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294

当听到圣保禄说:「天主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圣。」(得前4:3)我们心神荡漾深受感动。今天我再度立此为目标,并提醒所有人:天主意愿我们作圣人。

要使灵魂有真正的平安、要改变世界及在事物中找到天主我主,个人的圣化是绝对的需要。来自五湖四海及不同背景的人常问我:「对我们已婚的人、靠田地吃饭的人、寡妇、青年,你有什么要说的?」

我常有系统地回答:主基督不分贵贱高低向所有的人宣讲福音,而我只有「一个炖锅」,一个炖锅一种食物,「我的食物就是承行派遣我者的旨意,完成祂的工程。」(若4:34)主召叫所有人成圣;召叫所有人爱祂:老老少少、已婚未婚、健康病弱、有学识的及不识字的,不论他们做什么工作及住在那儿,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和主熟稔,那就是我们要在祈祷中更信赖祂,认识祂;和祂谈话,并在心与心的谈话中显示我们对祂的爱。


295

「你们呼求我,前来恳求我,我必俯允。」(耶29:12)呼求的方法就是转向祂、与主谈话,我们要实践宗徒的教诲:「不断祈祷。 sine intermissione orate.」(得前5:17)「不单用心,而是全心全意。」(注一)

你会认为生命艰难,人人都有自己的一份苦涩、忧虑、伤痛,我会引圣保禄之言:「因为我深信,无论是死亡,是生活,是天使,是掌权者,是现存的或将来的事物,是有权能者,是崇高或深远的势力,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,都不能使我们与天主的爱相隔绝,即是与我们的主基督耶稣之内的爱相隔绝。」(罗8:38─39)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使我们离开天主的爱及保持和天父的关系。

我向你推荐这个与天主不会断绝的融合,是否在讲一个过高的理想,致使大多数基督徒都达不到呢?这个目标是很高,但并非不能达成;成圣的道路就是祈祷之路,而祈祷要在灵魂处扎根并慢慢的成长,如同一粒小种子,后来长成枝叶茂密的大树。


296

刚开始时我们用口祷,自孩童时我们已经如此做,包括简单的祷文、说些热心的话,对象是天主及主的母亲,她也是我们的母亲。每天早晚我仍惯于更新父母教我的奉献祷词:「圣母,我的母亲!我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你,为了证明我的孝爱;我今天献给你我的眼睛、耳目、口舌、心灵……。」这不就是默观的开始吗?是信任自我的弃绝吗?情人见面时会说什么?做什么?他们牺牲自己,为了爱人而放弃所有。

一个接着一个的短诵……,热心好像永远不足够,因为语言是多么贫乏……接着和天主更佳亲密,凝视天主,不眠不倦,生活得像囚犯。当我们尽力完成所交付的责任(虽然我们有很多错误限制),而灵魂渴望逃避,奔向天主犹如铁块被磁石所吸引,我们开始更积极地爱耶稣,出奇不意地和主相遇是多么甜蜜。


297

「领你们回到我以前使你们从那里被掳去的地方。」(耶29:14)通过祈祷,我们由奴役中获得释放,我们知道自己是自由的了,由新婚爱人之颂歌的翅膀重生,这使我们不愿再和天主分离,并以一种神圣、超性、神妙的全新的模式在世生活。记得西班牙黄金时代的流行语吗?我们或许想品尝这真理:「我生活,已不是我生活,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。」(参阅迦2:20)

我们乐意接受长期在世工作的需要,因耶稣在世没有多少朋友。让我们不放弃服务天主及教会的责任,直到最后一刻。 「得享天主子女的自由。In libertatem gloriae filiorum Dei.」(罗8:21)那自由是「耶稣在十字架上为天主子女赢回来的。qua libertate Christus nos liberavit.」(迦4:31)


