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83

「在逾越节庆日前,耶稣知道祂离此世归父的时辰已到,祂既然爱了世上属于自己的人,就爱他们到底。」 读者看到若望这一节,不难预感一件重大事件即将发生。这一段柔情缠绵的开场白,与圣路加福音中的异典同工:「耶稣对他们说:『我渴望而又渴望,在我受难以前,同你们吃这一次逾越节晚餐。』」

首先,让我们祈求圣神赐给我们圣宠,使我们从此刻起,能明了基督的每一句话语,每一个举动,因为我们要度超性的生活;因为我主已表示愿把祂自己赐给我们作为我们灵魂的神粮;因为我们承认唯有祂才有「永生的话」。

信德使我们借伯多禄的话宣布:「我们相信,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。we have come to believe and to know that you are the Christ, the Son of God我们相信,而且知道你是基督,天主子。(我们相信,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。)」 信德,再加虔诚,引导我们效法若望的挚情憨态,靠近耶稣,偎依在祂胸怀中。如上所述,我主爱祂左右的人,而且爱他们到底。

且设想一下,两人相爱,但又必须分离,是怎样光景。他们一心要形影不离,可惜因职务的种种原因,不得不分离。他们既然不能如愿得偿,常相团聚,只得以象征性的姿态来婉转表达爱心。人的爱情尽管强烈,却毕竟有限。他们只好互赠临别礼品,或许是一幅相片,上面署有赠言,措辞火热,几乎燃烧相纸。他们所能做的,不过如此而已。因为受造物的能力,与其欲望相比,总是力不从心的。

我们做不到的,我主却能做到。耶稣基督,真天主真人,祂临别赠与我们的,不是象征,而是现实。祂本人亲自留下来,与我们同在。祂要到圣父那里去,但祂也要常留人间。祂赠与我们的,不是普通留念的礼品,不是一帧相片,相片日久天长会褪色发黄,形影模糊,除了同辈人之外,谁也对它不感兴趣。祂所赠与我们的,是祂本人,连同祂的圣体,圣血,灵魂,天主性,真真实实地临在于饼酒的表象下。


84

我们都熟稔历代基督徒,不断歌颂圣体的圣歌:「信友请来赞美上主,称颂奥妙之圣体,又请称颂至圣宝血,主因赎世尽倾流,万邦之王生于圣母,自甘流血为人类。」 我们钦崇朝拜隐藏在圣体中的天主。圣体即是耶稣,生于童贞圣母玛利亚,受尽苦难,献身于十字架血祭;血水从祂被枪刺的肋旁,涌流而出 。

这是我们恭领基督的圣宴。我们重温祂苦难的纪念。通过基督,我们的灵魂与天主亲密相契,领受未来光荣的恩许。教会的礼仪,寥寥数语,概括了我主救赎人类圣爱史的顶峰。

我们所信仰的天主,不是虚无飘渺,高高在上的神祇。祂对人类的命运——他们的愿望,挣扎,痛苦——不是漠不关心的。我们信仰的天主,是一位热爱子女的慈父,祂派遣祂的圣言,即至圣圣三的第二位,取了人性,俾能为救赎我们而死。祂是我们的慈爱的父亲,祂借居于我们心中的天主圣神的行动,温和地引导我们到祂身边。

认识到造物主热爱受造物,竟到如此地步,这便是我们在圣周四,感到欢欣雀跃的根源。我主耶稣基督,似乎唯恐其他所有的证据,还不足以证明祂的仁慈,所以建立了圣体,使祂自己常能与我们亲密相偕。祂之所以如此,乃是受到爱的推动。祂本身无求于人,却不愿与人分离,实在令人难以彻底理解。至圣圣三如此爱人,把人高举到圣宠的高度,且「按照天主的肖像与模样」造了人。把人从罪恶——从亚当的罪,从亚当子孙承袭的原罪,从人的本罪——中救赎出来,并切愿居于人的灵魂中:「谁爱我,必遵守我的话,我父也必爱他,我们要到他那里去,并要在他那里作我们的住所。」


85

至圣圣三对人的爱,因圣体而卓绝地永留人间。许多年前,我们从教理问答中学到,圣体可谓圣祭,亦可谓圣事。同时学到,圣体圣事同时存在于恭领圣体与祭台宝柜或圣体柜中。教会还设立了另一纪念圣体奥迹的庆日,纪念在普世圣体柜中的基督圣体,即基督圣体节(Corpus Christi)。今天,圣周四,我们在弥撒圣祭与恭领圣体中,同时敬礼圣体为我们的祭献与我们的神粮。

