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53

过去我常讲,现在让我再一次强调指出,大圣若瑟的生活,是自然的,淳朴的。他生活上的自然与淳朴,使他与街坊邻里永不疏远脱节,使他在待人接物上,绝不带来任何人为的麻烦隔阂。

所以,我不喜欢公教工人,公教工程师,公教医师之类的说法——虽然在某时期,或某场合是适宜的——这种说法,似乎在无形中把人划分种族,似乎在说天主教友形成一个与人隔离的小集团。给人一种印象,似乎基督徒与社会其余部分之间,存在着一道鸿沟。在尊重对方意见的同时,我认为这样说比较合宜:做工人的公教徒或公教徒中的工人,工程师等。因为一个信教的人从事某种职业,无论是智力的、技术的、体力的,他自己认为是同其他人一样的。其实也的确是的,他与其他人一样,有同样的权利义务,有同样上进的志愿,有同样正视问题、解决问题的共同兴趣。

天主教友,凡有志于如此生活的人,通过自己的日常生活,为信德,望德和爱德作见证。这样的见证,不讲究排场,也不计较场合,因地制宜,随遇而行,既淳朴又自然。他们蓬勃的生命力,反映教会在世界中的临在。因为所有天主教友就是教会。凭他们本身所有的权利,即是天主子民的一份子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