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

又一个礼仪年度开始了。弥撒进台咏邀请我们思考一下:与开始实行基督徒生活,有着密切关系的一个问题,即:我们人人所领受的召唤。 「上主,求你使我认识你的法度,并求你教训我履行你的道路。」 我们恳求上主引导,指示我们祂的芳踪,让我们步步跟随,达致圆满地遵守祂诫命——爱德的境界。

你们若回顾一下自己决心全力以赴,实践信仰的种种光景,必然会跟我一样,连声感谢主恩。不是故作谦虚,这感恩之心,又必然会使你们进一步了解:在实践信仰上,我们自己实在无功可居。通常,我们幼年时,便从信仰基督的父母那里,学会祈求天主。此后,老师、朋友、熟人等,又在各方面帮助我们,使我们不致忘掉天主。

你们可以畅开心灵,向耶稣倾诉自己的经历,我不作任何概括的结论。不过,或许有一天,一位像你们这样的普通基督徒,会大开眼界,豁然看到一片崭新的领域,既深远新颖,又如同福音那样古老悠久,会提示你们热切地、认真地追随基督的可能,成为宗徒中的宗徒。然后,你们或许会张皇失措,一时未能恢复过来。你们的安于现状,还没有被真正的平安取代,直到你们慷慨地向天主说:「是!」心甘情愿,自觉自愿地承行主旨,那是最超性的动机。随它而来的,必是强烈而持久的喜悦。这喜悦,只有在你们背弃天主的情况下,才会失落。

我不爱指某人,说他是特别蒙选的一员,因为基督才是抨论者,拣选者。正如圣经所载,圣保禄告诉我们:「祂于创世以前,在基督内已拣选了我们,成为圣洁无瑕疵的;」 我明白你们不会因这思想自以为了不起,或高人一等。这抉择正是我们召叫的来由,应是我们谦逊的基础。难道我们会替画家手中的画笔去建造颂功碑吗?尽管画笔在创作名画的过程中,曾经参与其事,但我们只会赞赏画家。我们基督徒,不过是世界造物主和人类救主手中的工具而已。


2

上面所讲的,早有成文的先例。每思及此,我总是深受鼓舞。我们在福音关于最初的十二位宗徒蒙召的记述中,可逐步地看清这点。现在,让我们慢慢默想一下,并祈求我主的这些圣善的见证者,帮助我们效法他们,跟随基督。

我对这班首批宗徒,备极爱戴敬仰。但从人性而言,他们并没有什么可夸耀之处。只有玛窦可算是个例外。玛窦挣得了一份小康的家业,后来因追随耶稣而放弃了。其余的宗徒只是渔夫。他们过着贫困的生活,通宵捕鱼,勉强糊口。

然而,社会地位并不重要。他们没有受过教育,甚至相当愚鲁。只要看他们对超性事理的迟钝反应,便显而易见。他们往往连最基本的例子和比喻都搞不清楚,常要问师傅:「请把这比喻给我们讲解一下!」 当耶稣用「酵母」来指法利塞人的教训时,他们竟误以为耶稣在责备他们忘记带饼。

他们是贫穷的;他们是愚昧无知的。他们既不单纯,又不虚心,但却野心勃勃。他们中经常争论:在基督最终复兴以色列王国时——按照他们的理解,谁最大。到了依依惜别的最后晚餐,在耶稣行将为全人类自我奉献之际,我们还看到他们仍在激烈地争论着。

信德吗?他们所有不多。耶稣亲自指出过这一点。虽然他们亲眼目睹死者复活、病者霍然、饼鱼增多、风浪平息、邪魔逐尽,但是只有被选为宗徒之长的伯多禄一人,能迅速回答:「你是默西亚,永生天主之子。」 然而,它只是一种有限的信德,导致伯多禄在因耶稣为救赎人类要受苦和被杀时,他竟谏责耶稣。以致耶稣不得不责斥他说:「撒殚,退到我后面去!你是我的绊脚石,因为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,而是人的事。」

