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31

不久前,我看到一座大理石黄铜浮雕,描绘婴孩耶稣接受三王来朝的景象。中心人物周围,有四位天使,各执一样象征:皇冠,竖有十字架的地球状圆球,宝剑和权杖。艺术家选择大家都熟悉的象征,来表明我们今天庆祝的事件。这些贤士,传统称作三王,不远千里而来,朝拜圣婴。他们先到耶路撒冷,探问「才诞生的犹太人君王在哪里﹖」

这问题使我深为感动。现在,我也来朝见这位「躺在马槽里」 的耶稣。祂的寄身之处,只宜于牲口家畜。主啊,祢的王权,祢的宝剑,祢的权杖何在呢?它们本来都是祂的,祂却推辞不要。祂宁愿身裹襁褓为王统治。我们的君王毫无装饰。祂变成一个毫无自卫能力的婴儿,来到我们人间。叫我怎能不想起使徒说的哪句话呢:「却使自己空虚,取了奴仆的形体。」

我主降生成人,来教导我们圣父的旨意。祂躺在马槽里,早就以身作则教导了我们。耶稣基督在寻找我们,带给我们修德成圣的召叫,号召我们协同祂一起完成救赎世界的大业。我们且来反省一下,祂给我们上的这第一课。我们该协同救赎世界,不是靠制服他人,而是靠克胜自我;我们必须像基督一样,空虚自己,甘作他人的奴仆,以引导世界皈依天主。

君王何在?会不会是耶稣要在众人心中为王统治呢?是不是正因为这缘故,祂才变成婴儿,因为有谁不爱婴儿呢?君王究竟何在?圣神要在我们心灵中形成的基督,究竟何在?祂不可能在骄傲者的心中,因为骄傲使人远离天主。祂也不可能在缺乏爱德者的心中,因为缺乏爱德使人背离天主。基督不可能在那里。处于无爱状态中的人,是孤伶伶的。

在此主显节,你们来到婴孩耶稣跟前,看到祂身为君王,却毫无君王的排场。你们应对祂说:「主啊,排除我的傲气罢!消灭我的私爱之心,我的好大喜功,我的独断独行罢!求祢把我的人格,奠立在与祢认同的基础上罢!」


32

我们应与基督认同。这目标可不简单,但也不困难。只要我们遵照吾王的教导生活,只要我们每天请教祂的圣训,只要我们的生活充满圣事的现实,即勤领圣体(这是祂为了养育我们而赏赐的),那么基督徒的道路,完全是可取可行的。天主明确无误地召叫了我们。如同三王那样,我们也发现了一颗奇星,在我们灵魂的长空,光辉耀目,指引方向。

「我们在东方观察到祂的星辰,所以前来朝拜祂。」 我们也有同样经验。我们也看到自己灵魂内,有一道新光照耀,越照越亮。这就是要善度基督徒生活的强烈愿望,这就是要认真对待天主的迫切要求。假定你们各自公开谈一下,天主怎样使你们觉悟召叫的私人情节,大家一定会马上肯定:这一切都是天主一手造就的。让我们一起感谢天主圣父,天主圣子,天主圣神和圣母玛利亚罢——一切恩宠都是从他们而来的——因为召唤这个恩宠,连同信德,是上主能给予受造物最珍贵的恩赐。这恩赐,是一个要修务纯全爱德的明确愿望;是一个坚定的信念,深信在我们的社会工作与业务工作中修德成圣,不仅可能,而且必要。

且看上主多么亲切地邀请我们。祂的话语充满温情,是出自钟情恋爱者之口的话:「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,你是我的。」 天主即是美善,伟大,智慧。祂竟宣布我们是属于祂的,我们已被选作祂无限之爱的对象!要是想理解祂上智措置的奇妙,可真需要一个特强的信德,三王那样的信德,不畏沙漠,不怕狂风暴雨,连沙漠中的绿州,也动摇不了我们追求永恒白冷郡目标的心;要有这样的信念,我们终将享有与天主合而为一的生命。


33

信德生活,是牺牲的生活。我们基督徒的召唤,不是叫我们逃避人间的岗位,而是要我们摈弃一切阻碍我们贯彻天主圣意的事物。乍见的光明,只是开端。要让它变成灿烂的明星,还须步步紧跟它的引导。只有如此,它的光芒才会昭若华阳。金口圣若望写道:「三王在波斯国所看到的,不过是一颗星。但他们追随星光,离乡别井,踏上漫漫征途,却看到了义德的太阳。可以断言:他们若是留在家里,按兵不动,那就连那颗星都看不到了。因此,让我们急起直追,不怕道路险阻,奔向圣婴的家乡。」need to check contents first from here

