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67

我们刚在弥撒圣祭中,读到若望福音关于胎生的盲人被奇迹治愈的情景。我相信,我们大家又一次被天主的德能和仁慈所感动。天主对人的不幸不会置若罔闻的。然而,我想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他方面,特别让我们明白只要有天主的爱,基督徒对他人的命运,也绝不会置之不理,并在待人接物中,必持尊重他人的态度。因为他认识到仁爱之心一萎缩,残暴侵犯他人良心的危险,便会滋长。

福音记述:「耶稣前行时,看见了一个生来瞎眼的人。」 耶稣前行时。对天主仁慈如此质朴的描述,使我屡次赞不绝口!耶稣前行时,立刻察觉到人的疾苦。可是,想想看,祂的门徒们的反应,都是多么回然不同。他们竟问祂道:「辣彼,谁犯了罪?是他,还是他的父母,竟使他生来瞎眼呢?」

我们不应感到奇怪,许多人,甚至以基督徒自诩的人,同样照此行事。他们遇人遇事,第一个冲动,便是从恶处去想。他们莫须有证据,可以凭空想当然。他们不单去想,反而更不隐恶扬善,在众人前到处广播捕风捉影的武断臆测。

门徒们的行径,厚道地讲,可谓目光短浅。过去如此,如今亦然,少有改变。在那城中还有另一批人,法利塞人,则固执这种态度。记得耶稣怎样指责他们吗? 「若翰来了,也不吃,也不喝,他们便说:他附了魔;人子来了,也吃也喝,他们却说:看哪!一个贪吃嗜酒的人,税吏和罪人的朋友。」

耶稣的名誉,曾受到连串的污蔑攻击,祂光明正大的言行,曾遭到诋毁,中伤,曲解。某些人对此却不以为怪,他们同样以此道施于那些一心追随耶稣芳踪,同时又充分看到自己因人性软弱而难免有缺点错误的人们身上。但是,体验到这些现实境况,不应引领我们姑息这些毁人美誉的不义罪行,纵使流言蜚语的「作者」只是以「疑问」的形式为掩护进行扇风点火。耶稣说︰倘若一家之父被戴上「贝耳则布」(魔鬼)的帽子,那么家庭成员待遇,也不会更好。但是,祂又说:「谁若叫他的弟兄疯子,就要受火狱的罚。」

这种不公义和吹毛求疵的态度,究竟是从哪里来的?看来似乎有些人总常常戴上了一付丑化视象的眼镜。在原则上,他们不承认有道德生活的可能,或至少不承认有恒心修德务善的可能。他们的所见所闻,无不带有先入为主的丑化的色彩。在他们看来,最崇高无私的行为,无非只是为了哗众取宠的假貌伪善而已。圣大额我略写道︰「当他们真正发现一些美好的事物时,他们就会吹毛求疵,希望找到什么暗藏的缺点。」


68

这种丑化一切的态度,一旦变成第二本性,便很难帮助其人看到从善处去设想他人是否更符合人性,更符合真实。圣奥思定推荐这一条座右铭:「努力修务你认为你的兄弟所缺乏的德行。这样,你便不再会看到他们的缺点,因为你自己也不再有那些缺点了。」 但有人却不以为然,认为这种做法太天真,而他们则更「明智」,更「现实」。以他们的偏见作准则,他们往往在聆听原由前已伤害了别人。之后,他们或许以「客观」「好施」的心赐给予那些已被毁谤的人一个辩护的机会,然而违反了最基本的正义与道德的准则——指控者负有提供证据的义务——竟飞扬跋扈,「赏给无辜的被控者提供他无罪证据的『特权』。」

我将不会是诚恳,如果我不声明刚才所考虑的思想,并不是从法律课本或伦理神学中借引的,而是以许多身受其害者的切身经验为基础的。这些人,还有其他许多人,长期一再被当作靶眼,让那些专事造谣诋毁中伤的人,作练习打靶之用。天主圣宠和不图报复的本性,使他们并无怨恨之心。他们可以同圣保禄一起说︰「受你们的审断,为我都是极小的事。」 援引一句俗语,还可以补充说这整个事件,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浪而已。这话不假。