金口圣若望诠释道:「伯多禄的想法,是人性的想法。因此他推理所得的结论是:那种事情(基督的苦难与死亡),悲惨恐怖,为祂不宜。故此引起耶稣的训斥:否也!受苦受难非我之不屑取。你所以有这种看法,是由于你的思想局限于人的思维。」 不过,这些小信德的人对基督的热爱不是很突出吗?毫无疑问他们是爱祂的,至少是在口头上。有时甚至激昂慷慨,忘乎所以:「我们也去,同他一起死罢!」 但临到真理考验的关头,却个个逃之夭夭。只有若望一人例外。若望是真正以行动去爱。只有这位青年,宗徒中最年轻的,独自伫立在十字架下。其余的宗徒心中,就是缺少那么一点猛如死亡的爱。

这一帮人,便是我主召唤的宗徒,便是基督挑选的人物。他们继续停滞在这种状况,直到圣神降临那天,充满圣神后方才转化成教会的柱石。他们都是普通人,浑身缺点毛病,空话多于行动。但是尽管如此,耶稣却召叫他们做捕人的渔夫, 做祂的协同赎世者,做天主圣宠的分施人。


3

同样的情况,也发生在我们身上。我们能不费吹灰之力,便从家庭、挚友和朋辈中——更不必说从世界万民中,发现许多更相称的人,值得基督的召选,是的,那些更朴实明智的人,那些更有影响力和重要的人,那些更知恩慷慨的人。

顺着这思路想下去,我深感惭愧;同时也认识到人的逻辑,不可能解释天主的恩宠领域。天主往往拣选不完善的工具,好让人看得更清楚是祂在工作。圣保禄想起他的召叫时战战兢兢地说:「最后,也显现了给我这个像流产儿的人。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一个,不配称为宗徒,因为我迫害过天主的教会。」 这就是塔尔索的扫禄所写的。他的人格和业绩,使历史为之肃然起敬。

我在前面讲过,我们本身无功可居。我们在天主召选之前,除了可怜,一无可取。我们应该知悉:我们心中闪耀的光(信德),我们赖以相爱的爱(爱德),支持我们向上的渴望(望德),无一不是天主白白的恩赐。我们若不把谦逊增强,迟早会忘记天主召选我们的缘由:是为了我们个人的圣化。

如果我们常保谦虚,就会明了天主召唤的奇妙。基督亲手把我们从麦田里摘起来;撒种人用受伤的手掌,紧捏着一把麦粒;基督的血沐浴着种籽,浸透了种籽;然后,我主把麦粒迎风扬播,使之葬于土中,死而复活,繁荣孳生。


4

今天弥撒中的书信提醒我们,要以新的精神承认宗徒的使命,满腔热情,保持清醒。 「现在已经是由睡梦中醒来的时辰了,因为我们的救恩,现今比我们当初信的时候更临近了。黑夜深了,白日已近,所以我们该脱去黑暗的行为,佩戴光明的武器。」

你们会对我说:谈何容易。说得不错。人的大敌,人圣化的大敌,会千方百计来摧毁他这个新生活,阻挠他穿上基督的精神。我发现圣若望对阻挠基督徒保持忠诚的障碍作出了最为精辟的概括。他说:「原来世界上的一切:肉身的贪欲,眼目的贪欲,以及人生的骄奢。」


5

所谓肉身的贪欲,并不只限于感官的一般性的越轨倾向,也不只限于性欲,性欲本身并不坏,只是应予导引规范,因为它是人性的一个崇高的现实。因此,我向来不谈邪淫,只谈洁德。因为基督是对我们每一人讲这句话的:「心里洁净的人是有福的,因为他们要看见天主。」 天主的召唤因人而异:有的被召在婚姻中实行洁德;有的被召彻底灭绝人的性爱,专一摰情地仰报天主的圣爱。无论结婚或独身,都要摈绝色情的奴役,做灵魂和肉身的主人,毫无保留地为他人犠牲。