我正在向你们谈至圣天主圣三对人的爱。然而,有什么比弥撒更能说明这一点的呢?天主圣三在弥撒圣祭中共同一致行动。因此我喜欢重复集祷经,奉献经和领圣体后经的结束语。我们向天主圣父祈求:「以上所求是靠你的圣子,我们的主,耶稣基督,祂和你及圣神,永生永王。阿们。」

在弥撒中,我们持续地向天主圣父祈祷。司铎代表永恒大司祭耶稣基督,而基督同时又是这圣祭所奉献的牺牲。圣神的行动,虽以神秘的方式进行,但确实临在于弥撒中。圣若望‧达马辛说道:「依靠圣神的德能,面饼转化成为基督。」

圣神的行动,清楚地表现于司铎呼求天主祝福献礼之时:「全能永生的圣化者天主,请来祝福这为光荣你的圣名而准备的祭献。」 ——这全燔祭将给天主圣名应有的光荣。我们所祈求的圣化之功,即归功于圣父和圣子派遣给我们的那位护卫者。在领圣体前,当我们说:「主耶稣基督……祢遵照圣父的旨意,在圣神合作下,借祢的死亡,使世界获得生命……。」之时,我们也承认了圣神在此圣祭中行动的临在。


86

至圣圣三临现在祭台上的祭献中,出于天父的圣意,圣神的合作,圣子在救赎的犠牲里奉献自我。我们学习把自己和圣三的关系个人化。三位一体的天主,三位联合在天主的实质、祂的大爱和祂圣化的行动中。

紧接洗手的动作之后,司铎祈求道:「至圣圣三,请俯纳我们为纪念吾主耶稣基督的苦难,复活和升天而作的奉献。」 在弥撒结束时,还有一篇钦崇天主圣三的祷词:「至圣圣三,唯愿我的奉侍中悦于你。求你悦纳我这不称职的仆人,向你至尊座前所作的奉献。因你的仁慈,使之为我,并为我奉献转求的人们,带来宽赦。」

我再三强调,弥撒是天主的行动,是天主圣三的行动。它不单是人的活动。献祭的司铎,只是实行我主的愿望,为天主的行动,提供他的身体和语音而已。他不是以自己的名义行动,而是作为基督的替身,因基督的名义而行动(in Persona et in Nomine Christi)。

由于至圣圣三对人的爱,圣体内基督的临在,为人类及教会带来全部圣宠。这就是玛拉基亚先知所宣称的祭献:「从日出到日落,我的名在异民中大受显扬,到处有人为我的名焚香献祭,并奉献洁净的祭品。」 这便是基督的祭献,是在圣神的合作下,由基督献给圣父的,具有无限价值的奉献,使救赎工程常驻人间,使旧的法律的祭献黯然失色。


87

弥撒圣祭,把我们面对面地带到信德的中心奥迹之一,因为它是至圣圣三给予教会的恩赐。为此缘故,我们可以认为弥撒是基督徒精神生活的中心与根源。

弥撒是全部圣事的目的。我们的圣宠生活,由圣洗圣事而产生,由坚振圣事而增益巩固,在弥撒中得到茁壮成长,臻于圆满。耶路撒冷的圣圣济利禄写道:「当我们参与感恩祭时,天主圣神的神化行动,使我们变成精神化。祂不仅像在圣洗圣事中那样,使我们分享基督生命,而且使我们变成肖似基督,把我们同基督的完备成全化成一体。」

这圣神的灌注,把我们同基督结合起来,使我们承认自己是天主的儿女。护卫者即是爱。祂教导我们生活要充满爱德,从而「使他们完全合而为一」Consummati in Unum ,使我们在人间,也能像圣体在我们中间一样,如圣奥思定所说:成为「团结的标志,爱的联系。」

我这样讲并非奇语惊人,有些基督徒对弥撒圣祭的观念非常欠缺。对于他们,弥撒不过是一种单纯外表的仪式,若不是社会风俗的话。这是由于人类可悲的心灵,竟能把天主的奇恩视为常规。在弥撒中,在我们此刻举行的弥撒中,我再讲一遍,至圣天主圣三特别地亲临参与。为了相称于这伟大的圣爱,我们理应完全自献,完全献出自己的肉体和灵魂。我们聆听天主,向天主谈心,瞻仰天主,品尝天主的甘饴。言辞不足以传情达意时,就引吭高歌;催迫唇舌,向全人类宣讲上主的伟大,Pange, Lingua!


