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62

天主圣父愿在圣子的圣心中,赐给人类一座仁慈,宠眷和「爱情的无限宝藏。」 我们若想寻求天主爱人的证据,只须沿着圣保禄的思路作同样的探索:「祂既然没有怜惜自己的儿子,反而为我们众人把祂交出来了,岂不也把一切与祂一同赐给我们吗﹖」 天主之爱世人,不仅俯听我们的祈祷,而且先意承志,在我们祈祷之前,早已惠赐所求。

圣宠使人洗心革面,焕然更新;使罪人逆子幡然皈正,化为忠仆。是天主对我们的爱,一切圣宠的泉源。祂不仅用言语而且用行动,揭示了这一点。正是天主的爱,促引圣三的第二位圣言,圣父之子,取我人身,袭我人性,除无罪之外,同我们毫无两样。这圣言,这天主的圣言,便是天主圣爱所由发的圣言。

天主圣爱,借圣子降生成人,借耶稣基督在世以十字架卓绝血祭为终极的赎罪长征,揭示我们。祂在十字架上,又以新的标志昭示天下:「有一个兵士用枪刺透了他的肋旁,立刻流出了血和水。」 这耶稣的血和水,向我们宣告:祂的自我祭献已大功告成。 「完成了!」 为了爱,一切都成就了。

今天,当我们重温信仰的中心奥迹时,目睹人的动作行为,被用来表现这最深邃的真理,即圣父圣爱之交付圣子,圣子圣爱之从容赴义,走上加尔瓦略山,不禁愕然起敬。天主没有用霸权同我们打交道。没有。祂「取了奴仆的形体,与人相似。」 耶稣从未矜持疏远,高高在上。虽然在讲道时,祂偶然流露出愤懑感慨的心情,那是因为恶人罪行伤祂圣心所致。但是,我们若仔细观察,马上会发现祂的悲愤实在是出于爱情,是向我们发出的又一次邀请,敦促我们悔罪改过,矢志忠诚。我主天主说:「我岂能喜欢恶人的丧亡?——吾主上主的断语——我岂不更喜欢他离开旧道而得生存?」 这话一语道破基督一生行实的原委;使我们恍然领悟,祂为何怀着一颗血肉的心,一颗同我们一样的心,降临我们人间。这便是祂的圣爱的铁证,是天主仁爱奥迹万古常新的见证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