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

犹记得许多年前,我和一些朋友在卡斯特泰境内的一条路上走着,遥见远处田里一群男人正在打木桩,木桩是用来架铁线网作羊栏的。然后,牧人赶着绵羊和小羊来了,他们唤着羊的名字,一只又一只安全地进入了羊栈。这景象当时深印我的脑海,后来也常有助于我的祈祷。

所以,主啊,今天我们齐集这儿和你交谈,我又记起那些牧人和羊儿,因为我们和其他许多人都曾被召进入了你的羊栈,你曾对我们说:「我是善牧,我认识我的羊,我的羊也认识我。」(若10:14)你熟知我们的一切,你知我们渴望听到善牧温柔的哨声,并注意祂的警告,因为「永生就是:认识你,唯一的真天主,和你所派遣来的耶稣基督。」(若17:3)

基督是牧者,左右是祂的羊群,这形象对我有重大的意义,所以我把这图像放在我做弥撒的小堂内,在小堂的另一处我也刻了:「我是善牧,我认识我的羊,我的羊也认识我。cognosco oves meas et cognoscunt me meae.」(若10:14)那句话,好提醒基督常在我们左右,劝告、惩戒、教训我们(参阅德18:13),一如善牧之对群羊。在卡斯特泰看到的一幕,正好表达了这点。


2

你和我同属基督的大家庭,因为「他于创世以前,在基督内已拣选了我们,为使我们在他面前,成为圣洁无瑕疵的;又由于爱,按照自己旨意的决定,预定了我们借着耶稣基督获得义子的名分,而归于他。」(弗1:4─5)我们白白被主所拣选,而这拣选遂给了我们清晰的目标;成圣自己,这是主的旨意,正如圣保禄所坚持的一样,「天主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圣。haec est voluntas Dei:santificatio vestra.」(得前4:3)让我们谨记:我们之所以得入主人的羊栈,就是为了成圣这目的。


3

另一历时久远,但终未忘怀的事。有次,我在巴伦西亚的主教座堂祈祷,行经可敬者瑞达拉的墓地,别人告诉我,这位神父虽然年事已高,但每当有人问他贵庚,他都非常肯定,用充满乡音的调子说:「很年幼呢,只有侍奉天主的那几年罢了!」我相信如要问在座各位,自你们决意紧随主,在你们特有的环境、职业工作、世界中侍奉祂;到目前已历时若干年,相信为许多人,五根指头已足够盘算。时间长短其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有否在灵魂烙上基督邀请我们成圣的信念。这邀请是为每一个人,使我们有责任培育自己内在的生命,每天努力实践基督徒的美德;不是随随便便,又不是要我们出类拔萃,而是要有勇士慨然就义的气概。


4

我放在你们面前的目标,即天主为我们划下的,并非是虚妄或不能达到的理想。我可以引无数普通的男女为例,在他们生命日常的十字街头,他们遇见暗地里经过的耶稣quasi in occulto(若7:10),遂决定跟随祂,乐意地背起每天的十字架(参阅玛16: 24)。在这世代,一个充满腐败、妥协、沮丧、放纵、混乱的世代,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把持那简单但深沉的信念,这信念由我开始做神父的工作起,一直持守至今,它急切地催迫我向所有人说:「这些世界的危机,就是圣者的危机。」


5

如果我们要回应主人的召叫,我们便需要内在的生命;我们要成为圣者,就得「脱胎换骨」彻底地改变。真正的基督徒就应做到可上祭台的圣人,否则我们就愧为主人唯一的门徒。此外,不要忘记天主除了拣选我们,给予在世上圣化的恩宠,祂也同时给我们作门徒的责任。我想你们了解,就算按人性而言,天主既然拣选了我们,我们就自然要关怀灵魂。正如一位教父所言:「当你发觉某事对你有利,你自会想告诉其他人。同样,你也会想请别人和你一同走天主的道路。正如你要去广场或去浴堂途中,遇见某人,他又刚巧有空,你一定会邀他同往。对属灵的事,也要如此,当你迈向天主,可不要单独前往呀!」(注一)