88

生活于弥撒,即意味着持续地祈祷,深信是我们本人与天主个别的会晤。我们朝拜祂,赞颂祂,感谢祂;我们痛悔自己的罪过,净化自己的灵魂;我们体验在基督内同所有基督徒的结合。

或许我们曾不时自问:我怎样才能相称于天主伟大的圣爱?或许我们曾打算参加一个说明基督徒生活的节目。答覆是很容易,而且是信友人人力所能及的,即热心参与弥撒圣祭,在这概括基督全部嘱望的祭献中,学习加深自己与天主间的个人关系。

让我提醒一下你们常见的弥撒祈祷与行动的规程:当我们一步一步地跟随弥撒规程进展时,我主会把我们每人生活中有待改善的方面,有待克服的罪过,有待培植的待人友爱如兄弟的态度,一一显示给我们。

司铎走近祭台,走近「使我悦乐、青春焕发的天主面前」。弥撒圣祭是在欢乐曲中开始的,因为天主亲临于此。司铎亲吻祭台,漾溢着欢乐,爱慕感恩之情。祭台乃是基督的象征,且提醒我们缅怀先圣。在这小小的祭台上,无价之宝的圣事将向我们呈现。

忏悔词使我们意识自己的不配与礼。这并不是对个人罪过空洞的提示,而是确实陈列我的罪行和软弱。为此,我们再三口诵心维:上主,求你垂怜;基督,求你垂怜。假若我们需要的赦免,须由我们自己去立功争取,那么,我们必会凄然失望。但是,由于天主的美善,我们的赦免来自你的仁慈。因此,我们赞颂——Gloria!光荣颂:「因为只有你是圣的,只有你是主,只有你是至高无上的。耶稣基督,你和圣神,同享天主圣父的光荣。」


89

现在,我们来聆听圣言,书信和福音——圣神发出的光。圣神借人口讲话,好让我们的理智领悟默想,好能巩固我们的意志,使我们身体力行的志愿取得实效。鉴于我们是一体的天主子民,「集合于父及子及圣神的一体中」 ,所以我们念信经,肯定申明我们信仰的团结一致。

接着便是奉献:人的饼与酒。非常微薄,但伴有祈祷:「主,我们怀着谦逊和痛悔的心情,今天在祢面前,举行祭祀,求祢悦纳。」再次提醒我们的卑微,提醒我们切盼涤净献礼的愿望: 「我要洗涤我的双手……我热爱祢的宅邸的华美……。」

刚才,即在司铎洗手之后,司铎以全体参与礼者的名义,向至圣天主圣三祈祷——Suscipe, Sancta Trinitas——请接受我们为纪念基督的生活,祂的苦难,复活和升天,以及为光荣终身童贞玛利亚与所有圣人而作的奉献。

Orate, Fratres,司铎邀请参礼者祈祷,愿这奉献有效于所有人的得救,因为这祭献是你们的和我的,是整个教会的祭献。祈祷吧,兄弟们,尽管参礼的人可能并不多,尽管参礼的只有一人,尽管只有献祭的司铎本人,因为每一台弥撒,都是普世的祭献,都是每一部落,每一语言,每一民族的救赎。

通过诸圣相通功,所有基督徒,无不从举行的每一台弥撒中,取得圣宠,不管那台弥撒有成千上万的人参与,还是只有一个分心走意的辅祭小童在那里,不论怎样,在每一台弥撒中,上天与下土,联合上主的天使,齐声歌颂:圣,圣,圣……。

我与天使们一齐朝拜赞颂,毫无困难,因为我知道,当我举行弥撒圣祭时,他们都环绕在我的周围,一同朝拜至圣圣三。我知道童贞圣母也在那里,因为她与至圣圣三的亲密关系,因为她是基督的母亲,是基督圣体与圣血的母亲,是真天主真人耶稣基督的母亲。耶稣因圣神之功,丝毫不借人力而降孕于玛利亚的至圣之胎。在基督的血管内流着的是祂母亲的血,而基督的血即是加尔瓦略血祭和弥撒圣祭中所奉献的血。


