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79

教会的礼仪年度即将结束,祭台上举行的圣祭再次向圣父献上牺牲的祭献——基督的祭献,正义仁爱和平的祭献,正如我们马上要念到的颂谢词所指出的。

你们一想到我主神圣的人性,心灵顿时涌现无限喜乐。祂是一位有血肉之心的君王,一位有着我们同样的人心的君王。祂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,但对我们毫不作威作福,却默然出示伤痕,哀求我们稍给祂一些爱心。

那么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不认识祂呢?为什么我们还听到那些无情冷酷的抗议:「我们不愿意这人为王统治我们」呢?世上亿万人都这样拒绝耶稣。或许他们拒绝的是祂的影子,因为他们不认识基督其人。他们从未瞻仰过祂的丰釆仪容,从未领教过祂的卓绝训导。这种可悲状况,令我痛心,真要向我主痛作补赎。当我听到那不休止的叫嚣时——多数表现为丑行多于恶语——真感到有必要大声高呼:「基督必须为王!」

许多人不愿接受基督必将为王的真理。他们千方百计地反对祂:用他们处世理事待人接物的态度,用他们对待社会人文,道德风化,文化艺术的观点做法,来反对基督。甚至在教会本身内部!圣奥思定说:「我并不是指那些无聊之辈用口舌来亵渎基督,我是指还有很多人用他们的丑行来亵渎基督。」

某些人甚至深恶痛绝「基督君王」一词。他们对这词汇大兴天真无知的责难之师,似乎基督的王祚竟能用政治术语来加以领略的。否则他们便干脆否认基督为王,因为一承认祂的王位,便涉及要接受祂的王法。王法嘛,那是接受不得的,哪怕就是美好的爱德律也不例外,因为他们拒绝向天主的爱伸出自己的手来。他们处心积虑只是为自己的私利钻营而已。

多年来,我主催迫我重复着一个无声的呐喊:,「我愿服务(Serviam)!」让我们求祂加强我们的舍己为人的决心,忠心耿耿地响应祂的召唤,在日常生活中,随遇而安地服务,不矫柔造作,不大吹大擂。让我们从心底感谢祂。我们要以臣民和子女的身份向祂祈祷!我们嘴里将充满乳蜜。一谈到天主的神国便喜从中来。这个神国是自由之国,是基督为我们赢得的自由。


180

这基督,这位我们目睹祂诞生于白冷的可爱的圣婴,就是宇宙之主。天上地下万有都是祂造化的。祂使万有同圣父重归于好。祂用自己在十字架上流的鲜血,重建了天地之间的和平。今天,基督坐于圣父之右为王。我主升天后,门徒们仍仰望着天空。两位白衣天使向他们说:「加里肋亚人!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﹖这位离开你们,被接到天上去的耶稣,你们看见他怎样升了天,也要怎样降来。」 世上帝王无不因祂而得以掌权。但帝王,即人间的当政者,寿命不长。基督的国则「万世无疆」 「祂的主权永远常存,祂的王国世世常在。」

基督的国不只是一种修辞说法。基督生活着,与人无异地生活着,祂依旧有着降生成人所取的同一躯体,依旧有着死而复活与圣言结合并怀有一颗人心的同一躯体。真天主亦真人的基督生活着,统治着。祂是宇宙之主。一切生存的万物全赖祂的维持而存在。那么祂为什么不向我们显示祂的光荣威严呢?因为祂的国「不属于这个世界」 ,虽然是在这个世界之中。耶稣回答比拉多道:「我是君王。我为此而生,我也为此而来到世界上,为给真理作证:凡属于真理的,必听从我的声音。」 凡是期望默西亚掌握现世有形权力者,必犯大错。 「天主的国并不在于吃喝,而在于义德、平安以及在圣神内的喜乐。」 圣神内的是真理与正义,和平与喜乐。这才是基督的神国:即救人的天主的义举,即在人类历史告终,我主自高天降来审判万民之时方才臻于大成的天主的义举。

基督在世上开始传教时,并没有提出什么政治主张来。祂说:「你们悔改罢!因为天国临近了。」 祂委任门徒们宣讲这个好消息 ,并教他们祈求天国的临格 。天主的国及其正义即是圣德的生活,是我们必须首先追求赢得的, 是唯一真正必要的东西 。