如果,不想在无用的活动上耗费时间,又或以困难作借口(其实困难早在基督宗教开始时就已存在),我们便要记住基督所宣告的:能否成功地吸引人,取决于我们拥有多少内在的生命。基督把这条件说得再清楚也没有了;除非我们是圣者,否则我们的宗徒事业不会见效,更贴切的说法是:除非我们竭力保持忠信。一天活在世上,我们便没法成为真正的圣者,说来难以置信,但天主和世人要求我们的是屹立不移的信心,一种名副其实,完全彻底,不容三心两意或妥协,全然回应作基督徒召叫的忠信,那召叫是我们怀着爱接受了,并小心实践的。


6

你们或会认为我所讲的只涉及一小撮被选的人,你们且莫被懦弱或好逸恶劳的品性蒙骗了,试试去感受吧!天主催迫你们每一个人成为另一个基督,基督祂自己ipse Christus! ,简而言之,天主要求我们的行为和信德所要求的相符合。我们竭力达到的圣德,可不是次等的,最主要的是我们要实践爱德,这原配合我们的本性;「爱德是全德的联系。」(哥3:14)实践爱德便要像主吩咐我们那样:「你要全心、全灵、全意爱上主,你的天主。」(玛22:37)一点也不保留,这就是成圣所要求的。


7

当然我们的目的可谓高超,而且也难达到,但可别忘了,没有人生来就是圣者的,成圣是天主恩宠及人回应不断互动所铸造的。一位早期的基督徒作家,提到人和天主的结合时,曾说:「能生长的东西,初时都是细小的,经过持续的施以养料,它便慢慢长大了。」(注二)所以我对你们说,如你要做个彻底的基督徒——我知你想的,虽然你常觉得难以征服自己,或难以在自己可怜的肉体奋力向上——那你便要留意琐细的小节,因为天主要求你的圣德是要在日常工作、责任中实践天主的爱德而达至的,而工作责任常常都是琐细的事情呢!


8

你们有些人虽然对人生有一定的经历,但仍爱发虚荣幼稚的白日梦,就像塔雷斯康的塔塔音一样;幻想可在家里的走廊猎狮,其实捉到的最多也不过是老鼠罢了。每想及这类人,我就想提醒你:能伴同天主忠信地完成你平凡的日常工作,是多么了不起的事!每次你在工作中克服困难,上主和我们都会知道,并且是为主所喜悦。

你可以肯定,要做令人瞩目的事,机会不大;因为这些事不常发生!不过,在日常平凡琐碎的小事上,你却不怕没有机会显示对基督的爱。正如热罗尼莫曾这样说:「最细小的东西,也可显现伟大的精神,我们钦崇造物主,不单只因为祂造了天地、太阳、海洋、大象、骆驼、牛、马、豹、熊、狮子,也因为祂造了小的生物,如蚁、蚊、蝇、虫类这些生物,我们连它们的名字都不晓得,但无论大小生物都令我们敬仰造物主创造的鬼斧神工。同样,把自己奉献给基督的人,无论大小事上都要热心。」(注三)


9

当我们默想主的话:「我为他们祝圣我自己,为叫他们也因真理而被祝圣。」(若17:19)我们唯一的目标就变得昭然若揭:追求圣德,或换言之,我们圣化自己,为的是圣化他人。不过,每想到只有很少人接受这神圣的邀请,诱惑便来了,加上又觉得身为工具的我们,谈不上什么价值。老实说,比起其他人,我们是少数,而且就本身来说,也没有什么价值,但上主的肯定却是充满权威的;祂说基督徒是盐和光,是世界的酵母:「少许的酵母就能使整个面团发酵。」(迦5:9)所以为什么我常教你们,要关心每一个人,百分之一百的关心每一个人,切勿歧视任何人,因我们确信基督救赎了所有的人,祂切愿用我们这一小撮人,虽然本身并无价值可言,把祂的救赎向所有的人传扬。

