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31

我们基督徒虽身为瓦器,却装有伟大的圣宠宝藏。天主将祂的恩典交托给人类薄弱易碎的自由。我们可以肯定上主大能对我们的帮助,可是由于人性的七情六欲,好逸恶劳的陋习,加上骄傲,使我们时常拒绝祂的圣宠而陷于罪恶。已经有廿五年了,当我念信经,宣认自己对教会的神圣渊源的信仰:「唯一、至圣、至公,从宗徒传下来的」时,我经常都习惯加上一句: 「不管其他的一切」。有人问我这一句话的意思,我回答:「不管你的和我的罪过。」

这一切都是事实,但是这并不容许我们任性地对教会作一些庸俗的,缺乏信德的批评。我们不能肤浅地估量某些教会人士或某些基督徒的功过。在教会内最重要的,是天主的行动,而不在于我们如何反应。这就是教会的真谛,基督在我们之中,天主来到人世,为了救赎人类,用启示的方式召叫我们,用圣宠圣化我们,祂不断地助佑我们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奋斗。

我们可能不轻意信任他人,但我们更不该信任目己,每晚要以一句:我罪(mea culpa)来结束,发一个深切诚恳的忏悔。然而,我们无权怀疑天主,怀疑教会,怀疑她神圣的起源,以及她借教导和圣事救赎我们的功效,就如同怀疑天主本身一样,如同不完全相信圣神降临这回事一样。

金口圣若望曾经写道:「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之前是没有修和的。在尚未修和的时候,圣神并没有被派遣……。圣神的缺席,是天主义怒的一个标记。现在既然你已看见祂被派遣来临,就不该怀疑修和之存在了。但是,假若有人问:『圣神如今在那里?当奇迹出现时,当死者复活,痳疯患者洁净时,我们说祂的确临在。可是现在,我们如何知道祂真的存在呢?』不要担忧,我可以给你指出,圣神如今仍在我们中间……。」

「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,我们不可能会说『耶稣是主』,因为除非受圣神感动,没有一个人能够称耶稣为主(格前12:3)。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,我们不可能有信心地祈祷,因为在祈祷时,我们说:『我们在天的父』(玛6:9)。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,我们也不可能称天主为我们的天父,我们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呢?保禄宗徒教训我们:『为证实你们确实是天主的子女,天主派遣了自己儿子的圣神,到我们心内喊说:阿爸,父啊!』」(迦4: 6)

「当我们呼叫天主圣父时,记着那是圣神在你的灵魂内运作,赐给了你这个祈求。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,教会即无智慧之言或知识,因为圣经说:『从圣神蒙受了智慧的言语。』(格前12:8)……假使没有圣神的临在,教会根本不可能存在。教会既然存在,圣神的临在就无法置疑了。」

教会是天主存在世上的一个标记,超越一切人为的缺失和限制;一方面教会有别于她给新约七件圣事所定的意义,另一方面教会本身也可视为天主临于世上的一个至公圣事。作为一个基督徒,就是要在天主内重生,然后受祂的差遣,到人群中去宣扬救赎的福音。假使我们仍具有坚强和活泼的信德,大胆地把基督介绍给许多人,我们便会亲眼见到像宗徒时代所发生的一些奇迹。

即使在今日,无力仰望上天和默观天主奇妙作为的瞎子们亦会重新恢复视力。受到情欲束缚而忘却真爱的跛子,重新获得了自由。不情愿认识天主的聋子重新得到听觉。不甘愿认错而闭口不言的哑子重新开始说话。被罪恶摧毁了生命的死人重获新生。我们再一次体验到,「天主的话确实是生活的,是有效力的,比各种双刃的剑还锐利」。与初期的基督徒(CCC)一样,当我们默想圣神的大能,又看到祂在祂的受造物的理智和意志内行动而产生的果实时,我们充满了欢乐。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