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88

我主已令你看清作为一个在俗世中的基督徒应走的道路。然而,你仍告诉我,你的心里常常羡慕(虽然你最终承认这不过是好逸恶劳而已)当小人物的快乐,在遥远的角落里不停工作,完全隐蔽,只有天主和你!

现在,除了去日本传教的念头外,你还想到就是这样的隐居和牺牲的生活。但是,在不受其他神圣的自然义务的支配下,如果你企图「躲藏」在一个修会里,而假设那不是你的圣召,你是不会快乐的。你是不会平安的;因为你只承行了你自己的旨意,而不是天主的旨意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你的「圣召」该有另一名称:变节,它不是天主默感的结果,而是纯粹人性的恐惧去面对挣扎的结果,而这是行不通的!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