基督的门徒定要善待他人,对错要分明,但纠正犯错人的时,要有仁厚的心肠,否则不能帮他圣化他。我们要学习一同相处,彼此了解,彼此宽待,有手足之情,常常记着圣十字架若望所言:「哪里没有爱,注入爱心,便会找到爱。」(注四)就算在表面最缺乏激励的专业工作、家庭、社会环境都要如此作。你我都要紧抓遇到的每一微细的机会,圣化它们,圣化自己及圣化和我们分担工作的人,这样才能感受到:生命中肩负救赎的担子,是何等甘饴及富激励性!


10

我想继续与上主谈的是我许久以前已注意到的,现在才用得上的,圣女大德兰所说的:「那过去的一切,如不能悦乐天主,便是毫无价值,等于空无一物。」(注五)现在你明白,为何一旦灵魂离开了它的目标,忘了天主创造它是为成圣,便失去了它所有的平安和宁静吗?努力保持这超性的观点,就算在休息娱乐时──就和工作一样重要。

你可以爬到事业的巅峰,可以因你在世上随心选择的作为,获得喝采,但如你放弃了这超凡、可激励所有人类活动的观点,你便离弃了正道。


11

让我打个岔儿,其实我并没有离开话题,我从不过问来访者的政治观点,因为我根本不在乎!我的态度正好说明主业团的基本事实;就是,因天主的仁慈圣宠,我完全奉献自己,为了服务圣教会。我对政治不感兴趣,理由是每个基督徒都享有全然的自由,但也要承担个人的责任。我们可以不受限制地参与合适的政治、社会、文化活动,但教会训导禁止的除外。为了你们灵魂的好处,我唯一担心的是:一旦你们超越了界限,那你们的行动便与你所宣认的信德对立起来。你们的见解可享有尊重,只要它们不引你离开上主的法律,这一点为不明白「这正是基督为我们赢得的自由Qua libertate Christus nos liberavit.」(迦4:31)的人,是费解的,为那些搞派系的人也是一样,他们各走极端,一是坚持一时的见解为教条,一是通过贬低信德,错误地理解它,而去贬低人的价值。


12

言归正传,就算你在社会、公务事业上功成名就,但如你忽略了灵性生活及上主,你会彻底失败。在最后审判时,为天主什么才重要?只有奋力成为真正基督徒的人,才能获胜。所以有些人如以世俗眼光去看,本来应很快乐,但其实却充满不安怨怼,表面嘻嘻哈哈,但内里却满是苦涩。不过,如我们每天致力承行主的旨意,荣耀赞颂祂,使祂的国度遍及全人类,这种情形就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。


13

我会很难过,每当我见到一位天主教徒──天主的孩子,因洗礼而被召作另一个基督──只有形式上的热心,使自己的良心好过些;怀着「假信仰」偶然祈祷,他认为值得时才做;只在规定的日子望弥撒,还不是全部都去呢;对他的口胃却关怀得无微不至,少吃一餐也不行;为了一盘扁豆,他宁可在信德的事情上妥协,而不放弃他的工作;又厚颜无耻地借基督徒的身份在社会上向上爬。啊!让我们不要做挂名的基督徒,我要你们做真正、真材实料的基督徒,要做到这样,你必须义无反悔地寻找适合的灵性食粮。

根据经验,我们要提防丧失勇气,内在生活要求我们每天不断地重新开始。你我都知道,挣扎是永不会完结的,当你省察良知,你常会感到少许的挫折,有时也会很严重,但这些只显示我们欠缺爱心,欠对上主的顺服、牺牲和精益求精的精神。好罢,让我们加强做补赎的渴求,真诚地痛悔,但不要失掉内心的平安。


