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70

这些例子并不是我从帽子里变出来的。我可以肯定,任何人,任何稍有名声的机构,都能大大增加这张清单的。在某些环境中,一种错误观念应运而生:即公众,或传播媒介,或随便他们怎样称呼它,「被授予」了解和裁判他人生活最隐密的细节的权利。

现在,我想谈谈一些我感到贴心的问题,好不好?三十多年来,我以不同的方式,说了写了千百次:主业团不追求世俗或政治目标。它唯一仅有的目标,是在所有种族,所有社会条件,所有国家中提倡培养对基督救世教义的认识与实践。它为之而奋斗的理想,使世上能有更多天主的爱,人间得享更多和平正义。天下万民,无不都是同一天父的儿女。

这一点,全世界千千万万人都明白。有人由于种种原因,显然还没有明白。如果我的心更倾向于那些明白的人的话,我还是依然尊重热爱另一部份人的,因为他们的尊严值得尊敬,因为他们全体,同样被召作为天主光荣的儿女。

然而,常会有一个少数派,他们对我以及我们这样众多的人所共同热爱的事物,一无所知。他们总希望我们用他们的偏见来解释。他们认为主业团完全是政治性的。是与超性现实格格不入的,是唱着权利斗争和高压集团的调子的。若是他们得到的解释,不符合他们错误歪曲的趣昧,便指控说,这里有欺诈和阴谋。

老实说,每当我碰到这情况,我变得既不伤心,也不烦恼,再加一句,假若我果真能有权无视他们违背了公义,犯下了罪这一事实,我竟会被逗得笑出来。但是,这样的违背公义的罪,是要招致天谴的。我生于西班牙一个以坦率称著的地区。甚至从本性讲,我非常重视诚恳待人。对于欺诈之类,天性反感。当我遭到指控时,我总是力求剖切陈述,晓以真理,不卑不亢,不嫌不弃,不管丑化我的人表现得怎样粗暴,无理和缺乏人道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