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73

我们今天庆祝的,如同所有基督徒的节日,是和平的节日。带有古传象征意义的棕榈枝,使我们回忆起创世纪中的一幕:「再等了七天,他由方舟中又放出一只鸽子,傍晚时,那只鸽子飞回他那里,看,嘴里衔着一根绿的橄榄树枝;诺厄于是知道,水已由地上退去。」 现在我记得天主与祂的子民的盟约,就在基督内设立及坚定,因为「基督是我们的和平」 。我们圣教会的礼仪,奇妙地结合并总结古教礼仪,推陈出新;今天我们所读到的喜气洋洋的经文,使我们想起耶稣诞生于白冷郡时所受的恭贺:「希伯来儿童,手拿橄榄树枝,出来欢迎救主,向他高声欢呼:『贺三纳于至高之天。』」 圣路加告诉我们:「前行的时候,人们把自己的外衣铺在路上。当他临近橄榄山的下坡时,众门徒为了所见过的一切奇能,都欢欣的大声颂扬天主说:『因上主之名而来的君王,应受赞颂!和平在天上,光荣于高天。 』」

上天的和平。让我们且看一看人间。为何世界上没有和平?不错,没有和平,只有和平的一种假象:一种由恐惧和妥协构成的不稳定平衡。甚至在教会内部也没有和平:紧张关系把她弄得四分五裂,犹如把基督净配的白袍,扯得支离破碎。在众人的心中,也没有和平,他们徒然力图用持续不断的活动和物质享受来弥补心灵的不宁,但这一切并不能填满他们的空虚,只会带来愁闷痛苦的回味。

圣奥思定写道:「棕榈枝象征崇拜,因为它代表胜利。我主即将以其十字架上的死亡,克敌制胜。在十字架的旗帜下,祂即将战胜死亡之王魔鬼。」 基督是我们的和平,因为祂是胜利者。祂赢得了胜利,因为祂曾奋不顾身地战胜人类心灵累累的罪孽邪恶。

基督是我们的和平,也是道路。我们若想寻求和平,必须步武祂的芳踪。和平是战争的结果,斗争的结果,是个人内心灵修斗争的结果。每一位基督徒,都必须坚持这种斗争,以清除自己生活中一切不属于天主的东西。每一位基督徒,都被召战胜骄傲、情欲、自私、浅薄和心地卑鄙。只求外表的安逸,而在良心深处,在灵魂中心没有安宁,岂非枉然,「因为由心里发出来的是恶念、凶杀、奸淫、邪淫、盗窃,妄证,毁谤。」


74

然而,这样的讲法,是不是未免过于迂腐陈旧了呢?一种更时髦的语言,一种把个人缺点裹上一层伪科学术语的糖衣的语言,不是早已取而代之了吗?人们不是早已转弯抹角地一致公认,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能买到一切的金钱,是权力影响,是稳占上风的老奸巨猾,是自命「老成」,甚于贤哲的饱经世故,老链圆滑吗?

我并不是,而且从来不是悲观者,因为信德教育我,基督已经一劳永逸地赢得了胜利。祂给了我们一个胜利的保证,一个诫命,也是一个承诺,即「奋斗」。我们基督徒有着一项甘心接受的,对天主圣宠召唤所作的爱的承诺,一种催迫我们奋战的义不容辞的使命。我们自知软弱,一如他人,但我们牢记若能善用具备的条件,我们将成为世界的盐,世界的光,世界的酵母。我们将成为天主的欣慰。我们这力行爱德的雄心壮志,其实更是正义之职责。这一全体基督徒共有的职责,意味着一场持续不断的战役。教会的传统一贯称基督信徒为基督的战士(Milites Christi):为他人带来安宁,向自身不良倾向作连续斗争的战士。有时,由于我们缺乏超性观念,实则缺乏信德,往往不愿把尘世生活比作战争。我们蓄意加以歪曲,认为自诩基督的战士会造成妄用信德,服务世俗目标的危险,会造成施加压力的危险,会产生各自为政的小集团的危险。这种想法是一种不太合逻辑的悲哀简化,而且常与懦弱和贪图安逸联袂起来。