14

四十年代初期,我常去巴伦西亚,那时我并没有什么赚取生计之道,却有一些人在这身无分文的神父周围,我们走到那都会祈祷,有时会在午后空无一人的沙滩,就像主的门徒一样。你还记得路加曾记载,圣保禄和他离开提洛到耶路撒冷吗? 「众人同妻儿陪送我们直到城外,我们跪在岸上祈祷。」(宗21:5)

一天黄昏,在美丽的余晖里,我们见到一艘渔船缓缓靠岸,一些晒得黝黑,壮得像花岗石的男子汉,混身湿透,赤着古铜色的上身,开始拖拉在船后的网,网内都是银闪闪的鱼。他们的脚深陷沙中,以惊人的力量拉扯绳索,突然出现一个晒得黝黑的小男孩,用他的小手握着绳索,笨拙地拉扯着。那些粗豪的男子汉一定心软了,否则如何会让这男孩加入,而不撵他走?因为他碍手碍脚算不上帮忙。

我想到自己也想到你们,我们每天都在拉扯着绳索,拉着许多东西,如果我们像那孩子一样走到我主天主前,深知自己软弱,但却准备随时支持祂的计划,我们就更易达到目标。我们就会把网拉上岸,网内满是鱼获,因为主的力量能达到我们力所不及之处。


15

你深知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有许多责任,它们会使你安然地踏上成圣之路。而你也预知这条路困难重重,因一开始上路,你已有个概念。我认为在这事上,你一定要找位神师,把影响到你内在生活的神圣抱负、日常问题、令你痛苦的失败,以及胜利,向他倾诉,要他指点你。

寻找灵修指导时,要真诚,不要乱为自己找借口;开放你的灵魂,无惧无愧,否则坦途会变得迂回、曲折,原本微不足道的事,日后会成了绞索。 「切勿以为误入歧途的人是一时失足,不是的,肯定他们开始就步入歧途,或长久以来都忽略了自己的灵魂,因此美德日减,恶行日生,直至堕入深渊……正如一间房屋,也不会突然倒塌;一是地基有问题,一是住客疏忽,致使情况恶化,影响房屋的结构,暴风雨来临,塌屋便无可避免,连年的疏忽,至此完全曝光。 」(注六)

你还记得,去告解的那吉卜赛人吗?虽然只是一则笑话,因为神父不会透露告解的实情的。我本人对吉卜赛人的观感挺好的,那可怜的人,他是真心忏悔的,他说:「神父,我偷了根绳子,」神父回答说:「这不值得太耿耿于怀吧?」他说:「但绳子那一头是只骡子……然后,另一根绳子……又拉着一头骡子。」一共有二十只呢!我的孩子,我们也是这样的,只要开始偷了一根绳子,其他坏事就跟着来了,一连串的不良倾向,带来的是不规矩、堕落、羞愧。和别人相处也是一样,起初是半句尖刻的话语,继而互不理睬,进而共处于漠不关心的环境里。


16

「捕捉狐狸,捕捉毁坏葡萄园的小狐狸,我们的葡萄园正在开花啊!」(歌2:15)在小事上要非常忠信,这样我们可学习投向圣母怀中,像她的孩子。开始讲道时,我不是说我们仍年幼,自从决意跟随天主,才是我们真正年岁的开始吗?只有这样,我们的邪恶和渺小,才会在天主之母的圣洁和伟大处找到力量,因她亦是我们的母亲。

另一宗真实的事,话语令人惊讶,也可帮你们反省;很多年前,我为多个教区的神父主持退省,我友善地邀请他们单独谈话,解开心结,因为神父也需要兄弟之爱及忠告。其中一人态度有些粗鲁,但是个诚实有为的人。我尝试温和、肯定地引导他,希望能治愈他内心可能受到的创痛,忽然,他打断了我说道:「我真嫉妒我的驴子,它为七个堂区工作,真是无懈可击,如果我是这样便好了!」


17

坦诚地省察你的良知,或者你我皆比不上那位乡村神父夸奖的驴子,我们努力工作,有许多责任要负担,在别人眼中,某件工作可能很成功……但在天主面前,真能问心无愧吗?我们曾认真试过侍主侍人吗?你可曾追随自己自私的计划?追求个人的荣耀?追求个人的野心?追随世上转眼成空的成就吗?

