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34

前几天,在一台弥撒中,我暂停片刻默想领主咏中的圣咏:「上主是我的牧者,我实在一无所缺。」(咏22:1)这让我想起晋铎典礼中另一段圣咏:「上主是我产业、我的杯爵。」(咏15:5)基督把自身交托在司铎手中,使他们成为「天主奥秘的管理人。 」(格前4:1)天主的化工,多么神奇!

明年夏天,约有五十位主业团员将领受圣秩圣事。一九四四年迄今已有些许信友晋铎,每次的晋铎都是天主的圣宠与主业团为教会服务的见证。然而每年还是有些人感到惊讶,他们问道:「那些三、五十位有成就和前途光明的人,为何甘愿做神父?」或许这问题也困惑各位,我今天的讲道将选择这为主题。

为何要成为司铎?


35

即将领受圣秩圣事的这些主业团信友,在医学、法律、工程、建筑及其他许多专业领域上,有多年的丰富经验。他们的工作能让他们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。他们晋铎的目的是为了服务;不是为了管理别人或吸引别人的注意,而是为了在神圣持续不断的静默中舍弃自我、服务众生。当他们成为神父之后,虽然可以完全胜任他们原有的事业,但是他们不会陷入继续从事平信徒职业的诱惑。

他们在各种知识学科上具有深度,例如在历史、自然科学、心理学、法律和社会学,这是他们过去身为平信徒的特色。但是不会因为这样,让他们成为心理学家神父,生物学家神父或社会学家神父。他们领受圣秩圣事是要成为完完全全的神父——彻彻底底的神父。


36

他们对于世俗的知识,或许比同行的平信徒多,然而一旦成为神父,他们欣然地隐藏这方面的能力,把注意力集中在锻炼自我——恒切地祈祷,只谈天主,只做传播福音和举行圣事上。我们可以这么说:神职成为他们新的专业工作。即使他们奉献了整天的时间,却发现仍然自己欠缺足够的时间完成该做的事。他们必须不断地研读神学:给人神修指引,听告解,不停地传教及祈祷。他们的心必须专注于圣体龛——耶稣基督真正临在的地方。虽然他们如同其他人一般,会遭遇种种困难,生活上却是忘记自我,充满了喜乐。

正如我所说的,这些或许会更增加人们的惊讶。或许他们仍然会问:为何要舍弃世上这么多美好高贵的事物?这些人可以有成功的职业生涯,透过他们的榜样,可以在文化、教育,及其他许多层面影响社会。

有些人会说,神职的观念,在今天的社会中有点混淆。他们说我们须寻找神父的真实「身份」。而且他们质疑在现今世上奉献天主,成为神父的价值。更有些人会问说,在现世如此缺乏司铎圣召的时候,为何这些圣召,会出自功成名就,在社会中已寻到自己地位的教友呢?


37

我能够了解这种惊讶,但是我自己却无此感受。这些人成为神父,是出于自愿,因为他们想做神父,而且有非常超性的理由。他们知道弃绝万事,绝非信口之言。为回应主业团的召叫,他们将自己奉献给教会和所有灵魂。这完美召叫引领他们圣化日常工作,在工作中圣化自己,在职业关系之中圣化他人。无论是神父或平信徒,主业团成员皆为普通信徒,正如其他天主教徒一样,圣伯多禄曾如此说:「你们却是特选的种族、王家的司祭、圣洁的国民、属于主的民族,为叫你们宣扬那由黑暗中召叫你们,进入他奇妙之光者的荣耀。你们从前不是天主的人民,如今却是天主的人民;从前没有蒙受爱怜,如今却蒙受了爱怜。」(伯前2:9–10)

身为天主教徒,神父与平信徒的情况相同,因为天主我们的上主召叫所有信徒走向完全的爱,也就是成圣。 「愿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天主圣父受赞美!他在天上,在基督内以各种属神的祝福,祝福了我们,因为他于创世以前,在基督内已拣选了我们,为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瑕疵的。」(弗1:3–4)

成圣的工作,绝不可马虎,我们要努力奋战回应天主的恩宠,效法我们的典范基督,不然就等于放弃圣战一途。天主邀请了每一个人,所以每一个人都能在生活中成圣。虽然个人会有错误和失败,但是在主业团里面,平信友和神父追求成圣的热情完成一样;况且神父在全体信友中只占一小部份。

所以如果用信德的眼光来看,成为司铎并非舍弃任何事物;成为司铎也没有在主业团的召叫上加冕。成圣并非因生活状况(已婚或单身,鳏寡或神职)有所差异,仅在于个人回应圣宠的方式。这圣宠教导我们摆脱黑暗的行为,戴上光明的武器,也就是以宁静、和平及对全人类喜乐的服务而全然奉献。 (参阅罗13:12)