「『我们在东方观察到祂的星辰,所以前来朝拜祂。』黑落德王听到后,大为不安。整个耶路撒冷,也跟他一起不安。」 这一幕景象,今天仍在重演。有些人面对天主的庄严伟大,或看到别人胸怀壮志,看到基督徒忠心耿耿,践行信仰,便会感到奇怪,大吃一惊,甚至嗤之以鼻,啧有非议。他们好像无法容忍别人,有任何不符合他们庸规俗矩的生活方式。他们奚落响应天主召叫的人所表现的慷慨行动。他们害怕这种献身精神,有时竟到了失魂落魄,畸型病态的地步。他们竭尽全力,阻挠甘愿彻底献身天主的人,所作的神圣抉择。

在某些场合中,我亲眼看到,针对献身服务天主和人灵者,所发动的攻势总动员。某些人竟主张:我主在召选他人为祂服务之前,该先征求他们的许可。显而易见,他们认为对天主圣爱的召叫,人没有自由作出任何自主明确的回应,无论「是」,抑或「否」。对于持此看法的人来说,人灵的超性生命是次要的。他们对救灵魂倒不是不信,不是不要考虑,但必须先考虑满足人的舒适享受和自私自利。请问假定果真如此,那么基督教义的真谛还剩下多少?难道耶稣仁慈而又严格的教悔,只是讲给我们听听而已的吗?还是要我们在听了之后去身体力行的呢?难道祂没有讲过:「你们要成全,如同你们的天父是成全的那样」 吗?

我主召叫所有的人,都来同祂会晤,都来做圣人。祂不仅邀请三王,邀请大智者,当权者,却在此前,首先派遣祂的天使,而不是一颗星,邀请了白冷郡的牧童们。贫富智愚,天下所有的人。都应当在内心培养虚怀若谷的谦逊心,以便能聆听领悟天主的圣训。

且以黑落德为例。他位尊王侯,有群儒智士,供他差使。 「他于是召集大司祭和民间经师,询问他们基督应在何处诞生。」 然而,他的权势知识,并没有引他承认天主。在他的铁石心肠里,权势知识反成了作恶的工具,他竟妄想歼灭天主,草菅无辜婴儿的生命。

让我们再看看圣经,他们告诉他,应在犹太境内的白冷郡;因为先知这样写道:「你犹太境内的白冷啊!你在犹大的群邑中,决不是最小的,因为将由你出来一位领袖,祂将牧养我的百姓以色列。」 请君注意天主这个仁慈的表现。祂身为救世之主,却宁愿诞生在一个没没无闻的小村落。箇中道理,正如圣经反覆所述,乃是在于,天主不是慕人名利之辈。祂召叫人灵来践行信仰,不以财富,地位,血统或学识为准。天主召唤永远先于人的功绩。 「他们在东方所见的那颗星,走在他们前面,直至来到婴孩所在的地方,就停在上面。」

召叫永远先行。甚至在我们懂得要皈依天主之前,天主早就先爱了我们,早就把我们赖以回应召唤的爱,种在我们心田里了。天主的慈父之爱,走出门来迎接我们。我主不仅是公义的,而且更是仁慈的。祂不是坐等我们登门拜访,而是采取主动,向我们发出不容置疑的讯号,叫我们认清祂的慈父心肠。


34

既然召叫永远先行,异星总在前头引路,指示我们沿着天主圣爱的道路发动启程,那么若再怀疑它会不会消失,便是不合逻辑的了。三王征途中所发生的情况,在我们内修生活的某些阶段也可能出现,引路的星蓦然踪影不见了,这种情况多数要归咎于我们自己。我们虽看清召叫的星光,虽深信召唤的确凿,然而我们前进的步伐所掀起的尘沙——这就是我们悲惨可怜的状况——会形成飞扬的乌云,遮住天上的光明。