298

一开始,乌云可能会出现,同时对付成圣的敌人会凶猛地、有计划地施行心理恐怖主义──实在是滥用权力,一向是正直的人也会被拖往荒谬的方向,敌人的声音像破铃,因为不是由上好的铜铁所造,扭曲的声音和牧羊人的口哨不同,言语是天主给人最珍贵的礼品,是因为语言能表达对主对人的爱及友谊深度思想,怪不得雅各伯说扭曲的唇舌是:「不义的世界。」(雅3:6)唇舌的祸害包括撒谎、诽谤、羞辱、诈骗、侮辱及折磨人的暗讽。


299

我们应如何克服这些障碍?当成圣的决心逐渐成了重担,要如何加强?让我们由圣母身上取得灵感,她向我们显示通往耶稣的康庄大道。

我们要走正确的路去接近天主,那道路就是基督神圣的人性,所以我常劝人阅读主的受难史,它是虔敬之作,让我们想到天主子是天主,也像我们一样是人,以血肉去爱,以苦难救赎人类。

以玫瑰经──基督徒最根深蒂固的热心敬礼为例,教会鼓励我们默想其奥迹,连同玛利亚的欢喜、痛苦、光荣,把主在世吸引人的生活榜样,包括三十年的默默无闻、三年公开传教及祂的光荣复活,深刻在我们的心版及想像中。

跟随基督的秘密是:我们要紧密地陪伴祂,如同十二宗徒一样与祂同住;如此接近祂,我们遂会认同了祂。只要不在恩宠路上搁置障碍物,很快的就可以说:「我们穿上了基督。」(参阅罗13:14)我们的行为有如一面镜子,反映出基督,它捕捉了救主最可爱的脸容,不会使其扭曲或成为讽刺人物,好使人能仰慕及跟随祂。


300

认同基督有四个阶段;寻求祂、找到祂、逐步认识祂及爱慕祂。你可能觉得自己只在第一阶段,饥渴地找祂罢,尽力地在内心找到祂。你若有决心,我担保你已找到了祂,已开始认识祂爱祂及在天上的家乡谈话(参阅斐3:20)。

我求主帮我们定下决策,以一个祟高的野心去滋润我们的灵魂,只有这野心是最值得:就是接近耶稣,像圣母及圣若瑟所做,充满渴望、弃绝自己、不忽略任何事。在内心收敛时我们会分享到做天主朋友的喜悦,这和我们社交、职业的责任并不相冲突,我们感谢主,因祂清晰、温柔地教导我们如何承行在天大父的旨意。


301

不要忘记与耶稣一起难免会碰到祂的十字架,当我们弃绝自己,把自己交付于天主手中,祂让我们尝到忧伤、孤独、反抗、诽谤、中伤、嘲讽,内外夹攻,因为祂想以祂的肖像塑造我们,祂甚至容许别人叫我们疯子和傻子。

这时便要学习被动克己;隐藏或公开的、或是侮辱的,或在我们最不防范时发生,他们甚至用投狼的石块来掷羊。基督的跟随者在肉身上受到原本爱他的人的种种虐待:由不信任到敌意、由怀疑到憎恨,他们怀疑他,视他如撒谎者,因不信他可以和天主有个人关系及有内在生活,同时,对无神论者及对天主冷漠的人(通常很粗鲁无礼),他们却很友善及明白事理。

主让祂的跟随者受攻击;受个人侮辱、被抹黑,那是大规模煽动性谣言的结果,并非人人都是公正有教养的。

当人选择怀疑神学、「随便」的伦理、即兴、模棱两可的礼仪做法、不必对权威负责的「嬉皮式」纪律,他们选择散布嫉妒、怀疑、没根据的指责、侮辱、恶意对人、使人羞辱、谣传及残暴地对待只讲耶稣的人,也就毫不出奇。

耶稣用这方法塑造爱祂的跟随者的灵魂,同时也给他们内在的平安及喜乐,因他们知道,就算讲一百个大话,魔鬼也不能讲一个真理;耶稣又使他们深信,除非他们准备失去安乐,他们才会得到安乐。