38

以神职的身份服事天主,并非比其它服事天主的方式较好或较差,只是不同而已。司铎圣召的崇敬与伟大,世间无可比拟。圣佳琳曾以耶稣的口吻说:「我不愿见到司铎的尊敬有任何减损,这种尊敬不是给司铎,而是给我的,借着圣血我赐予他们牧养之责。若非如此,你们对他们的尊敬应该像对平信友一样……你们不可冒犯他们;若冒犯他们就是冒犯了我。所以我再三强调,不准冒犯我的基督们。」

有些人仍不断寻求所谓司铎的身份,虽然圣佳琳这么清楚地表达过!司铎的身份是什么?他们属于基督。所有的基督徒不能够也不该当满于做另一位基督alter Christus,而应该是作基督自己ipse Christus。然而藉由圣事,在司铎身上成为事实。


39

「为完成如此伟大的工作」,救赎的工作,「基督时刻临在祂的教会,特别是在弥撒祭典中,祂亲临弥撒的祭典中,不只是在祭者之中。这位曾奉献自己于十字架上者,透过司铎不断献上自己,特别是在面饼酒形之内。」 圣秩圣事真正地将司铎的声音,双手以及全人借给我们的上主。在弥撒中,藉由祝圣词语,耶稣基督改变面饼与酒的本质,成为祂的身体、灵魂、宝血与神性。

这是司铎受人崇敬的源头,伟大是来自天主,完全可以与我的卑微相容。我祈求天主我们的上主,赐给司铎恩宠,以神圣的方式执行神圣的事务,在生活的各方面默想天主的伟大。 「所有恭祭吾主受难奥迹之人,都当师法奥迹中之一切。如果我们将自己献于圣体,也将领我们至天主台前。

如果你遇到一位司铎,他很明显地未按照福音而生活,不要判断他:让天主去判断。谨记在心,尽管他多么不配,如果他诚心地祝圣圣体宝血,有效地举行弥撒,吾主仍将降临在他的双手。在那里可以找到比耶稣更高贵的忘我与弃绝呢?是在圣体之内,而非在白冷城或加利肋亚。为什么?因为耶稣的心充满救赎的渴望,祂不愿意任何人未被召叫而抱怨,基督主动地会见那些未曾寻求祂的人。

这是真正的爱!没有其它的解释。谈到基督之爱时,我们无法以言语表达。祂是如此降卑自己,毫无抗拒地承受每件事:无数人对祂的冒犯、亵渎和冷漠,即使只是为了不让任何人失去聆听祂伤口之内心跳的机会。


40

司铎的身份是做一个基督救赎恩宠的第一手工具,这恩宠基督为我们而赢得。如果你了解这端道理,如果你在静观的祈祷中默想,你怎么会认为神职是种弃绝?其实,是难以衡量的收获。我们的母亲玛利亚,最神圣的受造物,只有天主比她更为神圣,但祂只有将耶稣基督带到世上来一次,司铎却能每天将耶稣带到世上,带到我们的灵魂和身体里:使基督成为我们的食粮,给予我们生命以及来世的允诺。

司铎同其他一般信徒一样,是人、也是基督徒。因此对司铎而言,保持谦卑是非常重要的。他必须特别了解到,圣保禄的话,也应用在他身上:「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?」(格前4:7)他所领受的……是天主!他领受权柄举行弥撒圣祭(祝圣司铎最主要的目的)、赦罪、施行其他圣事,以天主之言的权威传教,以及在关于天国的事上管理信徒。


41

「所以,假定司铎虽已领过基督徒入门圣事,进一步由另一项特殊圣事而授予其司祭职,使司铎因圣神的傅油,获得特殊神印的标记,并且肖似基督司祭,好能以基督元首的身份行事。」 这就是教会。她不是建立在人的反覆无常上,而是根据耶稣基督的明白意志而创立。 「按两种法律︱新约与旧约,藉由天主的祝圣,奉献与司铎两者结合一体。经由天主设立,新约中的天主教会领受了可见的圣体祭献,我们必须了解到,教会拥有新的司铎,外在明显可见,取代了古老司祭的地位。」

祝圣时,在接受圣秩者普通司铎身份上,加上施行圣事的司铎身份。因此,有人争论司铎比平信徒更像一位基督徒,虽然这是种严重的错误,但另一方面,我们却可以说,司铎比平信徒更具司铎身份。像所有基督徒一样,司铎亦属于基督救赎的群体,并且他具有司铎职务的特色,因此「不仅在程度上,而且在本质上」 与平信徒的普通司祭职务有所区别。