没有比狂热主义与基督徒信仰更背道而驰的了。狂热主义,不管它披上什么伪装,无非是神圣与凡俗的庸俗同盟而已。我们若明白,我们的斗争,正如基督所教导的,乃是人人向自我发动的战争,那么,上述危险便不会存在。这斗争,乃是时刻更新爱主深情的努力,时刻更新根除自私的努力,时刻更新服务大众的努力。在这场冲突中,临阵逃脱,不管有何借口,都意味着未经交锋,先自投降。谁若这样做,是自甘堕落,缺乏信德,灰心丧志,听凭苟且偷安来摆布命运。

我们在信德中,面对天主及众兄弟所进行的这场灵修战斗,乃是我们身为基督信徒的必然结果。谁若逃避这场战斗,便是出卖耶稣基督,便是出卖祂的奥体——整个教会。


75

基督信徒的斗争,应当是不休止的,因为内修生活即在于不断地始步更新,始而再始,新而更新。防止自满自大、自以为十全十美,而故步自封。在我们的征途上,碰到困难是不可避免的。若无阻碍,我们就不是血肉之躯的凡人了。我们的私欲偏情,总会拖后腿。我们必须时刻警惕导致自我毁灭的冲动。

在我们的肉体和灵魂中,发现有骄傲、情欲、妒嫉、懒惰和企图控制他人之类的芒刺,是不足为奇的。这是被我们个人经验所证实的生活现实,是我们起步的出发点,是我们奔向天父之家的竞赛中夺标的通常环境。圣保禄说:「我总是这样跑,不是如同无定向的;我这样打拳,不是如同打空气的;我痛击我身,使它为奴,免得我给别人报捷,自己反而落选。」

基督信徒为了要开始或维持这一斗争,不应等待外在的信号或内心的好感。内修生活并不建筑在感觉之上,而是植根于天主圣宠,意志和爱。在耶稣荣进耶路撒冷之时,所有门徒都能随从祂。但是,当祂被钉十字架上,饱受凌辱之时,他们差不多全都离开了祂。

你若是真爱,就必须坚贞不屈,就必须掷锚于信、望、爱。只有善变浮浅的人才朝秦暮楚,爱无定向。那根本不是爱,那是自私,是自我追求。爱必健全,具有自我奉献,克己牺牲的能力。在这克己自制与艰难痛苦中,我们却有着任何事物、任何人无法剥夺的喜悦幸福。

在这爱的冒险中,即使跌倒了,甚至严重跌伤了,也莫须心灰气馁,只要满怀痛悔定改之心去办告解圣事。基督徒并不是神经质的,专事搜集善功录的人。耶稣基督我主既为若望的纯洁忠贞而欢心,也为伯多禄失足后的痛悔定改而感动。耶稣了解我们的软弱,扶助我们向祂攀登。祂要我们努力不懈,日有所进。祂亲来寻找提携我们,一如祂寻找会晤厄玛乌两位门徒那样。祂寻到了多默,各他显示圣伤,叫他用手指抚摸祂双手与肋旁洞开的圣伤。耶稣基督时刻等待我们回到祂身边,因为祂了解我们的软弱。


76

圣保禄对我们说:「应如同基督耶稣的精兵,与我共受劳苦。」 基督徒的生活就是战斗,是战争,是一场美好的和平之战,截然不同于世人由分裂仇恨所引起的战争。天主儿女的战争,是针对本身私心的战争。它的基础是团结与仁爱。 「我们固然是在血肉中行事,却不是按照血肉而交战,因为我们作战的武器,不是属于血肉的,而是凭天主有力的武器,足以攻破坚固的堡垒:攻破人的诡辩,以及一切为反对天主的智识所树立的高寨。」 使徒在此所指的,正是反对我们本身倾向作恶,妄自尊大的严肃斗争。

今天是圣枝主日,是我主救赎人类工程中,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周的开始。让我们把次要问题搁置一旁,先鞭辟入里,直接探讨关系最为重大的问题。这就是得升天堂,乃是我们全力以赴的首要目标。否则其他一切都不值得。若要升天堂,忠于基督的教义是绝对必要的。若要忠于基督的教义,坚持不懈地反对通向永福途中的各种障碍,则是绝对必要的。