我主宣讲的救恩,是向每一个人发出的邀请:「一个国王,为自己的儿子办婚宴。他打发仆人去召被请的人来赴宴。」 因此我主指出:「天主的国就在你们中间。」 人人都能沾得救恩,只要他自愿响应基督的要求:重生, 在简朴的精神中做天主的儿女, 力戒把我们与天主隔离的事物。耶稣所要的是实际行动,而不单是口头空话。祂要我们下定决心全力以赴,因为只有全力争取的人才能赢得永恒的嗣业。

祂的神国不在世界上达到极盛。得救还是永罚不在现世定论。却如撒种, 却如一粒芥子的茁长, 到最后,却如撒在海里的网,网罗各种的鱼——网一满了,人就拉上岸来,按照各自生活品行的善恶而分拣开来。不过,只要我们还活在人世,天国却如一团酵母。一位妇女把它揉在三倍的面粉里,于是整个面团便发酵膨胀了起来。

谁若弄懂了基督所提出的神国,必会看到它值得我们孤注一掷去赢过来,必会看到它就如商人倾售家产去换来的珍珠,必会看到它就如地下埋有宝藏的那块田地。天国得之不易。没有人能保证稳操胜券 。但是一个悔罪的死囚谦卑的哀呼,却能打开它的大门。与耶稣同时钉在十字架上的强盗犯之一,向祂求道:「主,当你来为王时,请你纪念我!」耶稣回答他道:「我实在告诉你: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。」


181

我主我天主,你多伟大!是你给我们的生命以超性的意义和神性的生机。由于你对圣子的爱情,你竟使我们全命全身全灵地宣誓:「祢必统治!」我们虽这样宣讲,但本身底子还是十分软弱的。你深知我们不过是泥捏的受造物 ,多么可怜的受造物!不仅是泥足泥腿,而且泥心泥头。唯有依靠你,我们才能有神性的生命。

基督必须首先在我们灵魂内统治。不过,假若祂问我们:「你们怎样做才能让我到你们心中来统治呢?」我们该怎样回答呢?我会答道:我需要祂的大量圣宠。只有这样,我的每一次心跳,我的一盼一顾,我的一言一咳,我的最基本平常的感觉,都会转化成歌颂基督吾王的万寿无疆。

我们若要拥戴基督为王,就必须言行一致,贯彻始终;就必须首先把整个心灵献给祂。不这样做而大谈基督神国,只是纸上谈兵,言之无物。我们的行为就没有基督徒真正的实质。不过是装扮得若有信德,其实信德全无。我们不过在妄用天主圣名图谋私利而已。

若耶稣统治在我的灵魂以及你们的灵魂内,意味着祂在我们灵魂内找安逸的居所的话,那末我们就完全没有理由感到颓丧。相反,「熙雍女子,不要害怕!看,你的君王骑着驴驹来了。」 看见没有?耶稣竟以一头卑微的畜牲为王座。我不知道你们怎样。我个人并不以承认自己在我主眼中不过是一头驮重的畜牲为耻。 「在你面前我像是一头畜牲,时刻同你在一起,你牵着我的右手,」 你牵着我的辔绳。

现在这时代,驴子剩下不多了。不过请你们试试,回忆一下它的模样。不是那种趁你不备踢你一脚的老于世故,顽固蹩扭和狡猾狠毒的驴子,而是一头年幼的驴驹,双耳像天线那样翘得高高的。它吃得简简单单,做起工来勤勤恳恳,跑起路来又快又欢。天下有成千上万的畜牲,长得更俊俏,更机灵健壮。但是当基督面对群众欢呼拥戴祂为王的时候,祂却挑选一头驴驹作乘骑。因为耶稣不屑于苛求细算,不屑于趾高气扬,不屑于心狠手辣,不屑于效颦献媚。祂所喜爱的是青春之心的明朗欢快,是向前跨出的普通一步,是真情流露的呼声,是纯洁明净的双眸,是对祂苦口婆心的虚心领教。此即基督在人灵内的统治之道。


