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567

你在十字架苦像前祈祷,立定这个善志:宁愿我为真理受苦牺牲,不让真理为我稍打折扣。


568

真理,似乎常常会难以为真。这,首先是因为它要求我们永远不变,始终如一地加以实践。


569

如果你一听到真理就心烦,那么……你何必询问呢?

或许,你是想叫人家用你自己的「真理」来答覆,好让你心安理得,名正言顺地将错就错,继续错下去。对不对?


570

你说你对真理十分尊敬……这难道不就是你对真理老保持着一段敬而远之的距离的原因吗?


571

别傻头傻脑地行事。凡对所学,所爱和所捍卫的真理,每天学得更好,爱得更深,捍卫得更坚定的人,没有一个会是狂热份子。

另一方面,我可以毫无惧色的说,谁若借假自由的名义,来反对这种合理行事的态度,倒会变成闹分裂的宗派主义份子。


572

在今天,如同在耶稣基督时代一样,对信仰的真理说「不」,加以否认,或置若罔闻,也是轻而易举的。但是,你自命为教友的人,应当从「是」做起。

经过一段学习之后,你便能解释清楚你坚信的理由。你便能说明真理与科学,真理与生活之间,是没有矛盾的,而且也不可能有任何矛盾。


573

绝不要偏离你所遵循的道路,即使你不得不跟充满成见的人一起生活。不要认为辩论的基础或语汇的涵义,已被他们的行为或主张固定了下来,而放弃自己的使命。

要想尽一切办法使他们了解你。如果你实在办不到,那也照样坚持下去就是了。


574

你会碰到一些人,由于迟钝顽固,很难加以说服。但除了这种情况之外,对疑难分歧加以说明澄清,而且根据需要,尽最大耐心,加以说明澄清,是值得的。


575

有些人,除了他们自己头脑里的话之外,其他什么话都一概不听,而且也不要听。


576

别人都该了解他们。这就是说:人人都该加入他们那一派。这样要求别人的,大有人在。


577

如果你赞同说一个顶小,顶无害的谎,而不感到有所不安,而且是难堪的不安,那么我就不会相信你的诚实。那谎话绝不是既小而又无害的,因为那是得罪天主。


578

你为什么怀着这样卑鄙的意念,到处去听,到处去读,到处去讲;为什么挖空心思,到处去搜罗一切可能找到的「坏东西」──倒不是真正存在于别人思想中的,而只是存在于你自己灵魂中的「坏东西」呢?


579

没有正直意向的读者,难以发现作者的诚实。


580

宗派主义者,在别人的一切活动中,只看到宗派主义。他以自己狭隘的偏见,衡量他的邻人。


581

我替那位主管人感到可怜。他猜想发生了什么问题。其实,生活之中毕竟总会有问题出现的。但是他一听说有问题,就大吃一惊,不胜烦恼。他宁可不闻不问,若无其事,好在自己幻想的阴影或昏暗中苟且偷安。

我劝他坦然而清醒地正视这些问题,以求通过这样的认真对待,可以解决这些问题。我向他保证,这样做了,他才会真正生活在平安中。

不论是自己的问题,抑或他人的问题,置之不理是解决不了的。那样不过是懒惰懈怠,好逸恶劳而已,只会替魔鬼的行动大开方便之门。


582

你有没有尽好自己的责任?你有没有正确的意向?你有?好,那就无须烦恼。如果有颠倒是非的人发现什么毛病,那只是他们自己头脑中的毛病而已。


583

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问你,你究竟审查过你的决定没有。他们认为你的决定是无所谓的。

于是,你问心无愧地回答说:「我只知道两件事:我的意向是诚实的;我也明白我所付出的代价要多大。」接着,你又加上一句:天主是我人生的意义和目的。因此,我坚决相信: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无所谓的。


584

你对你的理想,对你作为一个教友所有的稳健而坚定的品行,作了解释。他似乎接受并理解你所走的道路。但以后,你又有些怀疑,恐怕他的理解会被他不很正规的生活习惯所窒息。

那么再去找他,向他说明:我们接受真理,目的就是要按照真理而生活,或者说,要努力按照真理而生活。


585

「他们为什么先要试一试,看看事情究竟怎样?他们为什么这样不信任?」你问我这个问题。听着,去告诉他们是我说的。他们应该对自己的劣根性不信任。而你呢,应当继续沿着自己的道路平安地走下去。


586

你为他们感到难过。他们明明扔了石头,却毫不诚实地假装没有扔。

且听一听圣神对他们是怎样说的:「错误的铸造者,将会混淆是非而陷于羞耻;他们将被愚昧无知所笼罩。」这就是判词,而且将毫不留情地执行。


587

你说:有不少人,对那个使徒事业进行诬蔑毁谤?虽说如此,但是你一开口宣读真理,不加批评的人,至少有了一个。


588

在最丰美最有指望的麦田里,很容易割除成车成车的田芥,罂粟和莠草。

历史上从古到今,大多数正直和负责的人,无一不是成卷成卷恶意诬蔑中伤的对象。想想看,吾主耶稣基督,祂不是也被许多恶言诽谤所攻击吗?

