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68

这种丑化一切的态度,一旦变成第二本性,便很难帮助其人看到从善处去设想他人是否更符合人性,更符合真实。圣奥思定推荐这一条座右铭:「努力修务你认为你的兄弟所缺乏的德行。这样,你便不再会看到他们的缺点,因为你自己也不再有那些缺点了。」 但有人却不以为然,认为这种做法太天真,而他们则更「明智」,更「现实」。以他们的偏见作准则,他们往往在聆听原由前已伤害了别人。之后,他们或许以「客观」「好施」的心赐给予那些已被毁谤的人一个辩护的机会,然而违反了最基本的正义与道德的准则——指控者负有提供证据的义务——竟飞扬跋扈,「赏给无辜的被控者提供他无罪证据的『特权』。」

我将不会是诚恳,如果我不声明刚才所考虑的思想,并不是从法律课本或伦理神学中借引的,而是以许多身受其害者的切身经验为基础的。这些人,还有其他许多人,长期一再被当作靶眼,让那些专事造谣诋毁中伤的人,作练习打靶之用。天主圣宠和不图报复的本性,使他们并无怨恨之心。他们可以同圣保禄一起说︰「受你们的审断,为我都是极小的事。」 援引一句俗语,还可以补充说这整个事件,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浪而已。这话不假。

尽管如此,我不得不承认,我为那些诋毁他人人格的人,感到哀伤,因为他们中伤别人,正是毁了自己。对那些身受攻讦,蒙冤受辱而无处申诉的人,我也深为悲痛。他们受到威胁,难以理解,宛如一场噩梦。

几天前,我们在弥撒的书信中,读到苏撤纳的故事。那位贞娴的淑女,被两个好色的老头反唇诬告。 「苏撒纳沉痛地哀叹,说道:『我真是左右为难!因为我若作了这事,我是必死无疑;我若不作这事,我也难逃你们的手。」 有多少回,那些嫉恨与阴谋势力的走卒所玩弄的诡计,把多少高尚的基督徒,逼入同样的死胡同?他们只准作一种选择:不是得罪天主,便是身败名裂。同时,那唯一可取的正当抉择,则是无比的痛苦。但你必须作出抉择︰「我不如不作,宁可落在你们手里,也不愿在上主面前犯罪。」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