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74

然而,这样的讲法,是不是未免过于迂腐陈旧了呢?一种更时髦的语言,一种把个人缺点裹上一层伪科学术语的糖衣的语言,不是早已取而代之了吗?人们不是早已转弯抹角地一致公认,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能买到一切的金钱,是权力影响,是稳占上风的老奸巨猾,是自命「老成」,甚于贤哲的饱经世故,老链圆滑吗?

我并不是,而且从来不是悲观者,因为信德教育我,基督已经一劳永逸地赢得了胜利。祂给了我们一个胜利的保证,一个诫命,也是一个承诺,即「奋斗」。我们基督徒有着一项甘心接受的,对天主圣宠召唤所作的爱的承诺,一种催迫我们奋战的义不容辞的使命。我们自知软弱,一如他人,但我们牢记若能善用具备的条件,我们将成为世界的盐,世界的光,世界的酵母。我们将成为天主的欣慰。我们这力行爱德的雄心壮志,其实更是正义之职责。这一全体基督徒共有的职责,意味着一场持续不断的战役。教会的传统一贯称基督信徒为基督的战士(Milites Christi):为他人带来安宁,向自身不良倾向作连续斗争的战士。有时,由于我们缺乏超性观念,实则缺乏信德,往往不愿把尘世生活比作战争。我们蓄意加以歪曲,认为自诩基督的战士会造成妄用信德,服务世俗目标的危险,会造成施加压力的危险,会产生各自为政的小集团的危险。这种想法是一种不太合逻辑的悲哀简化,而且常与懦弱和贪图安逸联袂起来。

没有比狂热主义与基督徒信仰更背道而驰的了。狂热主义,不管它披上什么伪装,无非是神圣与凡俗的庸俗同盟而已。我们若明白,我们的斗争,正如基督所教导的,乃是人人向自我发动的战争,那么,上述危险便不会存在。这斗争,乃是时刻更新爱主深情的努力,时刻更新根除自私的努力,时刻更新服务大众的努力。在这场冲突中,临阵逃脱,不管有何借口,都意味着未经交锋,先自投降。谁若这样做,是自甘堕落,缺乏信德,灰心丧志,听凭苟且偷安来摆布命运。

我们在信德中,面对天主及众兄弟所进行的这场灵修战斗,乃是我们身为基督信徒的必然结果。谁若逃避这场战斗,便是出卖耶稣基督,便是出卖祂的奥体——整个教会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