我知道,只要一谈起战斗,我们马上会想到自身的软弱,预见自己的挫折和错误。天主会考虑到这一点的。我们一走路,便难免扬起尘土。我们身为受造物,浑身充满缺点。甚至几乎可以说,我们时常都会有缺点的。缺点是阴影,可以烘托出天主圣宠的光明,可以烘托出我们响应天主仁慈的决心。这明暗的对比,使我们显得出富有人性,谦卑、体谅、慷慨。

请君莫自欺。在我们生活中,固然常有振奋与胜利,但是也常常有沮丧与失败。这是基督徒尘世征途上的实际状况,甚至连那些荣膺圣品,登上祭台的圣人们,也不例外。还记得不记得伯多禄、奥思定、方济各?我向来不喜欢有些圣人传记,把圣人单纯地描写得几乎在母胎内便领受了圣宠的坚振。这种写法有欠健全的信理观念。实际情况并不如此。基督徒英雄人物的生活故事,同我们本身的经验并无迥异,他们战胜斗,胜利了;再战斗,失败了,悔改之后,再重新投入战斗。

我们常常失败,通常,甚至经常失足于不足称道的小事。但我们把它看得很严重。假若我们真爱天主,谦卑自下,假若我们真坚持不懈,百折不挠,那么,失败本是兵家常事,不足为奇。只要事事本着纯正的动机,专务天主的圣意,依靠天主的圣宠,意识自我的虚无,则天下便无失败可言,有的却是琳琅满目的胜利,大悦天主的青睐。


77

然而,确有强敌潜伏,伺机反扑,破坏我们在生活中贯彻基督的教义。此敌便是骄傲。每次失败挫折之后,如果我们不马上抓住天主仁慈的援手,这敌人便会气焰嚣张起来。在此境况下,人灵会陷于阴霾之中,陷于悲观失望的黑暗中,以为一切都完了。它的想象力会制造出实际上毫无根据的种种障碍。但只要谦虚一点,正视一下这些虚构的障碍,它们便会烟消雾散,一无踪影。在骄傲自大的狂野想象力的怂恿下,人灵有时会为自己制造一座痛苦的加尔瓦略山。但是基督并不在这种加尔瓦略山上,因为即使人灵陷于紧张恐慌,被黑暗所包围,我主则常在喜乐与平安中。

在修德务圣中,还有一种伪善的敌人,即认为内修斗争的对象,必须是不同寻常的特殊障碍,必须是喷火吐焰的巨龙。这是骄傲的又一标志。我们荷枪持弹准备作战,但是非要大吹大擂,摇旗呐喊,杀声震天,方才出兵。我们必须认识,岩石最险恶的敌人,并不是利斧锋刀,而是点点滴滴,持续不断,渗入岩缝的涓涓细流,终于使整个岩石的结构陷于瓦解。基督徒最危险的敌人,是低估战斗中小磨擦的重要性。不急于打小仗,会逐渐导致对天主召唤的战鼓,表现出反应软弱,松弛痳木。

且听我主怎样训导:「小事上忠信的,在大事上也忠信;在小事上不义的,在大事上也不义。」 祂似乎在对我们这样讲,要不断在貌似并不重要的小事上奋战,在我眼中都是重要的。要准时完成任务。对需要鼓励的人,要笑容可掬,尽管你们自己心有忧苦。要拨出必要的时间善事祈祷,切莫苟且敷衍。对任何有求于你们的人,要去帮助。力行正义,并超越正义,辅之以爱德的圣宠。

凡此一切,以及其余种种,都是每天激励我们的灵感,都是鼓舞我们在战胜自我的超性运动中,力争上游的悄悄的警语。但愿天主的光明启示你们领悟祂的教诲;愿祂协助你们作战,与你们一起取得胜利;愿祂在你们失足跌倒时,不离左右,并扶助你们站起来,重投战斗。

我们切莫等闲视之,掉以轻心。我主要我们勤于出击,扩大战线,加强火力。我们有责任力争上游,因为这竞赛的唯一目标,是夺得天堂的光荣。如果我们到不了天堂,则功亏一篑而前功尽弃。