可能我是直言不讳,因为我想你和我一起发痛悔,当我们想及自己的不忠信,所有的缺点、软弱、怯懦──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经验;让我们一起,由心深处,像伯多禄那样向主忏悔:「主啊!一切你都知道,你晓得我爱你。Domine, tu omnia nosti, tu scis quia amo te!」(若21:17)我更会这样说:「你知道我爱你,正因我的邪恶,使我更依靠你作我的力量。quia tu es, Deus, fortitudo mea.」(咏42:2)让我们由痛悔作起点,重新开始。


18

至于内在生活,无论工作小事,每天的责任都有神圣之处,所以我们可以圣化他人。我的一个朋友(始终没有能真正了解他),有次做了个梦,他梦到自己飞得很高,但不是在机舱内,而是在舱外机翼上。唉,真可怜,多么痛苦!多么心惊胆跳!或者,天主要他知道:如使徒的灵魂要飞向天主,但没有内在生活或忽略它,就会面对危险和缺乏安全感,他们常常满怀焦虑、怀疑和忧伤。

我深信,只重行动,忽略祈祷及自我克制的人,定会面对迷途的危险。常领圣事、默想、省察良知、看灵修书、向圣母和护守天使求助,这样我们的虔敬之心才有基础;而这些方法会使基督徒每天的生活充满喜悦,由隐藏的宝藏流出主的喜乐和甘美,一如蜂蜜之出于蜂巢。


19

无论内在生活,外在行动和别人相处,或工作上,我们都要不断保持主的临在,要常常和主交谈,不用表现出来,也不用出声,而是表现在我们决意使爱贯注于无分大小的责任上。除非我们持之以恒,否则我们的行为就不符天主子女的身份,而我们也浪费了主给我们的资源,祂仁慈地放这些资源在我们眼前,好让我们成为:「成年人达到基督圆满年龄的程度。」(弗4:13)

西班牙内战时,我常上前线探望那些年轻的士兵,有一天在靠近特鲁的战壕内,我听到一段难忘的对话,一位年轻的军人批评某人,说他优柔寡断、意志软弱、反覆无常。如果,这般形容用在我们这些宣称要做真正基督徒的人,如此出尔反尔,我会很伤心。我们说要成为圣者,但却鄙视成圣的方法,不能在职责中恒常爱主──祂从孩子身上应得的情感,如果我们真是如此,我们就是反覆无常的基督徒。


20

让我们重燃心火,渴望成圣,虽然我们充满软弱。但不要害怕,因为愈重修德就愈看清自己的弱点。恩宠像面放大镜,连最小的尘埃沙粒都会放得很大,因灵魂是无比的敏感,小小的阴影也会令良知不安,因它只会在天主的清澈中找到喜悦。由心深处向主说:「主,我真的想成圣,我真的想成为当得起你的门徒,和想无条件的跟随你。」让我们决意每天都重申此刻所订的理想。

主耶稣啊,假如,我们这些结合于主爱的人能贯彻始终!假如,我们能把你从我们灵魂燃起的渴望化成行动!请时常问自己:「我在世上,是为了什么?」这问题会帮你完美、有爱心地完成日常的工作,连细节也不会忽略。让我们看圣人的榜样,他们像我们也是血肉之躯,充满软弱,但却可以克服、主控自己,为了爱天主的缘故。让我们思考他们的生活,像蜜蜂吸取珍贵的花蜜一样,学习他们的奋斗挣扎。你我也要学习,去发现周围人的德行,他们的勤劳、克制、喜乐都可以教导我们,不要光看他们的缺失,除非出于弟兄之情,需要帮他们纠正。