302

当我们仰慕耶稣的神圣人性,我们会逐渐发现祂的每一个伤口;当我们被动地受到净化时,我们一面觉得疼痛难忍,流下甜蜜、苦涩的泪,一面又竭力隐藏,这时便有需要进入祂的神圣伤口,求祂净化及坚强我们,在祂救赎的宝血内喜乐。我们要像圣经上说的鸽子,「暴风时在石缝中找庇荫。」(参阅歌2:14)「在那里亲近基督,祂的话使人安慰、祂的容貌动人。」(参阅歌2: 14)因为「那认识祂声音,觉得它温柔开心的是欢迎福音恩宠的人,他们会说:『你有永生之言。』」(注二)


303

不要以为激情会因自己走上了默观的道路而从此平静下来,也不要误解渴望找寻耶稣、与祂相遇、认识祂及享受祂甜蜜的爱就会令我们免于罪恶。虽然经验告诉你,但我也想提醒你以下的真理:撒殚,天主的敌人,既不放弃也不休息,即使灵魂热心爱主,它也保持围攻,撒殚知道要使灵魂跌倒不易,但它可以使灵魂在小事上得罪天主,到时便可以使其良知陷入绝望的诱惑。

若你想从一个可怜司铎的经验学习,他的目标只想宣讲天主,那我告诉你:当肉身想夺回失败的权利时,或更糟的是骄傲起来反抗时,你要马上从耶稣身体的圣伤找庇护,耶稣的圣伤是把基督的身体钉在十字架上、用矛刺穿祂的肋旁而造成的。让圣神带领你,在圣伤内解除你人性及神性的爱的负担。这就是找寻融合之意,这会使你觉得自己是耶稣的弟兄、分享祂的圣血、同一个母亲的孩子、因是圣母带我们到耶稣那里。


304

渴望钦祟天主、做补赎、静静沉着地受苦,那耶稣的话便会在你生活中活现,「谁不背起十字架跟随我,不配是我的。」(玛10:38)主对我们要求愈增加;祂要我们做补赎、行忏悔,接着使我们经历热切的渴望,想要「为能生活于天主,我已同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了。」(迦2:19)但「我们是在瓦器中存有这宝贝,」又脆弱又易碎,「为彰显那卓绝的力量是属于天主。」(格后4:7)

「我们在各方面受了磨难,却没有被困住,绝了路,却没有绝望,」或维持力量,「被迫害,却没有被弃舍,被打倒,却没有丧亡,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状,为使耶稣的生活彰显在我们身上。」(格后4:8─10)

我们常以为主不会耹听,其实我们被蒙蔽了,因我们只听到自己独白的声音。我们好像觉得自己被天地所弃。然而,对于罪恶我们有实在的恐惧,就算小罪也一样,正如客纳罕城寡妇一样的坚持,我们向主跪下、钦祟恳求说:「主,援助我罢!」(玛15:25)黑暗会因爱的光明而消逝。


305

是时候向主呼喊:主啊,请记着你的诺言,让我充满希望,诺言安慰我的卑微,使我的生命充满力量(参阅咏118:49─50)。主要我们凡事依赖祂:事实已清楚,没有祂,我们什么也不能作(参阅若15:5),有了祂,我们能应付一切(参阅斐4:13)。我们决心定志永远在祂面前行走(参阅咏118:168)。

愚昧的我们可以肯定一事:造物主照顾所有的人,包括祂的敌人,因此借着天主在我们理智上的光照来说,祂对朋友的照顾就可想而知!我们也可以肯定,我们所遇到的邪恶、麻烦,都是为了我们的好处。因而喜乐、平安更能在我们的灵性内植根,单单人为的动机是不能夺走它们。因着这些「拜访」所留下一些神圣的东西,我们会不自觉地赞美天主,祂所行的奇事,不可胜数(参阅约5:9),同时明白天主可以使我们拥有取之不尽的宝藏(参阅智7:14)。


