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3

同样的情况,也发生在我们身上。我们能不费吹灰之力,便从家庭、挚友和朋辈中——更不必说从世界万民中,发现许多更相称的人,值得基督的召选,是的,那些更朴实明智的人,那些更有影响力和重要的人,那些更知恩慷慨的人。

顺着这思路想下去,我深感惭愧;同时也认识到人的逻辑,不可能解释天主的恩宠领域。天主往往拣选不完善的工具,好让人看得更清楚是祂在工作。圣保禄想起他的召叫时战战兢兢地说:「最后,也显现了给我这个像流产儿的人。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一个,不配称为宗徒,因为我迫害过天主的教会。」 这就是塔尔索的扫禄所写的。他的人格和业绩,使历史为之肃然起敬。

我在前面讲过,我们本身无功可居。我们在天主召选之前,除了可怜,一无可取。我们应该知悉:我们心中闪耀的光(信德),我们赖以相爱的爱(爱德),支持我们向上的渴望(望德),无一不是天主白白的恩赐。我们若不把谦逊增强,迟早会忘记天主召选我们的缘由:是为了我们个人的圣化。

如果我们常保谦虚,就会明了天主召唤的奇妙。基督亲手把我们从麦田里摘起来;撒种人用受伤的手掌,紧捏着一把麦粒;基督的血沐浴着种籽,浸透了种籽;然后,我主把麦粒迎风扬播,使之葬于土中,死而复活,繁荣孳生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