90

接着,我们开始感恩经,满怀天主儿女的信赖心,呼唤天主为我们最慈爱的父亲,为教会祈祷,为教会的一切成员——教宗,我们的家人,朋友和伙伴——祈祷。天主教友,胸怀天下万民,我们为所有的人祈祷,因为天下无一人不在天主圣爱宠眷之内。我们恳求天主俯听我们的祈祷。我们呼吁并纪念荣福终身童贞玛利亚,以及一些最早跟随基督,并为祂而殉教致命的圣人,缅怀与他们的结合。

祝圣的时刻临近了。现在,基督在弥撒中,再一次借司铎亲自行动:「这就是我的身体」……「这一杯就是我的血」。耶稣与我们同在!饼酒的实体转变(Transubstantiation)是天主无限圣爱的奇迹的重演。今天,当那时刻再次出现时,我们禁不住不需言辞地向我主说:天下没有任何事物能把我们与祂分开。当祂在脆弱的饼酒外形下,毫无防范地委身交与我们双手之中时,祂早已使我们成为祂心甘情愿的奴隶了。 「让我们常借祂而生活,品尝陶醉于祂的甘饴。」

再来祈祷。因为我们人总有要求的东西:为已故的兄弟们,为我们自己祈祷。我们带来自己的软弱和不忠,肩头的包袱是沉重的。但是,祂要为我们背负,祂要同我们一起背负。感恩经以再次呼求天主圣三而告终:借着基督,偕同基督,在基督内,一切崇敬和荣耀归于祢——全能的天主圣父,及与祢同体的圣神,世世无穷。


91

耶稣是道路,是中保。在祂内万物皆备,在祂外唯有虚无。在基督内,因祂的教导,我们敢于称天主为父亲——祂是造化天地的全能者;祂是慈父:当浪子回头的故事重演于我们生活中时,祂一次又一次地等待我们重投祂的怀抱。

我们马上就要恭领我主了:「请看,天主的羔羊……主,我当不起你到我的心里来……」在这世上,当我们接待一位显要人物的时候,必要大事铺张,拿出最好的东西来——张灯结彩,鸣炮奏乐,衣冠楚楚。要迎接基督降临我们灵魂中来,我们又该如何准备呢?

早在我孩提童年时,勤领圣体尚未广泛实行。我还记得那时人们是怎样准备领圣体的。肉身和灵魂,样样都要井井有条,恰如其分:最考究的衣着,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,连个人清洁卫生也极关重要,甚至还洒上几滴香水……这一切都是爱心的表现,精心巧思,无微不至,有风度的灵魂,懂得怎样以爱还爱。

灵怀基督,弥撒告终。当我们整天奔波忙碌,从事日常琐务,力求圣化人间一切诚实的活动时,圣父的祝福,圣子的祝福,圣神的祝福,常伴随左右,片刻不离。

参与弥撒,能使我们学会加深与天主圣三的每一位之间的友情:父,生子;子,生于父;圣神,共发于父及子。我们趋赴任何一位,即趋赴唯一的天主。当我们接近圣三,父及子及圣神,即进入唯一真天主的临在。热爱弥撒,孩子们,热爱弥撒吧!如饥似渴般地恭领圣体,尽管你心中并无激情,尽管你的情感比不上你的愿望。满怀信德,满怀望德,满怀火热的爱德来恭领圣体吧!


92

谁不爱弥撒,即不爱基督。我们应当努力心怡安宁,虔诚炽爱地生活于弥撒。钟情的人有一种灵性机智,一种心灵的聪明敏慧,能注意到许多细节小事,虽然往往微不足道,但却事关宏旨,反映一颗热恋之心的爱情。我们就应当这样来参与弥撒。所以我常怀疑,那些希望弥撒快结束了事的人,就缺乏这种敏感性,还不懂得祭台上的祭献有着什么意义。

如果我们爱基督,祂为了我们而牺牲自己作为祭献,我们就会在弥撒后,情不自禁地稍留片刻感谢主恩。我们的感恩祈祷会使另一个感恩祭,即弥撒圣祭,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恬静中,绵延不绝。我们应当怎样向祂移近,怎样向祂倾诉心曲,怎样检点举止?

