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84

基督徒工作时,不可避重就轻,不可降低世俗事务本身固有的价值。如果把「降福一切人类活动」一语理解为糟塌或忽视它们内在的品质,我就宁可不再用这句子了。我个人素不欣赏给人的普通活动挂上一个招牌,或贴上一张说明标签。尽管我尊重反对意见,但是还是感到这种贴标签的做法,未免是妄用信德神圣名义。有证据指出:「天主教」这个标签,竟被人用来合法化某些不合人之常情的活动与行径。

除罪以外,世界以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,因为是我主所造的。因此,力求戒避罪恶取悦天主的基督徒,应当同其他公民肩并肩一起,献身于一切人间的工作;应当捍卫由人类尊严衍生的一切价值。

其中有一项价值,尤其应当特别珍惜,即个人的自由。基督徒唯有捍卫他人的个人自由——包括与生俱有的责任——才能保卫自己的个人自由而不失人与基督徒的完整品格。我要不厌其烦地讲:我主无偿地赐给我们一个超性恩典,即圣宠;又赐给我们一个本性的奇恩,即个人的自由。为了避免把这个奇恩降低为放纵,我们应当发展完整的品格,力求使自己的行为符合天主的法律,因为主的神在那里,那里就有自由。

基督的神国是自由之国。那里只有一种奴隶,就是为了爱天主而自由约束自己的人。这是多么有福的自由奴役啊!它使我们获得自由。若无自由,我们就无从响应圣宠。若无自由,我们就不能用最超性的理由——因为我们要——而自由地献身于我主。

你们听众中有些人认识我已有多年。你们可以证明:我一生时间都用于宣讲个人自由,宣讲带有个人责任的个人自由。天涯海角,踏破铁鞋,我到处寻找自由,而且继续在寻找,就如迪奥杰尼斯试图寻找一位正人君子一样。我变得一天比一天更爱它。世间万物中,我唯它最爱。它是一座宝藏,我们还远远不够赏识它的价值。

我之谈论个人自由,并不是用它作借口来讨论其它正当的问题——那一类问题不属于我的司铎专长范围。我知道讨论世俗时事是俗权民政方面的事,我不宜插嘴置啄。这一类问题,我主留给世人自己去自由而心平气和地去讨论。我也知道:司铎开口说话,不应当涉及人群政党之间的分岐纠纷。司铎开口说话只是引导人灵归向天主,引导人灵接受天主的救世教义,引导人灵勤领耶稣亲定的圣事,引导人灵善度灵修生活,以能更接近天主,从而使我们意识到,我们都是祂的儿女,四海之内皆兄弟,无一例外。

今天我们庆祝基督君王节。有人若用政治规划的眼光来看基督的神国,便是对信德的超性目标完全无知;他的良心便会有背上与耶稣毫不相干的重担的危险,因为耶稣的轭是柔和的,耶稣的担子是轻松的。我这样讲,并没有越出司铎职责的范围。让我们真心热爱所有的人罢;让我们爱基督于万有之上罢。这样,我们就不得不珍爱他人的自由,不得不与人和平相处了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