182

我们若让基督在心灵中统治,就不会变得专断独行,唯我独尊。相反,会甘心为众人服务。我多么爱「服务」这个词语!为我的君王服务,并通过祂为一切因祂圣血而得到救赎的人们服务。但愿基督徒都能懂得怎样服务,因为唯有通过服务我们才能认识和热爱基督,并使他人认识和热爱基督。我们如何把基督介绍给人灵呢?用我们的好榜样。借为基督作出真心诚意的服务,我们便在一举一动中成为祂的见证,因为祂是我们整个生命之主,是我们生存的唯一而终极的原由。我们一旦作出这样的服务的见证,便能用言教来开导别人了。基督本人就是这般做的。 「祂所行所教」 ,祂先用行动的身教,再用天主的言教。

我们若要为基督而服务众人,就应当深通人情。我们的生活若是不近人情,天主便无从在我们生活的基础上建造经营。因为天主通常不会在杂乱无章,自私自利或空虚浮泛的基础上进行建树。我们必须谅解众人,必须与众人和睦相处,必须宽恕原谅所有的人。我们切不可指非义为义,切不可指得罪天主为不得罪天主,切不可指邪为正。面对邪恶的挑战,我们绝不以恶报恶,却要以真理善行相报,把邪恶淹没于淼淼浩瀚的良善中。此即基督在我们以及在我们周围人们心灵中的统治之道。

某些人自己心中无天主之爱,却想在世界上建立和平。这怎么可能建立和平呢?基督的和平,即是基督神国的和平,而我主的神国是以修德成圣的愿望,接受圣宠的虚心,伸张正义的努力与天主圣爱的倾注为基础的。


183

这是办得到的;这不是幻想;只要我们决定心怀天主之爱!我主手足被钉高悬于十字架上而救赎了世界,修复了天主与人类之间的和平。耶稣提醒我们说:「至于我,当我从地上被举起来时,便要吸引众人来归向我。」 祂是在说:如果你们时时刻刻善尽本份,事不分巨细,一概克勤克勉,你们便是把我奉作一切人类活动的中心,我便会吸引万有来归向我。我的神国便会在你们中间实现!

我主还是要我们拯救人类与整个受造界——拯救我们的这个世界,这个美好的世界,因为它原是天主造化的大好世界。当初亚当的罪,人类骄傲的罪,破坏了受造万物天赋的神圣和谐。但是天主圣父在时间满全时,派遣了祂的唯一圣子,借圣神的德能,从童贞玛利亚取得人身,降生成人,重建和平。人类因此从罪恶中被救赎出来,「使我们获得义子的地位」 ,得以分享天主的亲密生活。于是新人类,天主新领嗣的子女 ,得以把整个宇宙从紊乱失调中解放出来,在基督内修复万有,如与天主言归于好。

实现基督的神国,消灭仇恨暴行,使普世全球沐浴于仁爱的甘脂灵膏中,乃是基督向我们发出的号召,乃是我们的使徒工作,乃是我们心头殚精竭虑的宿愿。让我们恳求我们的君王使我们在修复残破,挽救沦亡,整顿混乱,指引迷途皈正,重建万有和谐的神圣使命中, 能够做到齐心协力,谦虚勤恳,热情激昂。

拥抱基督信仰即是志在继承基督在世的使命。我们人人应当成为alter Christus, ipse Christus:即成为另一基督,成为基督其人。唯有如此,我们方才能肩负起这个伟大而持久的任务,即从内部去圣化一切世俗结构,把救赎的酵母揉进一切世俗结构。

我向来不谈政治。我不赞成在俗的热心教友组织政治性的宗教运动。那样做是发神经病,不管动机是想把基督精神渗入人的一切活动也罢。我们所要做的,是把天主放进每一人的心坎里,不管他是谁。换言之,每一个基督徒,都应在各自的处境中,用自己的榜样和言语,为信仰作见证;而他的处境则取决于他在教会中,在社会生活中所处的地位,以及他所持续经历的各种事件。

单凭是人这一事实,基督徒就有充分权利生活在世界上。只要他让基督生活并统治在他心中,他就能感到,而且强烈地感到我主的救赎功能从他的所作所为中发挥出来;而且这与他的行业无关,与他的社会地位的「高」或「低」无关。因为人视为重大的成就,在天主眼中却分文不值;我们以为是微不足道或不甚了了的,在基督的标准中却可能是登峰造极的圣德与贡献。