我每谈到洁德,总爱用「圣」字来形容。基督徒的洁德是圣的洁德。它与自我感觉「纯洁」、「清白」的自豪感截然不同。我们要有自知之明:尽管天主的圣宠,一天一天地把我们从大敌压境的危险中拯救出来,但我们自己所有的,只是一对泥足而已。专以这话题进行写作和讲道的人,依我之见,难免有歪曲基督教义之嫌,因为他们忘记了基督徒生活与社会生活的其他重要德性。

洁德不是基督徒仅有的德行,也不是首要的。然而,如果我们真的要在日常圣化中坚持到底的话,洁德是一个重要且不能缺少的德行。若不实践洁德,便没有忠贞可言。洁德,乃是催迫我们把整个心身、感官、能力,完全献给基督的爱,产生的必然后果。它不是消极阴沉,而是积极愉快的。

我在前面讲过:肉身的贪欲,不只限于放任的情欲。它还意味着懒惰软弱,一触即溃;贪图享受,苟且偷安,甚至不惜出卖对天主的忠诚。

这种弃甲曳兵而逃,无异于向罪恶之法的暴政投降。圣保禄告诫我们说:「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总有邪恶依附着我。因为照我的内心,我是喜悦天主的法律;可是,我发觉在我的肢体内,另有一条法律,与我理智所赞同的法律交战,并把我掳去,叫我隶属于那在我肢体内的罪恶的法律。我这个人真不幸呀!谁能救我脱离这该死的肉身呢﹖」 现在,让我们再听一听使徒保禄的回答:依靠「我主感谢天主,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。」 我们不但能够,而且应该,永远战胜肉身的贪欲,因为,只要我们保持谦逊,便永远有天主赐给的圣宠。


6

圣若望告诉我们,第二个大敌是眼目的淫欲。这个根深蒂固的贪欲,引诱我们贪婪触觉上的东西。眼目盯住世上的事物不放,对超性的现实则盲目无视。因此我们用「眼目的淫欲」这个圣经用词,来形容对物质事物的无序的贪婪,和对畸变周围事物的看法,只用人性的眼光来看待我们时代中的人物境遇。

其结果便是:我们的神目日益昏瞆。我们的理智宣布它能理解一切,无需天主帮忙。这个诱惑的狡诈之处,即在于利用天主给我们用来自由认识祂、爱慕祂的理智作为掩护,进行招摇撞骗。在这诱惑勾引下,人的理智,被那个所谓「你们将如同天主一样」 的骗局冲昏头脑,被越轨的私爱迷住心窍,猖狂跋扈,竟狂妄自诩为宇宙的中心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的存在,便无条件地堕入第三个大敌的陷阱:骄傲。这里所指的,不是一念之差的虚荣心或私爱心。这里所指的,是一种事事处处自欺欺人的习性。让我们千万不要自欺欺人罢!因为这正是万恶之最,万诈之本。向骄傲宣战,是一场永不休止的战争。有人甚至这样说:人断气二十四小时之后,他的骄傲心才消声匿迹。法利赛人的傲慢,连天主都无法感化,因为他们心中有着自满自足的屏障。骄傲使人作威作福,蔑视他人,凌虐他人。因为「傲慢来到,耻辱随后而至。」


7

今天标志着将临期的开始。思考一下灵魂的仇敌所惯用的技俩,不无裨益。诸如:情欲的蠢动,轻浮的浅薄,理性否认天主的荒谬,骄傲狂妄扼杀爱主爱人之心等等。所有这些障碍,都是真刀真枪,可以给我们造成极其严重的祸害。因此,念进台咏时,祷文号召我们呼吁天主的仁慈:「上主,我向你把我的心举起,我的天主,我全心要倚靠你。恳求你不要使我蒙受羞耻,也不要容许我的仇人欢喜。」 到念奉献咏时,我们将再次重温这同一意念:「凡期望你的人绝不会蒙羞。」

