几乎总是那样对付反抗他的人:假仁假义地,温柔体贴地,利用属灵的动机,试着不惹人注意。之后,当一切似乎无可挽回时(其实是可以的),就厚着脸皮,想叫人像犹达斯那般地绝望,绝望得找不到忏悔的余地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