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17

教会的礼仪再次提醒我们缅怀耶稣在世的最后一瞬,祂的升天。自从祂诞生于白冷郡后,发生过许多事情:我们眼看祂躺在马槽里,受牧童和三王的朝拜,瞻慕祂在纳匝肋平凡劳动中度过的漫长岁月,跟随祂遍游巴勒斯坦向世人宣讲天主的神国,到处为人做好事;之后,在祂受难的日子里,我们又眼看祂横遭诬告,虐待,钉死而为之心碎。

接着,悲去喜来,复活的光芒四射。这是我们信德的一个多么明确而不可动摇的基础啊!然而,我们还是软弱,或许也像当年的宗徒一样,在祂升天之际竟还问祂道:「主,是此时要给以色列复兴国家吗?」 谁能指望自己从今以后永远会免于糊涂和软弱了呢?

我主用升天作答覆。像宗徒们一样,我们对祂的离去感到又惶惑又悲伤。说实话,要习惯于耶稣本人的离去,确实不容易。每当想到祂虽已离去,却依然痴情地留在我们身边,谁能不为之心动!祂升天了,却又同时留在圣体中作我们的神粮。然而,我们还是难免怀念祂的谆谆教诲,祂的举止动静,祂的音容笑貌,祂的善行德化。我们真想重返当年时光,再仔细地看一看祂,看祂长途跋涉后困顿地坐在井旁歇脚; 看祂在拉匝禄墓前恸哭流涕; 看祂沉浸在长久的祈祷之中;看祂满怀柔情地怜悯无牧的人群。

我一向认为基督至圣人性的人体升天回归圣父,是天经地义的。耶稣升天节总是叫我们感到高兴。然而,这一天也带来别有一番滋味的伤感。我想这也是我们衷心爱慕我主耶稣基督的证据。祂是降生成人的天主(CCC 594),是完美的人(CCC 520)。祂有同我们一样的肉体,祂的血管里流着同我们一样的血液。但是祂离开我们升天去了,叫我们怎能不想念祂?

前一页 看章节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