306

我们以孩童时就能简单地朗朗上口、不曾舍弃的经文开始,这孩子气、单纯的祈祷渐渐变成宽阔、流畅的清溪,因它跟随主的友谊之路,而主说:「我是道路。」(若14:6)如我们是这样爱主,有勇气在祂肋旁被长矛刺穿的伤口寻庇护,那我们会找到主的应许;「谁爱我,必遵守我的话,我父也必爱他,我们要到他那里去,并要在那里作我们的住所。」(若14:23)

我们的心需要分辨圣三的每一位,好去钦祟祂们,灵魂在超性的世界探奇,像孩童张眼看世界,它在爱中和圣父、圣子、圣神相处,甘愿跟随给予我们生命的护卫者,圣神白白把自己、连同祂的礼物及超性的美德给予我们,非因我们作了值得赏报的事。


307

我们奔驰,「好像牝鹿渴慕溪水。」(咏41:2)我们的双唇干渴裂开,渴望在活水泉源畅饮,我们整天在丰盛清澈的永生水泉行走(参阅若4:14)。言语变得没有用,因唇舌已不能表达,理智静止了,不需思考,只需注视!灵魂开始咏唱新歌,因它感到自己整天在天主爱的注视之下。

我不是在说异常的情形,而是指普遍在灵魂发生的情景:疯狂的爱教我们如何去受苦及去生活,不夸张不炫耀,因天主给了我们祂的智慧。一踏上那「导入生命的窄路」(玛7:14),我们会是多么镇静、平安!


308

苦行?神秘主义?我不介意你叫它什么,那都不要紧,因都是天主恩赐的礼物。如你静思,你知道主不会拒绝对你援助,最重要的是信德及信德的行为,行为因为你早已知道,我也早已告诉过你,主每天对我们愈加要求。这已是默观及结合,很多基督徒都如此生活,在世上各种顾虑中,虽然可能不知不觉,其实是在灵修的道路上锤炼、前进。


309

如此的祈祷行为不会使我们脱离日常的活动,人性高贵的热诚引导我们归向主,当人把忧虑及工作向主奉献,世界就会变得神圣。我不是常提麦得斯国王的神话吗?他点指成金!尽管我们有个人的缺失,不也可以把所触摸到的事物,转变成超性功绩的赏报吗!

这就是天主做事的方式,当浪子耗尽家财回头,遗忘了自己的父亲,作父亲的却说:「你们快拿出上等的袍子来给他穿上,把戒指戴在他手上,给他脚上穿上鞋,再把那只肥牛犊牵来宰了,我们应吃喝欢宴。」(路15:22─23)我们的天父,当我们悔改,祂便由我们的卑劣中找出宝藏,从我们的软弱中找出力量。假如我们不离弃天父,假如我们每天都到祂那里,假如我们亲昵地和祂谈话并以行动证明爱情,假如我们凡事找祂、信赖祂的全能及仁慈,祂会为我们预备什么?假如出卖了祂的儿子回家足以使为父的设宴庆贺,那对常在祂身边的我们,祂会为我们预备些什么呢?

让被人得罪、受屈辱的记忆远离我们──不论它们是多么不公义、不文明及无礼──因天主的子女不应背着挡案,记着像流水帐一般的怨怼。我们不要忘记基督的榜样,此外,基督徒的信德不像可替换的衣服,它会变弱、迟钝及失落。超性的生命使我们的信德茁壮,想到没有了天主,人是如何赤条条及卑微,这足以吓怕灵魂,所以人自然要宽恕及感恩。我的天主,当我检讨我可怜的生命,我再没有虚荣、骄傲的理由,我只看到无数应谦逊悔改的理由,我只知道人最高贵的召唤就是终生的服务。


310

「我遂起来,环城巡行,在街上,在广场,寻觅我心爱的。」(歌3:2)不仅是全城,甚至是世界的尽头──我要走遍各国各民族、高速公路及羊肠小径,为了找寻灵魂的平安。但在日常的工作中,我找到这平安;工作不但不是障碍,反而是我的途径,也是我更爱主、更能与主结合的理由。