78

任何人要战斗,必须使用装备器械。经过二十个世纪的征尘,基督信仰的装备器械并无改变,依然是祈祷、克苦和勤领圣事。既然克苦是祈祷——感官的祈祷——故可用两词概括我们的装备器械:祈祷和圣事。

现在,我请大家一起默想圣事。圣事是天主圣宠的源泉,是天主仁慈眷顾的奇妙证据。让我们先静心默想一下脱利腾教理关于圣事的定义:圣事是「圣事是特定的,可感受的标志,能产生圣宠,同时置于我们眼前,予以颁布。」

我主天主是无限的;祂的爱是无穷无尽的;祂对我们的慈祥宽仁是无边无际的。祂用其他许多种方式赐予我们圣宠,但是却明白无误,不受制约地建立了七件有效的标记,似乎非如此做不可的,俾使世人能以稳定的、简单的、易于领受的方式,来分享祂的救赎功劳。

如果圣事被荒废,真正的基督徒生活也随之而消失。但是我们应当看到,特别是今日,有许多人似乎已经把圣事置之度外,甚至轻视这基督圣宠救赎的洪流。在一个号称信奉基督的社会里,不得不谈论这样的弊病,真是令人痛心疾首。但我们非大谈而特谈不可,为了激励我们,更感恩知情,更满腔热爱地趋赴这圣化人灵的泉源。

有人毫无顾虑地决定推迟新生婴儿的圣洗圣事。但这样攸法,严重违背正义与爱德,剥夺孩子们领受信德的圣宠,剥削孩子们濯除与生俱有的原罪的机会,从而剥夺他们迎接天主圣三居于心中的无价宝藏。他们还妄图篡改坚振圣事的真谛。教会传统一贯认为,通过坚振圣事,天主圣神的圣宠,静谧而有效地倾注于人灵,坚固精神生活。坚振圣事能使基督徒,在攻克本身自私心和各种情欲的内修战役中,像基督战士般地奋勇战斗。

如果丧失对天主事物的敏感性,就难以欣赏告解圣事。圣事性的告罪不是人的,而是天主的对话。告解圣事是天主公义的法庭,但尤其是天主仁慈的法庭。它的法官仁爱宽大,「我决不喜欢恶人丧亡,但却喜欢恶人归正,离开邪道,好能生存。」

我主的仁慈真是无穷无尽。看,祂对祂的子女们是何等慈爱温柔。祂奠立婚姻为神圣的结合,媲美基督与祂的教会之间的结合, 定为一项伟大的圣事,作为基督徒家庭的基础,使之在天主圣宠中成为平安和谐的居所,圣德的学校。父母是天主的合作者。这就是子女之所以有责任孝爱父母的原因。像我几年前所写的,把第四诫誉为最亲切甘饴的诫命,不是没有道理。如果你们按照天主嘱望的圣化方式过家庭生活,你们的家庭必会充满天伦之乐,充满光明,平安和欢乐。


79

在神品圣事中,天主圣父,借圣神进一步神奥的沟通,使信徒中某些成员的灵魂,领有不可磨灭的品质,使能分享大司祭基督的司铎职,因耶稣基督暨基督奥体元首之名,施行圣事。这公务司祭职,与一般信徒的普通司祭职,不仅在程度上,而且在本质上有着根本的不同。圣职人员能祝圣基督的圣体圣血,向天主奉献圣祭。他们能在告解圣事中赦罪,并负有使命训诲万民「关于天主的一切事物」 ——除此之外,别无其他。

司铎必须是天主的人。在其他基督徒不需要他的领域内,他应当谢绝抛头露面。司铎不是心理学家,不是社会学家,不是人类学家。司铎是又一基督,是基督本人。司铎必须照顾他们的兄弟姊妹们的灵魂大事。如果司铎自以为可在某种人文科学的基础上,使自己成为信理和伦理神学方面的权威,那真是一件可悲的事。即使他把那些人文科学用于司铎工作,充其量也只能是个业余爱好者,或是局外的观察家,这样做,只能表现他的双重无知,既不懂人文科学,又不懂神学,尽管一种浮浅的智者风度,或许会骗过几个天真的读者或听众。