现在救恩的时刻已经临近。听到圣保禄的金口玉言,令人振奋:「当我们的救主天主的良善,和衪对人的慈爱出现时,衪救了我们,并不是由于我们本着义德所立的功劳,而是出于衪的怜悯。」

如果你们逐页翻阅圣经,必会发现到处提到天主的慈爱。祂的慈爱弥漫大地。上主的怜爱,恩泽子子孙孙, 我们「必有慈爱围护。」 仁慈「作你的护卫和保安。」 为援助我们,「慈爱高达青天」 ,and has been continually “confirmed”所求皆蒙「恩准???」。天主怜爱我们,犹如慈父, 天主怜悯我们, 「祂的仁慈是甘饴的,有如大旱时的云雨」。

耶稣基督的一生,是天主仁慈的纲领和摘要:「怜悯人的人是有福的,因为他们要受怜悯。」 我主在另一场合又说:「你们应当慈悲,就像你们的父那样慈悲。」 福音其他的情节,例如:怜悯淫妇、浪子、亡羊、欠债的恶仆等譬喻,以及复活纳因城寡妇的独子, 也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影响。基督大有理由复活纳因城可怜寡妇之子,因为他是那寡妇的独生子,他给她的生命带来意义,他能在她晚年奉养她。但是,耶稣行这个大奇迹,并不是出于公义,而是出于仁慈,因为祂的圣心,被人间疾苦深深感动。

有天主的仁慈,我们的保障何其稳固! 「他若向我呼号,我必俯听,因为我是仁慈的。」 这是一个邀请,也是一个许诺,天主保证做到,绝不食言。 「所以我们要怀着依恃之心,走近恩宠的宝座,以获得仁慈,寻到恩宠,作及时的扶助。」 有天主的仁慈为我们开路,对付成圣的敌人,它们必然束手无策,无能为害。我们若因自己的过失和人性的软弱而跌倒,主必会前来救助,把我们提升。 「你们已学会躲避怠惰,力戒骄横,日进于德,不做世俗物欲的奴囚,向往永生而轻视流光。然而由于人性的软弱,在这处境艰险的世途上,保持坚定的步伐并不容易。为此,良医早已开下妙方,使你们不致迷路;那位仁慈的审判者,绝不会使你们因得不到赦免而失望。」


8

基督徒的生活,应当在天主仁慈的「保护伞」下成长发展;应当念念不忘天主仁慈的恩泽,检点行为,循规蹈矩,力求符合天主儿女的身份。那么,使我们的召叫深深扎根的主要方法是什么呢?这些方法,是我们生活的支柱。今天,我想谈谈其中两个:内修生活与教理培育——即加深我们对信德的认识。

先谈内修生活。真正了解什么是内修生活的人,真是凤毛麟角!人们一听到谈论内修生活,脑海里马上联想到阴森森的寺庙殿堂。足足有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,我讲了又讲,内修生活不是那么一回事。我所讲的内修生活,是普通基督徒的内修生活。他们大都生活在闹市喧嚷中,生活在光天化日下,在马路上,在工作中,在家庭里,甚至在娱乐休憩中。但是,他们整天的生活,无时不以耶稣为中心。这若不是持续的祈祷生活,那么又是什么呢?你们不是真要做一个祈祷的灵魂吗?不是要与天主建立亲密的关系,使自己圣化吗?亚历山大的克莱孟写道:「人变成天主,因为他爱天主之所爱。」 此即祈祷的灵魂一贯领悟的基督徒信念。

开始是比较困难的。非下苦功去寻觅天主不可,要感谢祂慈父般切实的关怀。这并不是什么感情用事,而是天主的慈爱在灵魂深处,使你们逐渐察觉出来,心心相印,自有灵犀一点通。事实上,是基督在深情地寻找我们:「看,我立在门口敲门。」 你们的祈祷生活怎样呢?在白天,你们有要与祂畅谈心曲的冲动吗?那么,你们有没有向祂轻轻耳语,请祂稍候片刻,跟着便来同祂心对心地密谈呢?