尽管如此,我不得不承认,我为那些诋毁他人人格的人,感到哀伤,因为他们中伤别人,正是毁了自己。对那些身受攻讦,蒙冤受辱而无处申诉的人,我也深为悲痛。他们受到威胁,难以理解,宛如一场噩梦。

几天前,我们在弥撒的书信中,读到苏撤纳的故事。那位贞娴的淑女,被两个好色的老头反唇诬告。 「苏撒纳沉痛地哀叹,说道:『我真是左右为难!因为我若作了这事,我是必死无疑;我若不作这事,我也难逃你们的手。」 有多少回,那些嫉恨与阴谋势力的走卒所玩弄的诡计,把多少高尚的基督徒,逼入同样的死胡同?他们只准作一种选择:不是得罪天主,便是身败名裂。同时,那唯一可取的正当抉择,则是无比的痛苦。但你必须作出抉择︰「我不如不作,宁可落在你们手里,也不愿在上主面前犯罪。」


69

现在让我们重新回到治愈瞎子的情景。耶稣回答门徒们的问题,指出这瞎子的病,并不是由犯罪引起的,而是一次显示天主德能的机会。接着,祂以惊人的平易质朴,断然把视力赐给了那盲人。

于是,这可怜人的大喜事便开场了,然而,他的烦恼也接踵而来。人们根本不让他过关,首先他的「邻居和那些素来曾见他讨饭的人的人。」 福音并没有说他们为他庆贺,虽然那盲人坚时着他过去看不见,现在看见了。但他们根本无法相信,他们不但不让他安宁地享受新获的幸福,反把他拖到法利塞人那里。法利塞人盘问他是怎么看得见的,他再次回答道︰「祂和了些泥,抹在我的眼上,我去了,洗了,就看见了。」

接下来,法利塞人便力图证明那业已发生的一大恩典,一大奇迹并没有发生。他们一伙,有人搬弄诡辩冒牌的逻辑论证,此人在安息日治病,而在安息日工作是违反法律的,所以,他们得出结论,这奇迹不可能发生。还有人则开始进行我们今天所谓的民意测验。他们首先去找那瞎子父母:「这是你们的儿子么?你们说他生来就瞎么?怎么他现在竟看见了呢?」 慑于当局,他的双亲作出了一个抓不到把柄的答覆:「我们知道这是我们的儿子,也生来就瞎。如今他究竟怎么看见了,我们却不知道;或者谁开了他的眼睛,我们也不知道。你们问他罢!他已经成年,会说自己的事了。」

进行民意测验的人无法相信,因为他们不想相信。 「于是法利塞人再把那先前瞎眼的人叫过来,向他说:『我们知道这人是个罪人。』」

圣若望福音的纪述,寥寥数语,勾划出一出典型的,对人类基本天赋权利,即尊重相待的权利,横加侵犯的活剧。

这种做法,不只是历史陈迹。今天,对他人私生活进行猎奇窥伺,横加侵犯探索的例子,不胜枚举。公义最起码的要求,即纵使有实际犯罪的嫌疑,也必须对此类案件慎重处理,进行有节制的调查,以免把单纯的可能性,转化为实际的定案。显然,对任何合法而善良的行为,从病态的好奇心出发,进行吹毛求疵的解剖,实属荒谬乖戾。

面对窥猎人们隐私的猜疑贩子,我们应当保卫每一个人的尊严,及其享有安宁的权利。一切诚实的人,不论是否基督徒,无不一致赞同这种保卫,因为这一条公共价值受到了威胁,即人人有合法权利自行其事,避免声张,把家庭的喜怒哀乐,保持在家庭内部。我们还应当同样保卫,做好事而不大吹大擂的权利;赈贫济困出于纯爱而不表功扬名的权利。更无须说,毫无必要向那些轻浮,偏拗,不懂也不想弄懂什么是无私慷慨之心,只会加以刻薄讽刺的人们去披露心迹。

