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95

在这个基督信徒传统称为圣周的一星期内,我们再次有机会默想并重温,耶稣在世生命的最后时刻。这几天特有的善功敬礼,无不引人向往趋向复活。如圣保禄所说,复活乃是我们信仰的基础 。然而,我们不应仓促急进,以免错过一件极易忽略的直截了当的事实,即我们不可能分享我主的复活,除非先同祂的苦难与死亡结成一体。我们若要在圣周结束时,伴随光荣的基督,就必须在祂死于加尔瓦略时,同祂结合,参与祂的全燔祭。

基督慷慨就义的自我祭献,是对罪恶的挑战。尽管罪恶的存在不容否认,我们仍不免难以接受这一现实。罪是邪恶的奥迹(mysterium iniquitatis),是受造物荒诞难喻的邪恶,受造物骄傲自大,竟起来反对天主。这故事同人类历史一样古旧,始于原祖的堕落,接踵而来的是无休止地腐化堕落,充斥人类的生活,直到今天。最后,还有我们个人的背叛忤逆。要认识罪可恶到什么程度,信德的真谛是什么,似乎并不容易。但我们不应忘记,即使在人的情况下,冒犯他人的严重性,往往取决于被冒犯的人有着怎样的重要性,即他有着什么社会地位与身份。然则,在人冒犯得罪天主的情况下,则是受造的人违抗僭犯造人的天主。

然而,「天主是爱。」 罪恶所造成的恶意的深堑,已被天主无限之爱的桥梁沟通。天主没有抛弃人类。祂的计划预见到旧约律法的祭祀,不足以弥补我们的罪,不足以重圆破镜。必须有一位身为真天主的真人,挺身而出,甘作自我牺牲,加以挽救弥合。为了帮助我们多少窥测一下这一深不可测的奥迹,不妨设想天主圣三在无限相爱的交往中共同商议,结果在永恒中决定由天主圣父的独生子,取我们的人性,肩负我们罪恶忧患的重担,而最后被钉死于刑架之上。

基督的整个一生,从诞生于白冷郡起,充满了炽烈的激情,志在实现天主圣父救世的圣旨。在三年传教生活中,祂的门徒同祂朝夕相处,经常听到祂说,祂的食物,就是承行派遣祂者的旨意。事实的确如此,贯彻始终,直到第一个苦难节下午,祂的血祭大功告成之时,便「低下头,交付了灵魂。」 宗徒圣若望便是这样描述基督的死亡的。耶稣在人类全部罪恶的重压下,被我们罪孽的暴力与邪恶压得粉身碎骨,死于十字架上。

让我们缅怀追念我主,祂为了爱我们,竟至于从头到脚,遍体鳞伤,体无完肤。借用一句古代作者的话,虽不能表达全部现实,但比较接近真情,我们可以这样说:「基督的躯体是一幅疼痛的肖像。」只见基督伤痕斑斑,肢体破碎,只剩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,从十字架上卸下,交给了祂的母亲。眼看基督被摧残到这般地步,我们或许会以为祂是彻底惨败了。那些曾追随祂的人群在哪里呢?祂曾宣布过将来会来临的王国呢?然而,这便是胜利,绝不是失败。我们从未如此接近复活;我们即将目睹祂以服从赢得的凯旋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