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81

我主我天主,你多伟大!是你给我们的生命以超性的意义和神性的生机。由于你对圣子的爱情,你竟使我们全命全身全灵地宣誓:「祢必统治!」我们虽这样宣讲,但本身底子还是十分软弱的。你深知我们不过是泥捏的受造物 ,多么可怜的受造物!不仅是泥足泥腿,而且泥心泥头。唯有依靠你,我们才能有神性的生命。

基督必须首先在我们灵魂内统治。不过,假若祂问我们:「你们怎样做才能让我到你们心中来统治呢?」我们该怎样回答呢?我会答道:我需要祂的大量圣宠。只有这样,我的每一次心跳,我的一盼一顾,我的一言一咳,我的最基本平常的感觉,都会转化成歌颂基督吾王的万寿无疆。

我们若要拥戴基督为王,就必须言行一致,贯彻始终;就必须首先把整个心灵献给祂。不这样做而大谈基督神国,只是纸上谈兵,言之无物。我们的行为就没有基督徒真正的实质。不过是装扮得若有信德,其实信德全无。我们不过在妄用天主圣名图谋私利而已。

若耶稣统治在我的灵魂以及你们的灵魂内,意味着祂在我们灵魂内找安逸的居所的话,那末我们就完全没有理由感到颓丧。相反,「熙雍女子,不要害怕!看,你的君王骑着驴驹来了。」 看见没有?耶稣竟以一头卑微的畜牲为王座。我不知道你们怎样。我个人并不以承认自己在我主眼中不过是一头驮重的畜牲为耻。 「在你面前我像是一头畜牲,时刻同你在一起,你牵着我的右手,」 你牵着我的辔绳。

现在这时代,驴子剩下不多了。不过请你们试试,回忆一下它的模样。不是那种趁你不备踢你一脚的老于世故,顽固蹩扭和狡猾狠毒的驴子,而是一头年幼的驴驹,双耳像天线那样翘得高高的。它吃得简简单单,做起工来勤勤恳恳,跑起路来又快又欢。天下有成千上万的畜牲,长得更俊俏,更机灵健壮。但是当基督面对群众欢呼拥戴祂为王的时候,祂却挑选一头驴驹作乘骑。因为耶稣不屑于苛求细算,不屑于趾高气扬,不屑于心狠手辣,不屑于效颦献媚。祂所喜爱的是青春之心的明朗欢快,是向前跨出的普通一步,是真情流露的呼声,是纯洁明净的双眸,是对祂苦口婆心的虚心领教。此即基督在人灵内的统治之道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