在专为我主保留的谈心时间里,你们胸怀扩大了,你们的意志加强了,你们的思想,在恩宠辅助下,给人间的现实,注满超性实质内容。结果是你们形成了明确切实的善志,你们决心要改善自己的行为,要以更大的爱德待人接物,要像优秀运动家那样,全力以赴,一往直前,把这场基督徒仁爱与和平的斗争进行到底。

于是祈祷变得持续不不断,如同我们的心跳,我们的脉博。若无天主的临在,便无默祷生活。若无默祷生活,我们为基督所做的工作,便毫无价值。因为若不是上主兴工建屋,建筑者徒然劳苦。


9

普通基督徒——不是修会会士——为了修德成圣,无须遁离世俗,因为世界正是他寻获基督的场所;也无须什么外表的标记,例如会服徽章之类的东西。他献身事主的全部标记,都是内在的。这就是:天主恒常的临在和克己自律的精神。其实需要的惟有一件,因为克己自律也不外是感官的祈祷。

基督徒的召叫是牺牲、赔补和赎罪。我们必须为自己的罪过做补赎(有多少次我们掉头他顾,避开天主?)也必须为世人赔补罪过。我们应该师法基督,「身上时常带着耶稣的死状,」(祂弃绝自己,死于十字架上),「为使耶稣的生活也彰显在我们身上。」 我们的道路,是一条献身牺牲的道路。在这克己自律中,我们寻获喜乐与平安(gaudium cum pace)。

面对世界,我们不会愁眉苦脸。过去,有些圣人传记的作者,只强调天主的忠仆一生中特别的事,这些异事记载甚至始自他们的襁褓时期。他们这样,无意中给基督的真理帮了倒忙。他们甚至会说有些圣人在婴儿时代,不哭不啼;每逢星期五,为了做补赎,也不吮饮母亲的乳汁。然而,你们和我一出世,便没头没脑地大哭大叫,而且大吃其奶,根本不管什么守斋和斋期那一套。

现在,我们在天主恩宠辅佑下,在一连串雷同的日子里,发现了真正做补赎的时刻。在这些时机中,我们决心克己自律,改善生活,使我们的灵魂作好准备,以迎接圣神圣宠启迪的到来。随着圣宠而来的,我再重复一遍,便是gaudium cum pace ——喜乐、平安和努力奋斗。

克己是我们生活的调味料。最好的克己莫过于整天之中在小事上约束自己,俾能克服肉情的淫欲,眼目的淫欲和生活的骄傲。克己自律的对象是我们自己,而不是他人。克己自律应当使我们在待人接物中,更加细致周到,体贴谅解,开诚相见。谁若是粗暴易怒,遇事处处只顾自己,常常触犯凌辱他人,不知放弃不必要的东西——甚至必要的东西,事不称心便形于色,那么他便是没有做到克己自律。反之,谁若懂得怎样献身为人,「对一切人,我就成为一切」 ,那么他便是实践了克己自律。


10

祈祷补赎的生活,加上意识到自己身为天主儿女,能把我们转化成真正有深度的虔诚基督徒。在天主膝下,我们都是小孩。小孩的优点就是虔诚。如果小孩偎依在父亲怀抱中寻求安全,他必然是,而且自己也知道,是渺小的,可怜的。我常默想这种精神婴孩的生活。它与刚毅果断的德性不相矛盾,因为它要求有坚强的意志,有经得起考验的成熟,有坦诚稳定的素质。

我们应当虔诚,如同小孩那般虔诚。然而,不是蠢蠢钝钝,一知半解。只要可能,我们人人都必须认真苦学信仰的道理,即神学。我们的虔诚,应是赤子般虔诚;我们的教义,则应如神学家式的条理分明。

