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774

我们的那位朋友写道:「我携带一个小十字苦像。由于经常使用和亲吻,上面的苦像已经磨损。我的祖母曾用过这十字苦像,在她去世时,留给我父亲的。

是个破旧的东西,连戴都不值得,所以,我没有勇气送给任何人。因此,当我望着它时,我对十字架的爱油然而生。 」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