但是,要免受此类窥伺侦探的干扰何其不易!发明来侵犯人们安宁自恃的手段,变得品目繁多,别出心裁。我所指的还不仅是技术方面的,而且是那些被公然采用的所谓论证逻辑。此类逻辑诡谲狡诈,谁只要一回答,马上便有身败名裂之虞。常见的一种是这样的,它假定人人行动,都有某种贪欲的动机。从这荒谬的思路出发,人人都应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表示痛悔(mea culpa),进行自我批判。有人若不往自己脸上泼上成吨的污泥,他的批评者马上就会下结论:这坏蛋不老实,而且假充好人,自命不凡。

在另一种场合下,则采取另一种程序。写文章的人,或是演讲的人,心怀叵测地「承认」你是好人,但接着又说,别人不见得会同意,他们会争辩说,你是个小偷。那么你怎么证明你不是小偷呢?言者用心明显,旨在毁谤。还有一例:「你常说你的行为清白高尚正直,但你好不好从反面去省察一下,看一看你是不是污秽卑劣偏拗的呢?」


70

这些例子并不是我从帽子里变出来的。我可以肯定,任何人,任何稍有名声的机构,都能大大增加这张清单的。在某些环境中,一种错误观念应运而生:即公众,或传播媒介,或随便他们怎样称呼它,「被授予」了解和裁判他人生活最隐密的细节的权利。

现在,我想谈谈一些我感到贴心的问题,好不好?三十多年来,我以不同的方式,说了写了千百次:主业团不追求世俗或政治目标。它唯一仅有的目标,是在所有种族,所有社会条件,所有国家中提倡培养对基督救世教义的认识与实践。它为之而奋斗的理想,使世上能有更多天主的爱,人间得享更多和平正义。天下万民,无不都是同一天父的儿女。

这一点,全世界千千万万人都明白。有人由于种种原因,显然还没有明白。如果我的心更倾向于那些明白的人的话,我还是依然尊重热爱另一部份人的,因为他们的尊严值得尊敬,因为他们全体,同样被召作为天主光荣的儿女。

然而,常会有一个少数派,他们对我以及我们这样众多的人所共同热爱的事物,一无所知。他们总希望我们用他们的偏见来解释。他们认为主业团完全是政治性的。是与超性现实格格不入的,是唱着权利斗争和高压集团的调子的。若是他们得到的解释,不符合他们错误歪曲的趣昧,便指控说,这里有欺诈和阴谋。

老实说,每当我碰到这情况,我变得既不伤心,也不烦恼,再加一句,假若我果真能有权无视他们违背了公义,犯下了罪这一事实,我竟会被逗得笑出来。但是,这样的违背公义的罪,是要招致天谴的。我生于西班牙一个以坦率称著的地区。甚至从本性讲,我非常重视诚恳待人。对于欺诈之类,天性反感。当我遭到指控时,我总是力求剖切陈述,晓以真理,不卑不亢,不嫌不弃,不管丑化我的人表现得怎样粗暴,无理和缺乏人道。


71

当法利塞人纠缠不休,再三盘问那奇迹究竟怎样发生之时,那生来瞎眼的人反语道︰「我已经告诉了你们,你们不;为什么又愿意听呢?莫非你们也愿意做他的门徒么?」 这答语常常出现于我的脑海。

法利塞人的罪,不在于看不到天主即在基督内,而在于执意闭关自守,拒不让耶稣的光明来开他们的眼睛。这种闭塞顽固,直接影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那法利塞人,自以为光明,拒不让天主来开他的眼睛,对待邻人自然会骄傲和不义,目空一切:「天主,我感谢你,因为我不像其他的人,勒索、不义、奸淫,也不像这个税吏。」 这就是他的祈祷。他们对那一度瞎眼的人,因他坚持真实报导奇迹治愈的经过,就横加侮辱︰「他们却向他说:『你整个生于罪恶中,竟来教训我们?』便把他赶出去了。 」