184

基督徒工作时,不可避重就轻,不可降低世俗事务本身固有的价值。如果把「降福一切人类活动」一语理解为糟塌或忽视它们内在的品质,我就宁可不再用这句子了。我个人素不欣赏给人的普通活动挂上一个招牌,或贴上一张说明标签。尽管我尊重反对意见,但是还是感到这种贴标签的做法,未免是妄用信德神圣名义。有证据指出:「天主教」这个标签,竟被人用来合法化某些不合人之常情的活动与行径。

除罪以外,世界以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,因为是我主所造的。因此,力求戒避罪恶取悦天主的基督徒,应当同其他公民肩并肩一起,献身于一切人间的工作;应当捍卫由人类尊严衍生的一切价值。

其中有一项价值,尤其应当特别珍惜,即个人的自由。基督徒唯有捍卫他人的个人自由——包括与生俱有的责任——才能保卫自己的个人自由而不失人与基督徒的完整品格。我要不厌其烦地讲:我主无偿地赐给我们一个超性恩典,即圣宠;又赐给我们一个本性的奇恩,即个人的自由。为了避免把这个奇恩降低为放纵,我们应当发展完整的品格,力求使自己的行为符合天主的法律,因为主的神在那里,那里就有自由。

基督的神国是自由之国。那里只有一种奴隶,就是为了爱天主而自由约束自己的人。这是多么有福的自由奴役啊!它使我们获得自由。若无自由,我们就无从响应圣宠。若无自由,我们就不能用最超性的理由——因为我们要——而自由地献身于我主。

你们听众中有些人认识我已有多年。你们可以证明:我一生时间都用于宣讲个人自由,宣讲带有个人责任的个人自由。天涯海角,踏破铁鞋,我到处寻找自由,而且继续在寻找,就如迪奥杰尼斯试图寻找一位正人君子一样。我变得一天比一天更爱它。世间万物中,我唯它最爱。它是一座宝藏,我们还远远不够赏识它的价值。

我之谈论个人自由,并不是用它作借口来讨论其它正当的问题——那一类问题不属于我的司铎专长范围。我知道讨论世俗时事是俗权民政方面的事,我不宜插嘴置啄。这一类问题,我主留给世人自己去自由而心平气和地去讨论。我也知道:司铎开口说话,不应当涉及人群政党之间的分岐纠纷。司铎开口说话只是引导人灵归向天主,引导人灵接受天主的救世教义,引导人灵勤领耶稣亲定的圣事,引导人灵善度灵修生活,以能更接近天主,从而使我们意识到,我们都是祂的儿女,四海之内皆兄弟,无一例外。

今天我们庆祝基督君王节。有人若用政治规划的眼光来看基督的神国,便是对信德的超性目标完全无知;他的良心便会有背上与耶稣毫不相干的重担的危险,因为耶稣的轭是柔和的,耶稣的担子是轻松的。我这样讲,并没有越出司铎职责的范围。让我们真心热爱所有的人罢;让我们爱基督于万有之上罢。这样,我们就不得不珍爱他人的自由,不得不与人和平相处了。


185

不过,你们或许会说:「人家不要听这一套,更不必说去实行了。」这我知道。自由是棵娇健的植物,在碎石堆里,在荆棘丛中,或是在脚踩步踏的路旁是长不好的。这我们早在基督降世之前就学到了。

你们还记得圣咏第二首不? 「万邦为什么嚣张,众民为什么妄想?世上列王君群集一堂,诸侯毕至聚首相商,反抗上主,反抗祂的受傅者。」 你们看,没什么新奇。甚至在祂诞生之前,人们已在反对上主的受傅者基督了。当年祂走在巴勒斯坦的街道上的时候,人们反对祂。他们迫害祂,并以攻击祂的奥体肢体的方式,继续迫害着祂。为何如此切齿痛恨呢?为何对纯粹的清白无辜如此动火呢?为何这世界偏要憋死每一颗良心的自由呢?

「来!我们挣断他们的捆绑,让我们摆脱他们的绳缰!」 他们砸碎了柔和的轭,抛弃了货载——抛弃了圣德、正义、圣宠、仁爱、和平,琳琅满目的货载。他们憎恨仁爱,嘲笑天主的善良,善良到不愿召唤祂的天使大军来支援祂。但愿我主果真来同他们打一回交道,果真忍痛牺牲几个无辜的好人,让大多数罪有应得的人类尝尝烈火的滋味,恐怕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同他们达成某种谅解。但是这不是天主的想法。天主圣父是一位真正的慈父。天下哪怕只要有十个好人,祂就乐于宽恕其余不计其数的坏蛋。靠仇恨过日子的人是不会懂得这种仁慈的,他们日益耽迷于世上消遥法外的虚假安全感,靠戕害公义吃饭。

「坐于天上者在冷笑,我主对他们在热嘲。在震怒中对他们发言,在气焰中对他们喝道」 天主早该大发义怒,早该予以天诛地灭了!但是祂的仁慈更宽大!

