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2

上面所讲的,早有成文的先例。每思及此,我总是深受鼓舞。我们在福音关于最初的十二位宗徒蒙召的记述中,可逐步地看清这点。现在,让我们慢慢默想一下,并祈求我主的这些圣善的见证者,帮助我们效法他们,跟随基督。

我对这班首批宗徒,备极爱戴敬仰。但从人性而言,他们并没有什么可夸耀之处。只有玛窦可算是个例外。玛窦挣得了一份小康的家业,后来因追随耶稣而放弃了。其余的宗徒只是渔夫。他们过着贫困的生活,通宵捕鱼,勉强糊口。

然而,社会地位并不重要。他们没有受过教育,甚至相当愚鲁。只要看他们对超性事理的迟钝反应,便显而易见。他们往往连最基本的例子和比喻都搞不清楚,常要问师傅:「请把这比喻给我们讲解一下!」 当耶稣用「酵母」来指法利塞人的教训时,他们竟误以为耶稣在责备他们忘记带饼。

他们是贫穷的;他们是愚昧无知的。他们既不单纯,又不虚心,但却野心勃勃。他们中经常争论:在基督最终复兴以色列王国时——按照他们的理解,谁最大。到了依依惜别的最后晚餐,在耶稣行将为全人类自我奉献之际,我们还看到他们仍在激烈地争论着。

信德吗?他们所有不多。耶稣亲自指出过这一点。虽然他们亲眼目睹死者复活、病者霍然、饼鱼增多、风浪平息、邪魔逐尽,但是只有被选为宗徒之长的伯多禄一人,能迅速回答:「你是默西亚,永生天主之子。」 然而,它只是一种有限的信德,导致伯多禄在因耶稣为救赎人类要受苦和被杀时,他竟谏责耶稣。以致耶稣不得不责斥他说:「撒殚,退到我后面去!你是我的绊脚石,因为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,而是人的事。」

金口圣若望诠释道:「伯多禄的想法,是人性的想法。因此他推理所得的结论是:那种事情(基督的苦难与死亡),悲惨恐怖,为祂不宜。故此引起耶稣的训斥:否也!受苦受难非我之不屑取。你所以有这种看法,是由于你的思想局限于人的思维。」 不过,这些小信德的人对基督的热爱不是很突出吗?毫无疑问他们是爱祂的,至少是在口头上。有时甚至激昂慷慨,忘乎所以:「我们也去,同他一起死罢!」 但临到真理考验的关头,却个个逃之夭夭。只有若望一人例外。若望是真正以行动去爱。只有这位青年,宗徒中最年轻的,独自伫立在十字架下。其余的宗徒心中,就是缺少那么一点猛如死亡的爱。

这一帮人,便是我主召唤的宗徒,便是基督挑选的人物。他们继续停滞在这种状况,直到圣神降临那天,充满圣神后方才转化成教会的柱石。他们都是普通人,浑身缺点毛病,空话多于行动。但是尽管如此,耶稣却召叫他们做捕人的渔夫, 做祂的协同赎世者,做天主圣宠的分施人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