基督徒生活,不是由刻板的规章组成的,因为圣神并不集体式地引导人灵。祂启发每一个人作出个人的志向,产生个人的灵感,激发个人的挚情,帮助他认识并承行圣父的旨意。然而,我还在许多场合中认为,在弥撒圣祭后的感恩祈祷中,我们与基督密谈,还可默想我主是我们的君王,我们的神医,我们的益友。


93

祂是我们的君王。祂切愿君临我们心中来统治,因为我们都是天主的儿女。然而,我们不应当以为那是人为的统治。基督绝不专制,绝不强人从己,因为祂来「不是受服事,而是服事人。」祂的王国是和平,欢乐,正义的王国。我们的君王基督不要我们浪费时间作抽象的说理,祂所期望的是实际行为,因为「不是凡向我说『主啊!主啊!』的人,就能进入天国;而是那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的人,才能进天国。」

祂是我们的医生(CCC)。祂治愈我们的自私,只要我们让祂的圣宠渗入灵魂的深处。耶稣曾教导我们,最严重的疾病是伪善,是使我们隐瞒自己罪过的骄傲。对祂我们必须彻底坦诚,必须说真话,然后对祂说:「主!祢若愿意」——祢总是愿意的——「就能洁净我。」 祢知道我的软弱,我有这些症状,我有些过失。我们把疮痍直截地给祂看。如果伤口溃疡,把脓血也给祂看。主,祢治愈这么多的灵魂,当我领受祢到心中时,当我在圣体柜前默祷时,请祢帮助我,把祢当作我的医生。

祂是导师,掌握着唯祂独有的知识,即无限热爱天主的知识,以及在天主内热爱众人的知识。在基督的教导中,我们学到我们的存在并不属于自己。我们若跟随祂,就应当明白我们不能再自私地把生命据为己有,而是应当忧天下人之忧,与天下人共忧患。我们的生命属于天主。我们在世上生活度日,是为祂服务,舍己忘我地救灵魂,用实际言行表现基督徒应有的伟大献身精神。

耶稣期望我们树立雄心壮志,学会这种知识。祂这样对我重复说:「谁若渴,到我这里来喝罢!」 于是我们回答:请祢教导我们忘却自己,一心一意为祢和众人的灵魂服务。这样,我主必会用祂的圣宠,引导我们一步一步地前进,如同手把手地教我们一笔一划地写字。你们还记得否,童年时代,老师把着手写出来的七歪八倒的字迹?这样,我们便会开始尝到发信德的喜悦,用我们基督徒善行挺拔的笔划,表现我们的信德,从而使所有的人在字里行间,读到天主的伟大奇妙。

祂是我们的朋友,是我们唯一真正的良师益友。祂说:我称你们为朋友。是祂首先采取主动,因为祂首先爱了我们。然而,祂并不把自己的爱强加于我们,祂只呈献给我们。祂以尽可能清晰的标志显示给我们:「人若为自己的朋友舍掉性命,再没有比这更大的爱情了。」 祂是拉匝禄的朋友。祂看到他的死而挥泪痛哭;祂从死者中复活了拉匝肋。祂如果看到我们冷若冰霜,不理不睬,倔强僵硬,似乎是一具内修生活的僵尸,祂的眼泪必会变成我们的生命。 「朋友,我给你说,起来,行走吧。」 离开那狭隘的生涯,那根本不是生活。


94

我们圣周四的默想已近尾声。我主若帮助我们——祂总是愿意这样做的,只要我们向祂畅开心门——我们必然会感到有必要在最重要的事上作出响应,这就是爱。我们必会懂得怎样在大众中,以我们的服务生活,传播那个爱。在最后晚餐那晚,祂洗了门徒们的脚之后,说:「我给你们立了榜样。」 祂让我们把心中所有的骄傲,野心和控制的欲望,一概拒绝。这样,平安与喜悦,使我们牺牲祭献所结的善果,在我们周围,在我们心内,居于统治地位。

最后,让我们向天主之母,我等慈母玛利亚,献上一些善思。请允许我再举一个童年时代的例子——在庇护十世鼓励勤领圣体的时候,有一幅圣母朝拜圣体的圣像,在我的国家十分普遍。今天,一如当时,一如任何时代,圣母总是教导我们到耶稣跟前去,在我们日常生活各种境遇,认出耶稣,寻找耶稣。但是圣母在弥撒圣祭中,比在任何其他地方更是我们的教师。在弥撒中,永恒与时间交织。耶稣以大司祭的姿态,吸引万有到祂那里,赋以圣神的气息,安置于圣父台前。


前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