在不认识基督的人中,有着许多诚实的人;他们尊重别人,循规蹈矩,诚恳热衷,彬彬有礼。如果他们和我们,都不阻挡基督来治愈我们的盲目,如果我们让我主用祂手中的泥——即我们的明目灵膏——涂在我们眼上,我们便会认识世俗的现实,便会以新的目光,信德之光,瞻仰天主的现实。我们便会培养出基督徒的人生观。

这就是基督的召叫。我们都被召实践圆满的爱德。圆满的爱德「爱是含忍的,爱是慈祥的,爱不嫉妒,不夸张,不自大,不作无礼的事,不求己益,不动怒,不图谋恶事,不以不义为乐,却与真理同乐:凡事包容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,凡事忍耐。」

基督的爱德不止于对别人乐善好施,不止于对慈善事业的爱好。爱德乃是由天主灌注于我们心灵的,是从内心感化我们的理智与意志的。爱德是友谊的超性基础。爱德赋与我们修德务善的喜悦。

让我们来默想一下宗徒大事录中,关于治愈瘫子的叙述。伯多禄和若望前往圣殿,碰到一人坐在殿门旁。原来是一个生来瘸腿的瘫子。事情的经过,与治愈瞎子相仿。但是,门徒们现在不再以为此人的不幸,是由他的罪过造成的,或是由他父母的罪过造成的。他们对他说:「因纳匝肋人耶稣基督之名字,你起来行走罢!」 昔日他们出口伤人,如今他们慈悲为怀。过去他们蔑视讥讽,现在他们因主圣名施行奇迹,治愈疾苦。

基督时刻从旁走过!基督借使徒门徒之身,踏遍人间大街小巷,通衢广。我恳切祈求祂,也从你们的心灵中,从此刻正在聆听我的人们的心灵中经过。


72

起初,耶稣的门徒们,对那生来瞎眼的人所持态度,使我们不胜惊愕。他们的态度,与这句不幸的俗语不谋而合:「估计从恶,不会误事。」之后,他们对老师的认识有了提高,明白了基督徒的意义,思想逐渐趋于谅解。

圣多瑪斯•阿奎纳写道:「人皆有所长,为他人所不及者。正如宗徒所言︰『不论做什么,不从私见,也不求虚荣,只存心谦下,彼此该想自己不如人。』(斐2:3)。本着这种精神,人人都应互相尊重。」 谦逊这个德行教导我们对他人表示尊重——尊重他们的名誉,他们的信用,他们的私人秘密——并不是外表的习俗,而是爱德与正义的首要标志。

基督徒的爱德,不能局限于赈贫济困。基督徒的爱德,首先力求尊重并了解人之所以为人,尊重并了解每一个人身为人与身为天主儿女的固有尊严。因此,凡是诋毁他人名声荣誉的人,表现出他们对基督徒信仰的某些真理,一无所知,而且,不论怎样,缺乏真正的对天主的爱。 「我们爱天主与爱邻人的爱德,是同一德行。因为天主是我们爱邻人的原因,我们用爱德爱邻人时,便是爱天主。」

我希望我们能从这席与主交谈的对话中,得出一些结果。让我们特别下决心:绝不判断别人,绝不怀疑别人的善意,把邪恶淹没于滔滔的善良之中,在我们的周围播种友谊、正义与和平。

让我们下决心,在我们的善行受到误解时,在我们借主佑力求完成的好事受到曲解时,在我们的动机受到幸灾乐祸的歪曲时,在我们的工作被指控为阴谋诡计时,我们绝不悲观气馁。

让我们永远宽恕,常带笑容。让我们在良心指示发言的时候,清清楚楚地说,绝不意气用事。让我们在个人人身受到攻击时,不管攻击多么残酷野蛮耻辱,把一切交付天上圣父之手,坚持天主的缄默——「耶稣却不出声」 。让我们唯独关心修德务善,力行好事。天主自会使我们的善举「在人前照耀」。


前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