42

我很难了解为什么有些司铎急切地想要和其他教友认同;忽略了他们在教会中的特定使命,忘记自己是为着这个特定使命而被祝圣的,他们似乎害怕被信徒视为另一种人,事实并非如此,教友只是想在司铎身上,找到一些适于每个基督徒及可敬人士的美德:谅解、公义、勤劳的生活(在此指司铎工作)和良好的举止。

然而信徒也想要能够清楚地知道司铎的特质,他们期望司铎祈祷,不拒绝实行圣事;他们期望司铎向每个人敞开大门,不要因私利而管理众人,或成为派系的领导者。他们期望司铎在举行弥撒、耹听告解、安慰病患忧苦者、教导孩童或成人坚振教义、传讲天主圣言的时候,都能注入爱心与奉献,并指出为人所创的科学,是无法带来救赎与永生的;他们期望司铎能安慰并善待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


43

总而言之,他们要求司铎能积极地默想基督的临在,特别在奉献圣体宝血的祭献时,并且在个人秘密的告解圣事中,以天主之名宽恕罪过。施行这两种圣事,是司铎最重要的使命,其他任何事都以这为基础。如果司铎不教导人们关于基督的道理,不在爱德的补赎和加尔瓦略山的祭献——弥撒中和基督相遇,那么诸如传教或讲道等其它司铎工作,就缺乏稳固基础。

关于神圣的祭献,请容我再多补充一点。如果对我们基督徒而言,弥撒是生命的中心与根源,在司铎生命里,更是如此。一位司铎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,而不天天奉献弥撒, 对天主毫无爱意可言。可以说是藐视基督,拒绝与祂分享对救赎的神圣渴望,这样的司铎无法了解耶稣心甘情愿地舍弃自己,做为众人灵魂的食粮的爱心。


44

我们必须记住当我们司铎做弥撒时,不论自己是圣人或罪人,我们不再是我们自己。我们是在祭台上重演加尔瓦略山的祭献的基督。 「司铎应在圣体圣事的奥迹中,履行他们主要的职责。在圣体圣事中,不断实现救赎的工作。职责所在,我们鼓励司铎每日做弥撒,即使全无教友参与,这是基督与教会所规定的。」

特伦多大公会议教导:「在弥撒中,司铎以不流血的方式举行奉献,而同一位基督曾为众人在十字架上,以流血的式奉献了自己。因此牺牲者只有一位,而且是同一位;透过司铎职权而被奉献的那位,与十字架上奉献自己的那位完全相同;只是奉献的方式不同。」

事实上,有无教友参与弥撒,都不能改变这项信仰的真理。当我做弥撒时,如果周围有人,我会觉得很快乐,但是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聚会的主席。在某方面来说,我像其他人一样,只是其中一名教友,但最重要的是,在祭台上我成了基督!我以不流血方式,重演加尔瓦略山的圣祭,以基督的身份祝圣酒饼;我真正代表耶稣基督,因为我借给祂我的身体、声音、双手和一个我可怜的心,虽然常被玷污,却也想净化它。

有时候,在弥撒中,虽只有辅祭一个人在旁边,我觉得好像还有其他人在场。我感觉到所有的天主教徒、基督徒以及无信仰的人都与我同在。天主的受造物都在那儿——陆地、海洋、天空、动物和植物——整个宇宙都将荣耀归于天主。


45

特别地,我想用梵二大公会议的话来告诉大家:「我们便密切地与天上的教会相连接,首先和荣福童贞玛利亚,也和圣若瑟、圣宗徒、殉道者及诸圣人,彼此相通,并尊敬他们。」

我请求所有教友热切地为我们司铎祈祷,让我们学习以神圣的方式来举行弥撒圣祭。我请求你们对弥撒圣祭表示深刻的爱意,这样会鼓励我们司铎以神性与人性的尊严举行弥撒,使我们保持祭衣,与其它弥撒用品的洁净,举止虔敬,避免急躁。为什么要那么匆忙呢?恋爱中的人会急着道别吗?他们似乎想走,却又留了下来。他们不停地回首顾盼。他们重复着极普通的话语,好像刚刚才了解那些话的真正含义。人类高贵美善的爱,同样也可以应用在天主的事上。如果我们全心全意爱天主,我们一定不会急着结束这场聚会——一次难忘的约会。

有些司铎对弥撒非常冷淡,他们可以不厌其烦地读经或宣布事项,直到教友们感到不耐。可是到了弥撒的主要部份——圣祭礼仪;他们却匆匆带过,这使得教友无法热心地尊敬基督——永恒的司铎和牺牲者;他们也没法学着在弥撒之后,安静虔敬地感谢祂再度来到我们心里。

在弥撒中,基督徒的感情和需要找到最佳的管道,借着基督,弥撒领我们到圣父面前,沉浸于圣神之内。司铎应尽力让教友知道这端道理,并能奉行不渝。没有其它活动比教导信众爱慕和敬重圣体圣事更为重要。