我们在神学知识上,在健全扎实的基督徒信理上,力求有所造诣的愿望,首先是由渴望认识和爱慕天主的意志点燃起来的。同时,也是从渴望了解天主创造的世界所具有的终极意义的心田中萌芽的。忠心虔诚的人灵,自然不乏这种要求。某些人常爱老调重弹,活像一张破唱片,单调乏味,重复信仰与科学,以及人的知识与天主的启示,势不两立的陈腔烂调。这种谬论,只能是,而且显然是,由于对问题的实质缺乏正确认识而产生的。

既然世界是来自天主,既然天主按祂肖像与模样创造了人, 并赋予人一点神光,那么人类理智的任务,理当是追求天主置于万物本性中的神圣意义,苦心孤诣,在所不辞。然则,依靠信德之光,我们更能彻悟万物的超性宗向。因为万物的超性宗向,正是天主把自然界提升到恩宠界的结果。我们绝对不怕发展人的知识,因为一切理智的努力,只要是严肃认真的,皆以真理为指标。而基督曾说:「我是真理。」

基督徒应有如饥似渴的求知欲。一切事物,从最抽象的知识,到手工操作的技艺,都能够而且都应当,引人归向天主。人类从事的一切正当活动,无一不能予以圣化,也无一不能成为圣化我们的机缘。基督徒的光,不该藏于沟壑,而该置于峰巅,「好使他们看到你们的善行,光耀你们的天父。」

这种方式的工作,便是祈祷。这种方法的学习,同样也是祈祷。抱着这种精神所做的研究工作,也是祈祷。我们时时刻刻都可按照这精神办事。因为一切事物,都能化成祈祷。一切正当活动,都能引导我们归向天主,都能日以继夜地助长我们与天主的亲密关系。任何正直的工作,都能化成祈祷;而一切祈祷,都是使徒工作。这样,人灵便发展形成一种既朴实,又坚强的合一生活,。


11

在此将临期第一主日,大家都在计算离救世主诞生还有几天,我就不打算再多讲了。我们已探讨过基督徒的召叫,即我主怎样把引导他人修德成圣的使命交给了我们,要我们鼓励他们接近祂、要我们与教会团结一致、要我们扩展天主神国,遍及万众之心。耶稣要我们慷慨服务,忠贞不二,从善如流。祂要我们热爱祂。祂的心愿,是要我们成圣成贤,成为完全属于祂的人。

你们又看到在自己内,一方面是骄傲自满,喜爱感官享受,心烦意懒,自私自利;另一方面,爱火炎炎,誓志弥坚,慈悲为怀,谦虚自持,勇于牺牲,神乐洋洋。在此两者之间,你们必须作出抉择。你们被召善度信望爱的生活,绝不可舍此而求他,自暴自弃,过苟且偷安,甘居中游,掉队落后的生涯。

前一时,我看到有一只老鹰,被锁在铁笼里,浑身龌龊,羽翎凋落贻半,爪下抓着一块腐肉。我顿时联想到:如果我背弃天主的召唤,将会沦落到何等地步。我为那只大鸟惋惜,它生来是为凌空高飞,直上云霄,瞻仰旭日的,如今却鎯铛披身,顾影自怜。我们为了热爱天主,服务众人,应全力以赴,更上一层楼的。然而,我们的灵魂先要扫除一切死角阴隙,好让基督之光遍照无遗。只有这样,基督才会在你们的思想,言语和心灵中,才会在你们的一举一动上,盖上祂的印记。你们的情操,工作,思想,言语,你们的整个生命,才会充满天主。

我们刚在福音中读到:「你们应当挺起身来,抬起你们的头,因为你们的救援近了。」 将临期是希望之期。我们基督徒召叫的广阔领域,我们奠基于天主慈父临在的生活上的合一,一定能够,而且应当,在日常生活成为现实。

请大家与我一起祈求圣母,帮助我们实现这一切。请你们想像一下,在这几个月里,圣母是怎样期待圣子诞生的。我们的圣母玛到亚,将玉成你们为另一基督,基督其人——alter Christus, ipse Christus!


  下一页