今日某些教会人士,似乎想创立一个新教会。他们这样做是背叛基督,因为他们把教会救灵的精神目标,一个个地篡改成世俗目标。如果他们不抵抗这种引诱,他们的圣职便会荒废;他们自己便会失去人们的信任和尊敬;他们便会在教会内部造成灾祸,他们对基督徒和其他人士的政治自由的横加干预,会在世俗社会上种下混乱的种籽,使他们自己变成危险有害的人。神品圣事,是为信德中的兄弟姊妹们,提供超性服务的圣事。某些人似乎企图把它变为独裁专制的世俗工具。


80

让我们继续默想圣事的奥妙。为病人傅油,旧称终傅圣事,乃是为前赴天父之家的旅程,所作的亲切准备。圣体圣事,可谓天主大事铺张豪宴的圣事。在此圣事中,天主竟把祂本身和圣宠一起赐予世人:耶稣基督,连同祂的肉体、灵魂、圣血和天主性,不仅在举行弥撒之时,而且一直真实临在于圣体圣事中。

我常想到司铎们负有为天下基督徒,常保天主圣事渠道畅通的职责。天主圣宠降来帮助每一个灵魂,因为人人都有其特殊而个别的需要。灵魂不能成批地处理。要帮助灵魂而不分个人特殊的需要,是对人类尊严的亵辱,是对天主儿女的尊严的亵辱,是不对的。司铎必须谦谦虚虚地为每个人的个别需要服务,意识到自己不过只是工具,是基督圣爱的运载工具而已。每一灵魂,无不都是一座珍奇的宝库。每一个人,无不都是独一无二,不可取代的。每一个人,无不都是价值基督的满腔热血。

我们已经谈过奋斗的必要性。但是要战斗,必须要有训练;要有适宜的粮草;在患病受伤时,要有应急的医药卫生。圣事便是教会提供的应急的医药卫生,而并不是奢侈品。如果你自动放弃圣事,你便不可能在征途上前进,不可能跟随耶稣基督。我们需要圣事,一如需要呼吸的空气,循环的血液,以及赖以识别我主每时每刻对我们有何要求的光明。

基督徒的灵修需要力量,而这力量是可以从造物主得来的。我们是黑暗,而祂是光明灿烂。我们是病夫,而祂是健康强壮。我们是渺小,而祂是无限丰裕。我们是软弱,而祂支持我们,「for you are, O God, my strength我的避难所,」 世上任何事物,都无法遏止基督,为我们迫不及待地倾流救赎的圣血。但是,人的局限性能蒙蔽人的眼睛,使人看不到天主的伟大。因此,一切信徒,尤其那些在精神上对天主子民身负指导、服务之职的人,有责任绝不堵塞圣宠的源流,有责任绝不以基督的十字架为羞耻。


81

在基督的教会内,人人都有责任坚持不懈地保持对基督教导的忠诚,无一人例外。信德教理与伦理训导,组成为教会信德的宝库及公有的遗产。如果牧人本身不努力维持敏感的良知,不坚守对信德教理与伦理训导的忠诚,那么厄则克耳先知的预言便会回响:「人子,你应说预言攻斥以色列的牧者,向他们讲预言说:吾主上主这样说:祸哉以色列的牧者!你们只知牧养自己;牧人岂不应该牧养羊群﹖你们吃羊奶,穿羊毛衣,宰肥羊,却不牧养羊群:瘦弱的,你们不扶养;患病的,你们不医治;受伤的,你们不包扎;迷路的,你们不领回;遗失的,你们不寻找,反而用强力和残暴去管治他们。」

这谴责相当强烈。但是当身负引导大众进行灵修之战的人,反去糟蹋灵魂时,他们对天主的冒犯,则要远甚于此。他们剥夺人们圣洗再生的灵泉、坚振强化的圣油、告解赦罪的法庭,以及圣体永生的神粮。