如我们被失望的诱惑、反对、斗争、灾难、灵性的黑夜猛攻,圣咏作者把这话放在我们的唇上:「他若有困苦,我必皆同他。」(咏90:15)耶稣,和你的十字架相比,我们的十字架算什么?和你的圣伤比较,我们的小伤痕算什么?和你深切、纯洁无限的爱相比,你放在我们肩上小小的忧伤又算什么?我们的心充满了神圣的饥渴,我们向主以行动承认:「我因爱成疾。」(参阅歌5:8)

对天主的渴望油然而生,我们渴望明白祂的眼泪、看见祂的微笑、祂的脸容……要表达这渴望,最好用圣经的话语:「天主,我的灵魂渴慕你,真好像牝鹿渴慕溪水。」(咏41:2)灵魂走向天主,浸淫其中,变得神圣;基督徒成了饥渴的旅者,一到水旁,就张口喝水(参阅德26:15)。


311

随着这自我屈服,我们的宗徒热忱点燃了,并日益茁长,这热忱也感染别人使他燃烧,因美善是可以扩散的。我们可怜的人性接近天主后,不能不充满要在世上播种喜乐、和平的渴望,并渴望把基督肋旁流出救赎之泉散播各地(参阅若19:34),凡事我们都以爱德开始及终结。

之前我在谈忧伤、痛苦及眼泪,但我肯定以爱心寻主的门徒发觉悲伤、忧虑、苦恼味道很会不同了,这不是矛盾,因为当我们身为天主忠心的孩子,一旦真心接受了天主的旨意,开怀地执行主的计划、就算到了极大受不了的痛苦、精神面临崩溃的地步,其悲伤、痛苦也就消失了。


312

我想再强调我不是在谈基督徒特殊的生活。让我们各自默想天主曾为我们做了什么,祂如何回应了我们。如我们有勇气看自己的行为,我们会发现有什么需要做的。昨天我听到有一位日本慕道者向不认识基督的人教道理,这使我很感动,也很羞愧,我们需要更多、更多的信德,并借信德,默观。

平静地反省那使灵魂不安,却又使它甜如蜜汁的神圣警告:「我救赎了你,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,你是我的!Redemi te, et vocavi te, nomine tuo .. meus es tu!」(依43:1)让我们不要偷窃属于天主的东西,这位天主爱我们至死,在创世之前,从永恒就拣选了我们,好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的(参阅弗1:4),祂不断给我们机会,使我们能洁净自己的生活,并把我们奉献给祂。

如我们脑海中还有怀疑的地方,我们有祂亲口的保证:「不是你们拣选了我,而是我拣选了你们,并派你们去结果实,去结常存的果实。」(参阅若15:16)作为默观灵魂工作的果实。

我们需要的是信德,超性的信德。当信德变的脆弱,人就会认为天主很遥远,不再理会祂的孩子。人会认为宗教是附属物,是没有其他救助才去求援的东西;他们期望惊人的显示,至于凭什么就不得而知了,但如果属灵的信德是活跃的,人会发现跟随基督不用离开日常生活,而天主期望我们的圣德,也可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中找到。


313

我常讲道路,因为我们是旅行者,迈向天国的家乡,我们父亲的地方。但勿忘小路也有崎岖不平之处,有时要涉水,或走入深不可测的森林,不过,最后总是排除万难,走到终点。可是危险反而在例行公事中,因为它们太简单、太平凡了,认为天主不可能在每时每刻的小事里!