若这种情况一旦发生,我们该怎么办呢?学习三王的榜样,咨询请教。黑落德利用知识行恶;三王利用知识行善。然而我们基督徒,既无须去请教黑落德,也无须去请教世上的三王;基督已经赐予教会在信理上永不犯错的特恩,已经给予我们宠恩渊源的七件圣事。祂早已部署妥当,使我们常常有人引路,不断警告我们当行的正道。我们有着一座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知识宝库。这就是在教会捍卫下的天主圣言,在圣事中分施的天主恩宠,以及生活在我们周围,以身作则,披荆斩棘,开辟忠信天主之途的人们所作的见证和所立的善表。

请允许我给你们一忠告。假若你们一旦失去光明,请你们千万要投奔到善牧那里去求援。谁是善牧呢? 「他是由门进去的」,是从忠于教会信理的大门进来的。他不像佣工那样,「一看见狼来,便弃羊逃跑,狼就抓住羊,把羊赶驱散了。」 请大家想一想这段圣言,它绝不是随口而说的空话。基督苦口婆心,大谈牧者群羊,大谈牧栈羊群,正是揭示我们灵魂需要善导的切实证据。

圣奥思定论及善牧时指出:「如果没有坏牧者的话,祂就不会描述狼来便逃的佣工。坏牧者只求个人虚荣,不求基督的光荣。不敢以自由的精神申斥罪人。豺狼抓住羊的头颈,魔鬼引诱人犯奸淫,你却一声不吭,不予申斥。那么你就是佣工,一见狼来,掉头便逃。你或许会争辩:『不对,我不是在这里嘛?没有逃跑呀?』我的回答是:『你的确逃跑了,因为你一声不吭。你不吭声,因为你害怕。』」

基督净配教会的至圣性,常表现于有着大批善牧,正如今日所看到的情况。基督徒的信仰,尽管教导我们要心地单纯,但并不是叫我们头脑简单。天下有那么一些佣工,一声不吭;也有那么一些,讲的不是基督的圣言。鉴于这种情况,你们若感觉自己信德不够坚定,对某些问题看不清楚,即使是很小的问题,都应当马上去找善牧求教。善牧总是理直气壮地从栈门进来,为了人灵,他不怕牺牲捐躯。一言一行,处处反映心灵中的炎炎爱火。他或许也是罪人,但坚信依靠基督的宽恕和仁慈。

假若你的良心告诉你说,你犯了一个过错——即使看来并不严重,或者连你自己也捉摸不定,疑惑不决,那么请你马上去办告解圣事,去找照管你的司铎。他知道怎样敦促你坚定于信德,保持灵魂的细腻灵敏,保持基督徒的刚毅坚强。教会准许我们找任何司铎办告解的自由。但是虔诚的基督徒,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,都愿意找一位熟悉的善牧办告解。那位善牧能帮助他再次抬起头来,重新看到高悬长空的上主之星。


35

福音一再表达三王喜出望外的心情:「他们一见到那星,极其高兴喜欢。」 他们为何如此高兴呢?因为坚信不惑者,从上主领受了印证:导星没有消失。尽管他们有时看不到有形的导星,但在心中却常持不失。基督徒的召叫亦然。只要我们不失信德,常持基督与我们同在「直到今世的终结」 的望德,导星必会重现。在此又一印证的激励下,我们的召叫变成活生生的现实,我们的欢乐变得更深湛饱满,我们的信望爱三德茁长得更生气蓬勃。

「他们走进屋内,看见婴儿和他的母亲玛利亚,遂俯伏朝拜了祂。」 我们同样也跪在耶稣前,跪在寓身谦卑中的天主前。我们再次告诉祂:我们绝不忤逆祂的召叫;绝不背离祂;决心排除障碍,矢忠不渝;响应召唤,坚持不懈。请你们各自在心里告诉圣婴耶稣,我也在自己心里以无言的呼声,向祂祈祷说:我们愿像福音譬喻中的忠仆那样,善尽自己的职责,争取听到同样的评语:「好!善良忠信的仆人。」

「打开自己的宝匣,给祂奉献了礼物,黄金、乳香和殁药。」 且稍停片刻,让我们在这里体会一下这段褔音。我们身为虚无,毫无价值,怎能向天主献礼呢?圣经上说:「一切美好的赠与,一切完善的恩赐,都是从上降下来的。」 但是我们凡夫俗子,连天主的恩惠有多深多美,竟还有眼不识泰山呢?耶稣对那撒玛利亚妇人感叹地说:「若是妳知道天主的恩赐!」 耶稣告诫我们,向圣父期望一切,首先要寻求天主的国和正义,其余一切自会加倍赐给我们,因为祂深知我们之所需。

