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34

在捍卫真理的紧急关头,难道还能指望既不得罪天主,又不冒犯世俗吗?这两者是针锋相对的:非此即彼,不能两全!牺牲,务必是全燔祭,要焚烧得一干二净……,甚至包括这个思想──「他们会说什么呢?」──甚至包括我们叫作名誉的那个东西。


35

现在我清清楚楚地看到:「圣善(神圣)的厚颜」乃是植根于,深深植根于福音里的!承行天主圣意……,念念不忘耶稣被妄证诬告,耶稣被唾面打嘴,耶稣受罪人枉法之庭的审判……,和耶稣的沉默无语!下定决心:受人凌辱时,低头忍耐,埋头苦干,继续坚持吾主慈悲的爱托付我们的神圣事业,明知羞辱窘迫还会跟随而来,也泰然无所畏惧。


36

如果我们害怕,或是耻于让人看见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实行基督徒信仰,那么我们所造成的危害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
37

有些人一谈到天主,一谈到传教工作,便似乎老觉得要道歉。这或许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发现人性德行的价值;另一方面,或许是因为他们在神修培育上有大缺陷和太胆小了。


38

别老想讨好所有的人。总会有人出来反对,出来抗议的。民间谚语一针见血说得好:「凡利于羊者,必有损于狼。」


39

切勿跟着某些人那样畏首畏尾:一个只有空口饶舌力量的敌人,就能把他们吓倒。


40

你了解正在进行的工作……,你也并不反对;然而,你却小心翼翼地不沾手,更小心翼翼地力求没有人看见或猜疑你在帮忙。

你对我说,你怕别人言过其实地夸奖你!其实,倒不如说:你怕天主和世人会要求你更言行一致,对吗?


41

他像是完全拿定了主意。可是一提笔准备跟他女友诀别时,却让犹豫不决,缺乏勇气又占了他的上风。有人讲:这是人之常情嘛,是完全可以谅解的。这样看来,有人认为:当耶稣基督号召一个人抛弃一切跟随祂时,人性之爱似乎竟不在抛弃之列。


42

有些人犯错误,是出于软弱──我们都是泥胚做的──但是他们保持教会信理的完整性。

是同样的人,他们依靠天主圣宠,表现英雄的勇气和谦虚,老实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,同时,坚定不移地捍卫真理。


43

有些人把信德和信赖天主,叫作不明智和鲁莽从事。


44

他们说:「信赖天主是疯狂的事……!」那么,信赖自己或信赖他人岂不是更疯狂吗?


45

你写信告诉我,你终于去办告解了。又说:把一生之中的阴沟盖子打开──这是你说的话──给「一个人」看,觉得有些耻辱。

你什么时候才能打消这种虚荣的自尊心呢?到那时,你去办告解,就会高高兴兴地把自己如实揭示给「那个人」──他,领受了祝圣傅油礼,是另一基督──基督本人──就会给你赦罪,天主的赦罪。


46

但愿我们常常有勇气在大庭广众前,按照我们神圣的信仰恒久的生活。


47

「我们可不能有宗派主义」,他们一本正经地这样告诫我,意思是说:可不能像教会那样固执信理,不肯变通。

后来,我向他们指出:谁若掌握「真理」,便不可能是宗派主义。于是,他们认识了自己的错误。


48

你若想看看,按照时髦事物来做人行事的原则,真多么可笑,只须翻开老照片看一看。


49

你喜爱列队游行,喜爱教会外在礼仪的传统,好给天主应有的钦崇朝拜;而且你自己也能真正投身参与,使我感到不胜高兴。


50

Ego palam locutus sum mundo:我在世界面前公开宣讲。这是耶稣为我们捐躯牺牲的时刻到来之际,对盖法作出的回答。

但是,有些基督徒,竟害怕──公开──表示对吾主的崇敬。


51

使徒们逃之夭夭,狂怒的暴众厉声呵斥耶稣,童贞圣母玛利亚却紧紧伴随着她的圣子,走在耶路撒冷的大街上。在暴徒乌合之众狂喊怒叫之时,她既不退缩,也不丢下耶稣不管。但在此同时,蜷缩在群众人海之中不敢出头露面的每一个人,却听任自己的怯懦,给虐待耶稣的凶焰烈火上加油。

大声向圣母呼求:Virgo fidelis!大忠者贞女!求她让我们这些自称为天主之友的人,能时时刻刻名副其实。


前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