什么时候会发生凡此种种的事呢?无一不是放弃和平之战的后果。谁若不坚持战斗,便会把自己暴露在形形色色的镣铐人心的奴役之下,若不失足于彼,必会丧生于此。例如:纯人性观点的奴役,痴心追逐名、利、权及虚荣的奴役,放纵情欲的奴役,等等……。

如果天主允许你经受这种考验,如果你碰到不称职的牧人,切莫丧失信心。基督曾许下教会不能犯错,许下教会常有祂的保佑。但是祂从未保证过组成教会的人们永不变节。但他们不会缺乏圣宠,只要他们善守天主要求的小小本份,只要他们依靠天主圣宠助佑,努力排除成圣途中的障碍,必会有丰霈大量的圣宠。假若不作这样的奋斗,尽管他们貌似高超,出人头地,在天主眼中或许只是侏儒而已。 「我知道你的作为,也知道你有生活之名,其实你是死的。你该儆醒,坚固其余将要死的人,因为我没有发见你的作为,在我天主面前是齐全的,所以你应回想当初你是怎样接受了,是怎样听了天主的道:你该遵守,又该悔改。」

这段训诲,引自圣若望在第一世纪,向撒尔德教会负责人所写的书信。可见牧人缺乏责任感,并不是现代独有的现象,甚至在宗徒时代(CCC),在主耶稣基督生活在世的同一世纪,竟已发生。很明显,谁若停止自我斗争,便没有安全。无人能靠自己的力量救自己的灵魂。教会内的每一人,无不需要加强坚固自己的措施。谦逊——使我们虚心受教,接受帮助;刻苦——使我们锤炼心灵,好让基督君临统治;学习纯正的教义——使我们的信德得以保全而广扬。


82

在圣枝主日礼仪中有这样一段圣咏:「城门,请提高你们的门楣,古老的门户,请加大门扉,因为光荣的君王要进来。」 谁若把自己禁锢于自私的城堡,便永远不会下来奔赴战场。但他若高吊城门,欢迎和平君王进入城堡,便能同君王一齐出征,大战模糊视线,痳痹良知的祸殃。 「古老的门户,请加大门扉。」基督教义要求我们战斗,并不是件新奇的事,而是一贯如此。若不战斗,无从取胜,若不取胜,则无和平。没有和平,人的福乐等于幻影,一无收获;既不能造福人群,乐善好施,申张正义,也不能宽大为怀,慈悲恻隐,侍奉天主。

今天,教会内内外外,上上下下,许多人似乎已放弃克服自我缺陷的战斗,弃甲曳兵,玷污灵魂,甘当奴隶。因此,我们必须投奔天主圣三,苦求天主可怜我们大家。谈到高个主题,我踌躇不敢涉及天主的公义,宁愿呼求天主的仁慈和慈悲,请祂避而忽视我们的罪恶,但看基督及其圣母——我等慈母——的功劳,祂的养父——我等圣祖——大圣若瑟的功劳,以及众圣人圣女的功劳。

基督信徒可以确信,只要他们敢于战斗,天主必会用右手扶持他们冲锋陷阵,正如我们在今日弥撒中读到的。骑着一头可怜的驴驹,进入耶路撒冷的和平君王耶稣说道:「天国是以猛力夺取的,以猛力夺取的人,就攫取了它。」 这暴力不是针对他人的。这是唯独战胜我们本身缺点软弱的暴力;这是唯独反对我们本身文过饰非的刚强;这是唯独激励我们在困境逆流中坚持信德的勇毅。

今如往昔,基督信徒应以英雄气慨自持。在大战斗中,若属必要,则有不畏赴汤蹈火的英雄气慨。但通常情况下,在日常生活的小磨擦中,则持之以恒,时刻发扬英雄气慨。当你们在看来不足称道的小事情上,满腔热爱地坚持连续作战,上主必会像善牧那样,时时在你们身旁:「我要亲自牧放我的羊,亲自使他们卧下― ―吾主上主的断语――失落的我要寻找;迷路的,我要领回;受伤的,我要包扎;病弱的,我要疗养;肥胖和强壮的,我要看守;我要按正义牧放他们。……他们将安居在本乡。当我打断他们所负的轭,由奴役他们者的手中救出他们时,他们必承认我是上主。」


前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