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85

不过,你们或许会说:「人家不要听这一套,更不必说去实行了。」这我知道。自由是棵娇健的植物,在碎石堆里,在荆棘丛中,或是在脚踩步踏的路旁是长不好的。这我们早在基督降世之前就学到了。

你们还记得圣咏第二首不? 「万邦为什么嚣张,众民为什么妄想?世上列王君群集一堂,诸侯毕至聚首相商,反抗上主,反抗祂的受傅者。」 你们看,没什么新奇。甚至在祂诞生之前,人们已在反对上主的受傅者基督了。当年祂走在巴勒斯坦的街道上的时候,人们反对祂。他们迫害祂,并以攻击祂的奥体肢体的方式,继续迫害着祂。为何如此切齿痛恨呢?为何对纯粹的清白无辜如此动火呢?为何这世界偏要憋死每一颗良心的自由呢?

「来!我们挣断他们的捆绑,让我们摆脱他们的绳缰!」 他们砸碎了柔和的轭,抛弃了货载——抛弃了圣德、正义、圣宠、仁爱、和平,琳琅满目的货载。他们憎恨仁爱,嘲笑天主的善良,善良到不愿召唤祂的天使大军来支援祂。但愿我主果真来同他们打一回交道,果真忍痛牺牲几个无辜的好人,让大多数罪有应得的人类尝尝烈火的滋味,恐怕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同他们达成某种谅解。但是这不是天主的想法。天主圣父是一位真正的慈父。天下哪怕只要有十个好人,祂就乐于宽恕其余不计其数的坏蛋。靠仇恨过日子的人是不会懂得这种仁慈的,他们日益耽迷于世上消遥法外的虚假安全感,靠戕害公义吃饭。

「坐于天上者在冷笑,我主对他们在热嘲。在震怒中对他们发言,在气焰中对他们喝道」 天主早该大发义怒,早该予以天诛地灭了!但是祂的仁慈更宽大!

「我已祝圣我的君王,在熙雍我的圣山上。我要传报上主的圣旨:上主对我说:『你是我的儿子,我今日生了你。』」 天主圣父的仁厚,把圣子赐给我们为王。祂威吓我们时却变得温柔;祂口讲生气却把爱心交给我们。 「你是我的儿子」,这话就成为对你们和我说的。

辞不达心,因为心受天主的感召。祂对我们说:「你们是我的儿子。」不是路人,不是宠仆,不是朋友(这已相当可观了),是儿子!祂给我们以儿子身份同祂虔诚来往的一切自由。我还敢不揣冒昧地说:这位慈父对儿子的请求,不可能不有求必应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