「我已祝圣我的君王,在熙雍我的圣山上。我要传报上主的圣旨:上主对我说:『你是我的儿子,我今日生了你。』」 天主圣父的仁厚,把圣子赐给我们为王。祂威吓我们时却变得温柔;祂口讲生气却把爱心交给我们。 「你是我的儿子」,这话就成为对你们和我说的。

辞不达心,因为心受天主的感召。祂对我们说:「你们是我的儿子。」不是路人,不是宠仆,不是朋友(这已相当可观了),是儿子!祂给我们以儿子身份同祂虔诚来往的一切自由。我还敢不揣冒昧地说:这位慈父对儿子的请求,不可能不有求必应。


186

不错,许多人怙恶不悛。但是上主坚定地说:「你向我请求,我必将万民赐你作产业,我必将八极赐你作领地。你必以铁杖将他们粉碎,就如同打破陶匠的瓦器。 」 这可是重若千钧的许诺,而且是天主作的许诺。我们切莫等闲视之。赎世主基督降临世界,不是来无所事事的。祂坐于圣父之右,以君王的主权进行统治。这可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宣言,向我们指出:在我们生命终止时——那是早晚要终止的——等候着我们每人的将是什么命运。所有固执作恶,心如铁石,意冷心灰的人,在历史告终之日,将会得其报应。

天主虽能征服,却宁可劝服:「众王!你们现在应当自觉,大地掌权者!你们应受教;应以敬畏之情事奉上主,战战兢兢向祂跪拜叩首;以免祂发怒将你们灭于中途,因为祂的怒火发作非常快速。」 基督是上主,是君王。 「我们现今也给你们报告喜讯,就是那向祖先所应许的恩许,天主已给我们作他们子孙的完成了,叫耶稣复活了,就如在第二篇圣咏上所记载的:『你是我的儿子,我今日生了你。』……所以,诸位仁人弟兄,你们必须知道:就是借着这耶稣给你们宣布了赦罪之恩;凡在一切你们凭梅瑟法律不能成义的事上,凭着祂,凡信的人都可以成义。所以,你们要小心,不要叫先知书上说的话来到你们身上:『藐视的人啊!你们要看,要惊讶,要消逝!因为在你们的日子,我作了一件事,即使有人告诉你们,你们也必不信那件事。』」

这义举即是救世工程,即是基督在人灵中的神国,即是天主仁慈的彰显。 「凡一切投奔他的人真是有福的。」 我们基督徒有权宣布基督的王权。尽管不公义到处泛滥,尽管许多人蔑视爱的神国,救世工程却在这孳生邪恶的同一人类历史中前进。


187

「我知道我对你们所怀的计划,是和平而不是灾祸的计划。」 让我们做和平的人,正义的人,行善的人。这样我主将不会来作我们的审判,而来做我们的朋友,我们的兄弟,我们的爱。

在我们尘世愉快的旅途中,我们享有天主的天使的陪伴。圣葛莱格利写道:「在赎世主诞生之前,我们失去了天使的友谊。原罪和我们每天犯的罪,把我们与他们的光明纯洁隔离开来……。但是自从我们服膺基督君王时起,天使也承认我们是同胞了。

目击天朝君王俯取人身,天神也就不再躲避我们的悲惨狼狈了。他们不敢自以为比他们崇拜的天朝君王所取的人性高出一等。那人性已被提擢,高于他们。现在他们把人当作伙伴已毫无困难了。 」

圣母玛利亚,我们君王的至圣母后,我们心灵的母后,以她独有的慈爱眷顾我们。仁慈之母,圣宠宝座,我们求妳帮助我们,一行一行地写出自己生命以及周围人们生命朴实的爱德的诗篇。使它宛如「和平,有如河流一般」 。因为妳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仁慈的汪洋大海。 「江河流入大海,大海总不满溢。」


前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