有两个门徒在通往厄玛乌的路上,他们像普通旅客般走着,耶稣就这样子出现和他们同行,祂的谈话减缓门徒的倦意,我可想像当时的情景:暮色低垂,微风轻拂,麦香飘逸,橄榄枝桠在夜色里闪烁生光。

耶稣和他们同行,主,你在每方面都是伟大的!但最使我感动的是你降尊就卑,在每天的喧哗中寻找,跟随我们每个人。主啊,让我有孩子的童真、纯洁的眼目、清晰的头脑,好让你来临时,虽然没有外在的光荣,我们也能认出你。


314

当他们到达村庄旅程就结束了,两位门徒不知不觉被降生成人的主所讲的话、所显示的爱深深感动了,他们舍不得祂离去,因耶稣「装作还要前行。」(路24:28)主需要人自由地转向祂,从不强迫,当我们把握住祂纯洁的爱(是祂把这爱放在我们的心灵里),我们要留住祂, (他们强留祂),并恳求说:「请同我们一起住下吧!因为快到晚上,天已垂暮了。」(路24:29)

这真像我们,总是缺乏勇气,可能我们不够坦诚,或觉得尴尬,但私底下,我们想的是:「留下罢,因我们的灵魂被黑暗笼罩,而只有你是光,只有你能满足这耗尽我们的欲望,」因为,「在所有美好、尊贵的东西中,我们知道最好的是:永远拥有天主。」(注三)

耶稣留下,而我们的眼睛就打开了,像克罗帕及他同伴一样,在耶稣擘饼时开了眼。虽然耶稣消失了,我们也会找到重新开始的力量,向人宣讲祂,即使天色已晚,因为太多的快乐不能独自藏在心底。

通往厄玛乌之路,主使这名字变得何等甘甜!现在整个世界已变成厄玛乌,因主已为我们打开了世界神圣的路径。


315

我求主在世上时勿让我们和神圣的旅伴分离,为了确保这点,我们要和守护天使做更好的朋友。我们需要许多朋友,包括人间的和天上的,要对天使虔敬!友谊是属人的事,但也是属天主的事;正像人生是神性又是人性一样。你记得主这样子说吗? 「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,我称你们为朋友。」(若15:15)祂教我们对已在天国的天主的朋友、对世上的朋友都要很有信心,包括那些像远离了主的,好引他们回到正途。

我愿以圣保禄致哥罗森人书作结:「我们不断为你们祈祷,恳求天主使你们对祂的旨意有充份的认识,充满各种属神的智慧和见识。」(哥1: 19)智慧是祈祷、默观、护慰者渗透灵魂的果实。

「好使你们的行动相称于主,事事叫他喜悦,在一切善工上结出果实,在认识天主上获得进展,全力加强自己,赖他光荣的德能,含忍容受一切,欣然感谢那使我们有资格,在光明中分享圣徒福份的天父,因为是他由黑暗的权势下救出了我们,并将我们安置在他爱子的国度内。」(哥1:10─13)


316

愿天主之母及我们的母亲保护我们,好让我们在圆满的信德中,以圣神给予的恩赐,以默观的生活服务教会。愿每个人善尽本份,依据个人的生活状况,履行职责去荣耀天主。

热爱教会;以一个为了爱的缘故而承诺,自愿喜乐的为主服务,如果看到像厄玛乌二徒一样绝望的旅客,我们要充满信心地走向他们──不是我们,而是奉基督的名──向他们保证耶稣的许诺永不落空,因祂常看顾祂的净配、永不离开她。黑暗会过去,因我们是光明之子(参阅弗5:8),我们因获得永生而被召唤。

「『他要拭去他们眼上的一切泪痕;以后再也没有死亡,再也没有悲伤,没有哀号,没有苦楚,因为先前的都已过去了。』那位坐在宝座上的说:『看,我已更新了一切。』又说:『你写下来!我是「阿耳法」和「敖默加」,元始和终末。我要把生命的水白白地赐给口渴的人喝。胜利者必要承受这些福分:我要作他的天主,他要作我的儿子。 』」(默21:4─7)

备注

注一:圣盎博罗削,Expositio in Psalmum CXVIII, 19, 12(PL 15, 1471)

注二:圣额我略尼撒,In Canticum Canticorum homiliae, 5(PG 44, 879)

注三:圣额我略纳齐盎,Epistolae, 212(PG 37, 349)


前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