我劝你,就像对麦田一样,只收获金黄的麦穗:只收获真正的真理。


589

你向我保证,你要保持良心清白。好,那么就别忘记:听到流言蜚语而不加以澄清否认,就是一个捡破烂垃圾的人。


590

你把轻易偏信恶言攻讦,而不去听一听被攻讦者的辩词,称为思想开放。你的这种偏向,既不合公义,更不符爱德。


591

造谣中伤,有时固然会使受害人遭受损伤。但是,它真正损伤的,却是那些谣言制造者和传播者本身的名誉尊严。此后,他们的良心深处,将带上沉重的负担。


592

你苦恼地问:「为什么传播流言蜚语的人这样多?」有些人这样做,是出于错误,出于狂热偏执,出于恶意。但大多数人只是由于惯性,肤浅和无知而人云亦云。

为此之故,我再次坚决重申:遇到你不能称赞的事情时,就没有必要说话,保持缄默好了!


593

当造谣诬蔑的受害者沉默忍受时,「刽子手们」便会在他们胆大包天的懦弱中,肆无忌惮,残酷无情。

如果进行恶语中伤的人,不去或不愿去跟那受谤者谈话,那么,就根本不要去相信那些谰言。


594

作调查的方法有许多种。带着一点儿险恶的用心,专听流言蜚语,毁谤中伤,那么对任何一个诚实的人,或可嘉的事业,都可以搜集十大卷罪状。如果那个人,或那个事业,工作得卓有成效,那么罪状就还会多一些。如果工作卓有成效是有关使徒工作方面的,那么罪状就会更加多一些。

为这样的调查者工作,是不好受的。但是,更可怜的是那些随便传播这种险恶而肤浅的谰言的人所持的态度。


595

他伤心地说:「这些人没有基督的思想,只有基督的面具。」所以,他们缺乏基督徒的判断力,不能掌握真理,不能结出果实,其原因正在于此。

我们身为天主的儿子,务必牢记主所说的话:「谁听从你们,就是听从我……」因此,我们必须努力肖似基督,绝不做丑化祂形象的人。


596

这一情况,如同其他许多例子一样,人们各显神通,各做其事,互不相同,而且大家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。但是天主在引导他们,也就是说,在他们各自具体的主意之上,天主不可思议的,最可爱的上智措置,终于会贯彻成功。

所以,让你自己随从天主的引导,不要阻挠祂的计划,即使祂的计划与你的「基本设想」有所不同。


597

看到有些人不关心学习,不关心掌握科学知识宝库,却把时间用在按照自己的口味,运用多少是凭主观武断论取舍的方法,对科学知识成果进行剪裁拼凑,实在令人痛心。

有鉴于此,你更应当加倍努力,更深入地钻研真理。


598

写文章对科学技术研究工作者,或对有科学技术新发现的人,加以批评,要比实际去做研究发明工作,容易得多。但是,我们不应该听任这些「批评家」同时装模作样,自命为智慧之主,对无知人士的舆论擅加控制。


599

「我就是看不出,那实在是不够明白。」他对别人明确的声明。这样回答。其实,十分明白的,是他自己的无知。


600

你怕得罪人,怕制造分歧,怕表现得不能容忍……,所以你对一些立场问题,对一些关键问题(尽管你向我保证说并不是严重问题),作了妥协让步;而这些问题,对于许多人,却是生死攸关的。

请恕我直言不讳:你的这种行径,恰恰把你拖入了你力求避免的同样愚蠢有害的不能容忍──即不能容忍真理的伸张。


601

天主以其无限而完美的公义与仁慈,用同一爱情,但是不尽相等的方式,来对待祂不尽相等的儿女。

因此,平等,并不表示:人人都用一律相同的尺码。


602

你所讲的是不完全的真理,可以作多种多样的解释。结果,实在可以说是个谎言。


603

怀疑,是一种莠草,无论是在知识的领域,抑或在他人名誉的领域,很容易播种,却很不容易根除。


604

你使我想起了比拉多:Quod scripsi, scripsi! ──我已经写下,不能再改了──可是,他早已先容许了那桩滔天大罪的执行。你或许是坚定不移的;但是,你应当在事先采取这个态度,而不是事后。


605

按照既定的决定行动,是一种德行。但是,如果时过境迁,情况发生了变化,那么对问题估计和解决的方式,也应当作相应的更改。


606

切莫把圣德的不妥协,跟粗暴的顽固执拗混为一谈。

「我宁可决裂,不愿妥协!」你颇为盛气凌人地说。

请你听好:破裂了的工具,便一无所用;反倒是为那些趁机跟着,而且假装厚道地,强行破坏不妥协的人,开了方便之门。


607

Sancta Maria, Sedes Sapientiae──圣母玛利亚,上智之座! ──常常这样呼吁我们的母亲,求她把基督带给我们的真理,贯注于她子女的学习,工作和社会关系中。


前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