46

「司铎行使两项职权:主要的一项是成圣体;第二项是关于基督奥体。第二项职权仰赖第一项,反过头来说却不尽然。」因此,司铎最为重要的工作,在于促使教友以纯洁、谦逊和虔敬的态度,接近圣体圣事。如果一位司铎尽力做到这一点,他不会自欺,也不会欺骗其他基督徒的良知。

在弥撒中,我们所要做的事是崇敬;我们充满爱意地履行受造物对创造者的首要责任:「你要朝拜上主,你的天主,惟独事奉他。」(申6:13,玛4:10)不是像仆人般冷淡,虚有其表的尊崇,而是像孩子一般温柔的爱,表现出孺慕之情和依恋。

在弥撒中我们找到最佳的机会,为自己和众人的罪恶而痛悔,能够和圣保禄同说,我们可在自己肉身上,补充基督的苦难所欠缺的。 (参哥 1:24)在世界上没有人是被隔离的个体,也没有人能自认毫无罪恶,这世界的罪恶乃由原罪以及无穷的本罪而来。让我们热爱牺牲、寻求悔改。怎么做呢?在弥撒上与基督——司祭和和祭品——亲密地结合。祂继续承受着人类(包括你和我)背弃祂的沉重负担。


47

弥撒的奉献表达了基督的慷慨。我们每个人都很为自己着想,然而天主我们的上主并不介意,即使我们在弥撒中,将所有的需要全部放在祂的面前。谁没有想求的事情呢?上主,这个病痛……上主,这个忧伤……上主,我是如此卑微,似乎无法为爱你而承受那委屈……。我们渴望自己的家人拥有幸福快乐;我们为那些渴求食物与正义的人们感到哀伤,对于寂寞而痛苦的人,以及日复一日缺乏亲切微笑和援手的人,我们也同样感到悲怜。

然而真正让我们受苦的,人类最大的失败是罪恶,它使我们与天主分离,使灵魂遭到永远失落的危险。我们举行弥撒时的渴望,和基督在加尔瓦略山牺牲时一样:就是要带领人类以爱心达到天主永恒的荣耀。

当我主——无辜的受难者,借着司铎的双手,降临在祭台上,让我们养成习惯,以真诚的态度和祂说话。相信通过天主的助佑,会让我们灵魂敏锐,劝于行善,也会让我们拥有慈爱、体谅和同情心,善待受苦之人,及佯装快乐、沉溺于虚幻之乐中的人。


48

最后我们要感谢天主我们的上主,因为祂将自己赐给我们。想想:圣言化成肉身做为我们的食粮! ……天地的创造者竟然在我们卑微的身躯之中! ……为预备基督的到来圣母始胎无染原罪。如果感恩要和主的恩赐与自己功劳之间的差异相称,我们岂不应整日神领圣体、感谢不绝吗?领完圣体后不要立刻离开教堂。没有任何比这更重要的事使你不能耽搁十分钟的时间向天主说声「谢谢」。让我们不要吝啬,爱必须以爱偿报。


49

一位司铎若是以敬拜、痛悔、求恩、感谢和效法基督的方式举行弥撒、并且教导众人,以弥撒作为基督徒生活的中心和根基,那么他将真正地显露出自己圣召的宝贵。神印的价值,永远不会失落。

你们现在领悟到,那些好像后悔成为天主代理人的司铎,是人类的和基督徒的失败,彻底的失败,真是最不幸之事。他们放弃神职而去仿效平信徒,寻找另一份工作,逐渐取代原先的圣召和使命。当他们逃避神修指导的工作时,通常他们会去找另一项职业,挤进平常人的圈子里,诸如从事社会工作或涉及政治。司铎的使命便误入歧途。


50

我不愿用灰暗的语调做总结,这似乎有些悲观。真正的基督徒圣职并未从天主的教会消失。我们从耶稣那领受的教导也未曾改变,全世界有数以千计的司铎,真正地以安静及平凡的方式回应他们的圣召。他们从未陷入诱惑,而丢弃起初就存在教会内的神圣和恩宠的宝藏。

我很温馨地想起那些散居全世界的弟兄们,他们默默地工作,在人性和超性上都值得敬仰。他们应该能感受到,自己被许多基督徒的友谊、帮助和情感所包围。当他们有幸得见天主的圣容时,耶稣必定亲自出来迎接他们,祂将永远光荣那些在世以祂的身份与名号行事的人。

让我们为所有将被祝圣的主业团信友祈求,让他们是永远忠实、虔敬、博学、敬业和快乐的司铎。将他们托付给童贞圣母玛利亚,请她特别照顾这些人,使他们终其一生,服侍她的儿子,我主耶稣基督——永恒的司铎。


前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