我们的天父,在救恩的计划中,慈爱地照顾每一个人灵:「每人都有他各自得自天主的恩宠:有人这样,有人那样。」 因此,由我们来考虑该献给天主哪一样祂实际上并不需要的礼品,似乎是徒劳无功的,活像那个身无分文,无钱还债的债户。我们的礼品,就像旧约里的祭品,已不复为天主所悦纳:「祭物和素祭,全燔祭和赎罪祭,已非你所要,已非你所喜。」

然而上主深知:「对于恋爱中的人,馈赠是一种迫切的需要。祂亲自指示我们该献何礼。祂不要金银财宝,也不要瓜果穗实或牲口家畜。祂不要海洋,也不要大气。因为这一切都是属于祂的。祂所要的,是我们甘愿献给祂的真情挚爱。『我儿,将你的心交给我。』」 看到没有?天主不满足于平分秋色,祂要全部。然而,祂要的不是我们有的财物,而是我们本身。只有向祂献出自我,才能向祂奉献其他礼品。

让我们向祂呈献黄金罢——献给祂我们从弃绝世物财帛中赢得的精神金元宝罢。请君勿忘,世物财帛本身,并非不好,因为都是天主所赐。但是上主指出在我们使用它们时,切不可贪恋它们,而应为全人类的褔利,善予利用。

世间财物本身并不坏。当人们把它们当作偶像顶礼膜拜时,就眨低了它们的本质。但若把它们作为行善的工具,作为基督徒慈善事业公义仁爱的工具,那么它的价值,便大为提高。我们追求的,不是物质财富。物质财富不是我们的珍宝。我们的珍宝在这里,在马槽里。我们的珍宝是基督,是我们以基督为中心的满腔真情挚爱。 「因为你的财宝在那里,你的心也必在那里」。


36

让我们再向我主献上向祂缭绕上升的乳香罢——这就是我们一心善度充满「基督的馨香」的崇高生活的愿望。满溢「基督的馨香」 的言行,就是到处播种谅解友谊的种籽,到处与人为友,使人不致冷落遗弃。我们的爱德,务必热情漾溢,务必充满着温暖的人情。

这就是基督对我们的教导。人类世世代代期待着救世主的降临。先知们千重万复地预言祂的降临。甚至远在天之涯地之角,不管天主大部份启示如何淹没于人的罪恶和无知中,人类渴望天主,憧憬救恩的愿望,常存不灭。

当时间到了的那天,既不是哲学天才伯拉图,苏格拉底之辈;也不是叱咤风云的征服者亚历山大大帝之流,来接管世界。相反,却是一个诞生于白冷郡的婴儿。对,正是这个婴儿,正是祂,前来救赎世界。在祂开口学语之前,祂早已先用行动爱了世界。祂没有带来什么魔术秘诀,因为祂所要提供的救恩,必须渗透人心而来。那祂开宗明义,首先做了些什么呢?祂嘻笑啼哭睡觉,毫无自卫能力。祂虽然身为降生的天主,却与婴儿无异。祂这样做,正是为了让我们能爱祂,让我们能学习把祂抱在怀里。

于是我们再次恍然大悟,基督教义的精髓,正在于此。基督徒若是不用行动来爱,便不成其为基督徒,也没有为人之道。你不能把人看作数字;你不能把人当作梯子上的一根阶档,让你踏在脚下拾级而上;你也不能随形势的需要,把他们当作愚化洗脑,批斗打击,表扬吹捧或抹黑丑化的靶群。你要留神注意别人,特别是你周围的人——他们究竟是谁?他们首先是天主的儿女,拥有这庄严称号所赋予的全部尊严。

他们既然是天主儿女,同他们打交道,就应该表现合乎天主儿女身份的举止行为。我们的爱,自然应该做到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;应该做到朝干夕惕,谨小慎微,体谅关怀,无微不至,克己为人,不求人知。这就是「基督的馨香」。这就是当年生活在初期教会兄弟姊妹周围的人,作出这样评语的缘由:「瞧,他们彼此多么相亲相爱!」

