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493

看看你是否能明白这显然矛盾的说法。当那人三十岁的时候,他在日记里写:「我不再年轻了。」当他已超过四十岁时,他再写说:「直到八十岁,我仍然保持青春。如果我在八十岁之前死去,我想我还未做完我份内的事。」

不论他走到那里,他带着的不是逝去的岁月,而是成熟的爱的青春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