21

像主耶稣,我也喜欢讲渔船、渔网,从福音的景象里,定下清晰、坚定的决策。圣路加告诉我们,门徒在革乃撒勒湖边洗网、补网,耶稣上了其中一条船,那是西满的船。看,主登上我们的船,是多么自然的事!有人会埋怨:「这不过使我们的生命更复杂罢了!」你我却知道,主经过我们生命的路轨,用温柔和爱心使我们的存在变得「复杂」。

当祂从西满的船讲道完毕,就向渔夫说:「划到深处,去撒你们的网捕鱼罢!Duc in altum et laxate retia vestra in capturam!」(路5:4)听了耶稣的话,他们便撒网,结果大有收获。耶稣转头看伯多禄,他和雅各伯若望一样,惊讶不已,「主说:『不要害怕,从今以后,你要做捕人的渔夫!』门徒遂把船划到岸边,舍弃一切,跟随了他。」(路5:10│11)

你的船──就是你的天份、希望、成就,除非你放它们在主的手中,它们一无是处,让祂自由地登上你的船罢!但别让你的船成为偶像,如果你不让主上你的船,你的船(超然的说法)必会沉没。如果你让祂掌舵,寻找祂的临在,那在风暴中你也会安全。一切放在主的手中,透过祂的圣心,让主知道你的思想,你勇敢的野心,你高尚的爱心,否则,迟早它们会跟你的自私自利深沉海底,荡然无存。


22

如你让主掌舵,让祂作主,你会很安全!纵然表面上祂好像走开了,睡着了,漠不关心,风雨欲来,而四周又漆黑一片,就像马尔谷讲门徒遇到的情形一样:「他看见门徒艰苦地在摇橹,他们正遇着逆风。约夜间四更时分,耶稣步行海面,朝着他们走来……『放心是我。不要怕!』遂到他们那里,上了船,风就停了。」(谷6:48,50│51)

我的孩子们,只要一天在世,便有许多事会发生在我们身上,多少忧伤痛苦,受人欺凌殉道!那些英勇为主捐躯的灵魂!有时,我们会认为耶稣睡着了,听不见我们呼唤,但路加描写主如何看顾祂的门徒:「他们便开了船,正在航行时,他睡着了。忽然有狂风降到湖上;进入船中的水,使他们处于危险中。门徒们前来叫醒耶稣说:『老师我们要丧亡了!』他醒起来,叱责了狂风和波浪,浪就止息平静了。遂对他们说: 『你们的信德在那里?』」(路8:23│25)

如果我们把自己交给祂,祂也会把自己给我们。我们要完全信靠主,毫无保留地放自己在祂手中,以行动证明船是祂的,我们会让祂任意处理我们所有一切。

让我们结束时,作这样的决策,请圣母为我们转祷:让我们依赖信德而生活;让我们依赖望德而持续;让我们非常接近耶稣;让我们真正地热爱祂;活出并欣喜于爱的冒险,因我们深爱天主;让基督来我们的破船上,作我们灵魂的主人;让祂知道我们真诚尝试日夜在祂内生活,祂因信德召叫了我们:「我在这里,因为你召叫了我!Ecce ego quia vocasti me!」(列上3:9)循着善牧温柔的哨声,我们进入祂的羊栈,在那里我们会找到现世及永恒的福乐。

备注

注一:圣额我略《福音讲道》6, 6(PL 76, 1098)

注二:圣马尔谷隐士,De lege spirituali, 172(PG 65, 926)

注三:圣热罗尼莫《书信》60, 12(PL 22, 596)

注四:参阅圣若望十字架 Letter to María de la Encarnacion, 6-VII-1591

注五:圣女大德兰《自传》20, 26

注六:Cassian, Collationes, 6, 17(PL 49, 667-668)


 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