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64

你如何解释这篇充满信心的祷文,怎么知道我们在战斗中不会败亡?这个信念植根在使我永不厌倦地爱慕的事实上——即我们是天父的子女。在这四旬期中,要求我们皈依的上主,不是一个残酷的暴君,也并非是一个顽固和不解人意的判官,相反地,祂是我们的父亲。祂向我们提起我们的私心小器,我们的罪恶和过错,祂所以这样对待我们,是为了解放我们,赐给我们祂应诺的友谊和爱情。认知天主是我们的父亲,会带给我们许多欢乐,内心的转变好像是回归父亲的老家一样。

这天父义子的信念是主业团的精神基础。所有人都是天主的子女,但是孩子看待父亲的方法却大有出入。我们必须试着作孝顺的子女,觉悟到上主因爱自己的孩子,把我们从世界上带回祂的家里,成为祂家庭的一份子,使祂的一切属于我们,我们的一切也属于祂,培养我们的亲情和信赖,最后我们大胆地像小孩子一般向祂要求说:把月亮摘下来给我们吧!

天主的孩子对待我主如同父亲,天主的孩子不会奉承或奴颜婢膝,也不会讲究客套或仪态,他是绝对地诚恳和信任。人的行为不会使天主感到不齿,天主可以容忍我们一切的不忠失信,只要孩子回头,痛改前非、恳求原谅时,我们的天父会宽恕任何的罪过。上主是至善的父亲,祂预期我们悔过求恕的意念,伸开双臂,满怀恩宠地迎接我们。这不是凭空捏造,记得耶稣为使我们明了天父的慈爱而讲的「浪子回头」的比喻吗? 「他离家还远的时候,他父亲就看见了他,动了怜悯的心,跑上前去,扑到他的脖子上,热情地亲吻他。」 这是圣经所记载的;他不断地亲吻他。你能说得更有人情味吗?你能更生动地刻划天主对人的父爱吗?

当天主向我们跑过来时,我们把持不住自己,和圣保禄一样高呼:「阿爸,父呀!」Abba, Pater! 虽然祂是宇宙的创造者,祂不介意我们不用高雅的称呼,也不担忧我们不体认祂的伟大。祂要我们称祂为父亲,要我们仔细品味祂的情意,祂的欢乐充满我们的灵魂。

人生,好比不断地回归天父的家。我们的回头,是借着痛悔和内心的转变而实现的,意味着改过的欲望,立志以牺牲和忘我的精神改善自己的生活。通过和好圣事,我们与天父重修旧好。当我们告明罪过时,我们再度穿上基督,成为祂的兄弟,天主大家庭的一份子。

天主正在耐心地等候我们,像比喻中的慈父一样,伸开双臂,虽然我们是不敢当的。无论我们是否犯了滔天大罪,那并不要紧。就如浪荡子一般,只要我们敞开心扉,思念父亲的家园,即使我们对祂的回应非常冷淡,天主会赐给我们恩惠,称作祂的子女——真正的子女,带给我们无比的惊愕与欢乐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