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5

所谓肉身的贪欲,并不只限于感官的一般性的越轨倾向,也不只限于性欲,性欲本身并不坏,只是应予导引规范,因为它是人性的一个崇高的现实。因此,我向来不谈邪淫,只谈洁德。因为基督是对我们每一人讲这句话的:「心里洁净的人是有福的,因为他们要看见天主。」 天主的召唤因人而异:有的被召在婚姻中实行洁德;有的被召彻底灭绝人的性爱,专一摰情地仰报天主的圣爱。无论结婚或独身,都要摈绝色情的奴役,做灵魂和肉身的主人,毫无保留地为他人犠牲。

我每谈到洁德,总爱用「圣」字来形容。基督徒的洁德是圣的洁德。它与自我感觉「纯洁」、「清白」的自豪感截然不同。我们要有自知之明:尽管天主的圣宠,一天一天地把我们从大敌压境的危险中拯救出来,但我们自己所有的,只是一对泥足而已。专以这话题进行写作和讲道的人,依我之见,难免有歪曲基督教义之嫌,因为他们忘记了基督徒生活与社会生活的其他重要德性。

洁德不是基督徒仅有的德行,也不是首要的。然而,如果我们真的要在日常圣化中坚持到底的话,洁德是一个重要且不能缺少的德行。若不实践洁德,便没有忠贞可言。洁德,乃是催迫我们把整个心身、感官、能力,完全献给基督的爱,产生的必然后果。它不是消极阴沉,而是积极愉快的。

我在前面讲过:肉身的贪欲,不只限于放任的情欲。它还意味着懒惰软弱,一触即溃;贪图享受,苟且偷安,甚至不惜出卖对天主的忠诚。

这种弃甲曳兵而逃,无异于向罪恶之法的暴政投降。圣保禄告诫我们说:「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总有邪恶依附着我。因为照我的内心,我是喜悦天主的法律;可是,我发觉在我的肢体内,另有一条法律,与我理智所赞同的法律交战,并把我掳去,叫我隶属于那在我肢体内的罪恶的法律。我这个人真不幸呀!谁能救我脱离这该死的肉身呢﹖」 现在,让我们再听一听使徒保禄的回答:依靠「我主感谢天主,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。」 我们不但能够,而且应该,永远战胜肉身的贪欲,因为,只要我们保持谦逊,便永远有天主赐给的圣宠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