这个理想,并不是高不可攀的。基督徒不是塔拉斯康的塔塌林。塔塌林这个文学作品中的英雄,一心要在自己家的走廊里,捕猎狮子。当然那里不会有狮子。我一贯所讲的,是实实际际的日常生活,是怎样圣化我们的工作,怎样圣化我们的家族关系和社交友谊。在这些方面若有失基督徒本色,那么到哪去做基督徒呢?芬芳的乳香,是从藏身于炉炭炽烈火焰中的晶粒散发出来的。同样,感人的「基督的馨香」并不是突然爆绽的火花,而是从德性炽烈的火烬中,徐徐散发出来的。这些德性是:正义、忠诚、信实、体谅、慷慨、和霭。


37

最后,让我们同三王一起献上殁药——即基督徒生活必不可少的牺牲精神。殁药令人缅怀基督的苦难。祂身悬十字架上时,有人把搀合着殁药的酸酒挑给祂喝。埋葬时,又身抹殁药。不过,请不要误会:今天默想牺牲克己,不是要给大家欢庆的这个大喜佳节,平添悲怆。

牺牲克己,既不是悲观,也不是辛酸。然而,克己若无爱德,那就一无功德了。所以,我们一定要修务这样的克己之德,它一方面帮助我们发展适当控制世物的主宰性,另一方面帮助我们对人宽厚,绝不刻薄。基督徒没有权利行同刑吏,然而也不应让人视同懦夫。基督徒者,如许人也,他既深明大义用行动来爱,又敢于在痛苦的试金石上,证实他的爱。

既然如此,我在这里要提醒大家注意一点。那就是:克己功夫,在通常情况下,并不涉及巨大的牺牲,因为生活中要求重大牺牲的机会不多。克己功夫一般是由小克己组成的。例如:对不顺眼的人,偏偏蔼然一笑;对肉体上某些不必要的嗜好,偏偏加以克制;对他人的唠叨,耐心倾听,以及善用天主赐给的时间等等,多不胜举。每天生活中没有料到的许多小问题,小困难和小忧小虑,对我们来说,都是克己牺牲的好机会。


38

我想重温一段今天的福音,作为结尾。 「他们走进入屋内,看见婴孩和祂的母亲玛利亚。」圣母永远在圣子身边。三王朝拜的,不是高坐在龙椅上的君王,却是抱在母亲怀里的婴孩。让我们一同祈求天主之母,吾等之母,帮助我们准备好旨于至爱的道路:「玛利亚至甘饴之心,请修稳途!Cor Mariae dulcissimum, iter para tutum!」圣母至甘饴之心知道通往基督最稳妥的途径。

三王有他们的星引路,我们有圣母玛利亚。她是我们的海星,我们东方的晓星。今天,让我们一起来向她祈求:圣玛利亚,我们的海星,我东方的晓星,求妳帮助妳的子女罢!我们的救灵神火,应该无止境,因为基督的圣爱绝不排除任何人。三王是外帮人中首先被召者。但救赎工程一旦完成,「不再分男人或女人」,全无歧视,全无区别,「因为你们众人在基督耶稣内已成了一个。」

基督徒不能排除任何人,不能隔离人灵,分成等级。 「将有许多人从东方和西方来。」 所有的人,在基督圣心内,都有自己的位置。正如我们今天瞻仰马槽里的耶稣时,看到祂的双臂虽是婴儿的双臂,然而也是伸展在十字架上吸引万众皈向祂的双臂。

最后,让我对至义大圣若瑟,我父我主,再谈一点。一如寻常,大圣若瑟在主显节扮演的角色,显然是很小的。可以想像他收敛心神,虔诚祈祷。满怀慈爱地守护着降生成人的天主圣子——祂是托给若瑟父亲般的照顾之下的。这位圣祖,以克己为人者特有的精心细致,在默默无声中一心服务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今天我们所谈的,是怎样过好祈祷生活,怎样关心使徒工作。在这方面,有谁能比大圣若瑟是我们更好的老师呢?你们若是向我要一个忠告,那么我一定会把这个多年来从不厌倦重复的警句送给你们。这就是说:「到圣若瑟那里去!Ite ad Ioseph!」 他准会指示你们超赴耶稣的具体捷径。包括人事和天赐两方面的捷径。这样,你们很快也会像他一样,把这个为我们而诞生的圣婴,「抱在怀里,亲吻祂,给祂穿衣,照顾好祂。」 向祂钦崇朝拜,三王献上的是:黄金,乳香,殁药;大圣若瑟献上的都是他自己爱火炎炎的青春之心。


前一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